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奈何桥上等你。

妍雅和成宇自小两小无猜一起长大,毕业后后,两个人都是在a市找了一份工作中,收益颇丰,妍雅和成宇承诺好,等在a市各领域都平稳后,她们就完婚,两个人还向往着美好的未来,但是谁也想不到这件事情之后妍雅和成宇会阴阳相隔。

成宇所属的部门的老板有一个闺女叫睿瑶,追她的男孩儿都能排列成一个大队了,但是他一个都瞧不起,这一天,睿瑶赶到成宇她们企业找她父亲,恰好撞倒成宇。

她见到成宇的脸时,愣住了,睿瑶立誓一定要成宇爱上,可她却不清楚,她眼前的这个男人,眼中心中都仅有妍雅一个人。

“抱歉,抱歉,我一时冲动的,我帮你拾起来。”睿瑶忙蹲下去帮成宇捡文档。

“没事儿,自己来就行!”成宇笑容着说。

成宇梳理好文档便外出了,睿瑶看见成宇的身影,更为相信成宇便是她的真实姓名君王,此后那天以后,睿瑶不经意的就往她老爸的企业跑,睿瑶的爸爸内心明白自身的闺女喜爱成宇,有意逗睿瑶说:“倩倩,你一天到晚窝在父亲这儿也不是个事,来看得让你找一个家婆了。”

“爸,你也就不期待闺女多在你旁边2年吗?干什么那样心急将我嫁人啊?”睿瑶脸红红的嘟着嘴说。

“我还能说什么,不慌不慌,哈哈哈哈哈……”睿瑶的爸爸哈哈大笑着说。

8月18日是妍雅的生辰,这一天成宇迅速的忙完手上的事,下班了以后,成宇到企业周边购买了一束花和一个生日蛋糕,在一家饭店定订了位置,打电话给妍雅说:“小琪,我已经订完位置了,你快快来!”

“嗯,好,我已经走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妍雅挂了电話,心急火燎的赶来了成宇订完的饭店那边,进门处就见到成宇向他挥手,妍雅来到餐桌眼前坐着。

“小琪,今天生日歌词,祝你们祝你生日快乐。”成宇取出一束花递到妍雅眼前。

“感谢。”妍雅接到花谢,成宇摸了摸手,饭店里猛然传来了生日快乐歌,这一下把妍雅打动得哇哇大哭。

这时候,睿瑶和她的小伙伴也到这个饭店用餐,却见到成宇和妍雅在那里用餐,还很幸福的模样,她勃然大怒,摔门而出,进家后睿瑶把自己关在自身的卧室里,一整天都外出,睿瑶想那个女人是什么物品,为何和她抢成宇,和她抢的人,一定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睿瑶渐渐地的计划着让自已变成妍雅的最好的朋友,与此同时也计划着从妍雅的身旁把成宇拉过来,一天,睿瑶经过一条街巷的情况下,见到一个地痞流氓已经戏弄妍雅,睿瑶见到这恰好是一个好机会,从包内取出一瓶润肤水,跑了以往,冲着那一个混混的双眼一喷,睿瑶拉着妍雅就跑。

他们跑了很久很久,在一个城市广场的楼梯上坐下来大口大口的气喘,妍雅看见睿瑶,她在想,想不到这一女生居然那麼大胆,可以把她从地痞流氓的手上救出去。

“想不到你那麼大胆,能从地痞流氓的手上将我救出去。”妍雅笑着说。

“呵呵呵……总不可以坐视不管吧!我的名字叫睿瑶,你嘞?”睿瑶用手托着脸说。

“我的名字叫妍雅。”妍雅说

姐妹俩就坐着阶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聊了很久很久,等反映出来的情况下早已快十一点了。

“咕噜噜,咕噜咕噜……”睿瑶过意不去的低下头看见妍雅,妍雅了解睿瑶肯定是肚子饿了,他们坐着这儿闲聊,早已聊了好多个钟头了。

“睿瑶,走,我们去进食。”睿瑶点了点头,跟在妍雅的背后。

离开了没多久,在马路边一个小摆地摊上坐着,妍雅点了一些烤串和几盘蛋炒饭,不一会烤串和蛋炒饭都早已摆放在桌子上了,两个人囫囵吞枣的食用起來。

从那天以后,两个人慢慢的熟悉起來,变成最好的朋友,还常常一起逛街购物,有哪些美味的好玩的事,都一起共享,可是睿瑶只需见到成宇和妍雅在一起,恩恩爱爱,亲亲我我的,她就恨妍雅恨的牙痒,竟然在她的眼前撒狗粮,早晚她要这一女性在这个全世界消退,彻底的消退。

总算到睿瑶生辰这一天,睿瑶总算能够 祛除妍雅,她总算能够和成宇在一起了,她生日宴上必须的物品,也包含祛除妍雅的一些物品,夜里,睿瑶请的同学们、盆友和亲朋好友都来啦,睿瑶很开心,实际上 让睿瑶高兴的是今日能祛除妍雅,这就是让她最幸福的事。

酒过三巡以后,睿瑶把妍雅送到她们家的院子,说成在这儿躲一躲这些端酒的人,但是她想祛除妍雅的内心更为迫不及待了,这时候,趁妍雅看见月儿的情况下,偷偷地从衣袖里抽出来一把短刀,已经这时候妍雅回过头来来,睿瑶一刀刺进了妍雅的心脏的位置,妍雅倒在土里说:“倩倩,你为何那么做?”

