地狱的铃声。

某一个夜里,十点多的情况下,我正提前准备下班回家。护理人员小月急急忙忙地跑进我的公司办公室,说成刚刚有些人送过来一位突发脑溢血的老人,必须 立刻手术治疗。我二话没说换好服装赶到诊室,一切就绪。实际上 ,这位老人送到医院时,就早已不行了,大家尽了最大的勤奋,但是依然没能挽救老人的性命,在第二天凌晨一点一时的情况下,老人安祥笑了起来。

我灰心丧气地从诊室中离开了出去,由于医院有要求,遗体不能在医院放很久,患者一旦身亡,就需要马上送到停尸房。因此大家为老人清洗了身体,穿好衣服裤子,用雪白的床单遮住了他,分配好别人都走了。我逐渐想如何处理老人的遗体了,尽管大家都说搞医药学的人胆儿超大,但我是个除外,在这里初冬的夜里,让我将一具遗体送到停尸房里,这是我连想也不也想的事。而我又没有办法啊,医院便是那么要求的啊!怎么办呢?叫上一个人吧,叫谁好呢?正确了,叫上中李,使他与我一起去吧,那样我不太担心了呢。

他与我是最好的朋友,在医院管后勤管理,因此我到公司办公室把他叫来啦。他很爽快地就同意了,不一会儿,他就来了。“陈医生,哪些事情啊?”因此我将一件事的从头至尾讲了一回,他笑了:“小事一桩,没什么问题。”我当初真不知道说哪些好,好像把握住了一要救人的麦草,随后我们一起把老人推了出去。一路上,大家什么也没有说,直至出了住院处,一股冷风吹了回来。必居然是初秋了,一股风吹得我禁不住缩了缩脖子,背部的体毛逐渐一根根立了起來…

到停尸房的大门口,我打开了门,摄像头放眼望去,里边冷气机迫人。并且黑漆漆的,我朝大李使了使眼色,因此大家七手八脚把老人直接抬到里边,又把老人抬下了床,大李很带劲,用手臂一夹,我趁机一推,老人的手便半空中绘制一个完美无缺的斜线…我内心不知道为什么“嘎登”的一下,赶忙松掉了手…“行了,行了。大李,回去吧。”“等一下,他的手夹在身体下边了。”大李说,“行了,总之也去世了,快步走吧。”我全头冒着虚汗,恨不能立马离去。在我拉着大李离去时,回过头一锁,那类觉得就好像锁定了地狱入口一样。

和大李各自后,我重回了公司办公室一看,早已快三点了。因此我提前准备在办公室呆到天明吧,就在这时候,电话通了。我习惯性地拿出耳机,里边逐渐没声音,随后是一阵沙沙的声音随后我听到了一个衰老而无力的响声:“陈医生,手…压着了…疼啊…。!”我的头猛然好像响了一声炸雷,难道说,老人活了??不太可能,不太可能!!!我连忙挂掉了电話。[

过了一会儿,我尽力让自已静下心来,但是没有办法,那一个老人的手半空中划了一个斜线的影象在我脑中,难以释怀。不断发生,画了一个又一个…我潢脸不断地流着虚汗,内心盼望天快照亮吧…这时候,电話又响了。手机铃声是那麼锐利…我心好像被剪在了两截,过去了好长时间,电話或是响着。我颤抖着接到电話…

也是衰老又无力地响声:“手…压着了…帮帮忙…”我从此受不了,一下子晕了以往…。

一道晃眼的太阳光照射在我的脸部,我觉得站起,但是全身上下却传出一阵阵刺疼…这是哪里?我是怎么了?这时候一个护理人员走入来,.我了解,昨晚我昏倒以后今天上午才被别人发觉,她们跟我说发生什么事,我便告知了她们。但是她们并不敢相信,有些人说我作梦有些人说我捉弄。

但是,仅有我明白,昨晚并不是梦,那确实是炼狱传出的手机铃声…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月亮忘记了记录。

2021-9-4 17:41:20

民间奇谈

古董被偷了。

2021-9-4 17:41: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