“由于只需除了,我便能和成宇在一起了,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睿瑶恶狠狠的盯住妍雅说。

妍雅还想说什么,但是她在也不能说话了,她深情的看到这一热闹的全球,在她灵魂离去人体的那一刻,她要让睿瑶入狱,她不容易忽略睿瑶的,她看见睿瑶埋在她们家的后院子,她内心暗自的说,睿瑶,你需要为下面的全部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鬼姐姐微信号码:guijjcom

埋好妍雅以后,睿瑶丢掉铁锹,返回屋子里,换了一套衣服,下楼梯再次招乎来家中的顾客,如同啥事也没有产生过一样,这时候,成宇走回来问睿瑶:“睿瑶,你见到妍雅了没有?”

“她应当先忙了吧!刚刚我将衣服裤子搞脏,去楼上换了套衣服裤子,出去便沒有见到她了。”睿瑶说。

“哦。”成宇点了点点头说,睿瑶看见成宇,想着,成宇你可能我男朋友,未来和你结婚的人,也一定就是我睿瑶。

宴席终止后,全部的人都离开睿瑶的家中,睿瑶在这些人都离去后,轻轻地的说:“从今天开始,全部的人和事都是会不一样。”

成宇赶到妍雅的家,开门发觉妍雅并没有回家,他在妍雅家等了一个夜里看到妍雅回家了,他打过很多电話,都没人接通,天亮,成宇惦记着或是先去上班吧!

就在妍雅家洗了个脸,随后去公司上班了,成宇去上班的道路上一边走一边想,妍雅从不会如此的,忙完一天的工作中,返回妍雅的家里,成宇又拿出电話给妍雅通电话,但是仍然没人接通。

成宇烦躁不安,他突然想起他的好哥们徐明哲,他是警员,他需要能帮我的,他马上赶赴徐明哲家中,刚到她家楼底下,就遇上他下班回家,徐明哲说:“哎,成宇,今日你怎么有时间来找我聊呢?”

“志安,我有着急的事约你。”成宇心急的说。

徐明哲看见成宇心急的模样,了解毫无疑问发生了什么了,并且很严重,他赶快招乎成宇进家中,并让成宇把一件事的经由讲了一遍,听详细个历经,徐明哲蹙着眉梢说:“这事毫无疑问和那一个睿瑶有关系,并且她确实也了解妍雅在哪儿。”

“是真的吗?那现在我就打电话给她。”成宇赶忙掏出电話,提前准备拔号,就被徐明哲按着了。

“你疯啦,假如你问她妍雅在哪儿,她如果作出损害妍雅的事,该怎么办?”徐明哲得话把成宇给问住了,他并非不清楚睿瑶的思绪,也从朋友的嘴里了解睿瑶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之前睿瑶和一个女孩,与此同时喜爱上一个男孩,但是那个他挑选此外那个女人,而沒有挑选她,最终逼得那一个女孩跳楼了,男孩儿看自已喜爱的人跳楼自杀了,伤心欲绝,没多久男孩儿出国留学了,在也没回家,这件事情或是睿瑶的爸爸掏钱给压下去的。

“志安,你需要帮帮忙,帮我寻找妍雅,我不愿意丧失她。”成宇拉着徐明哲说。

“好,我一定会帮你的。”徐明哲说。

“嗯,志安,今夜我可以在你这儿睡吗?我不愿意回来。”成宇一脸希望的说。

徐明哲点了点头,完全同意,成宇到楼底下购买了一些吃的,和徐明哲喝过二杯,等她们喝了吃了,看一下時间都快到十二点了,他到洗手间里洗了个脸,随后到酒店客房,倒躺在床上睡觉了。

入睡入睡,感觉口干,便醒来去大客厅续水喝,在睁开眼睛的一霎那,成宇见到2个几近全透明的人立在床边上,成宇吓了一跳,说:“你们到底是谁?如何在这儿?”

“成宇,你没了解我了没有?我是妍雅啊!”那一个冤鬼说。

成宇定睛一看,还真的是妍雅,他开心的去抱妍雅,但是却怎样都碰不上她,成宇伤心的说:“妍雅,为啥不可以抱你?为何?”

“由于我与妍雅都早已去世了,是被同一个人谋害的。”另一个冤鬼说。

“你们的意思是你们是被睿瑶谋害的?”成宇说。

“是的~”那一个冤鬼冷冷的说。

“但是她为何要那么做?”成宇不可置信的说。

“我来说吧!我的名字叫雨菲,我死前有一个非常爱我的男朋友,他叫文瀚,大家彼此之间爱着另一方,但是了解睿瑶以后,她居然喜爱上我男朋友,想从这当中挑唆我俩的关联,但是也没有取得成功,就在那一年她做生日,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形下,她用刀杀了我吧。”雨菲说。

“想不到她是故技重演,她杀大家的场景全是一模一样。”妍雅悲痛欲绝的说。

“现在怎么办?我们沒有直接证据,怎么将她缉拿归案?”成宇无可奈何的说。

“也许我们能够将她拉到她们家院子,吓吓她,或许她会将一件事的历经说出来。”徐明哲离开了进去说。

“嗯,如今我们只有试一试了。”三个点了点头说。

几个人计划了一晚上,最终决策由成宇来进行这一计划,徐明哲从警察局用来一个录像笔,让成宇放到衣服裤子的衣兜里音频,雨菲和妍雅承担吓睿瑶,而徐明哲分配人伏击在睿瑶家院子,只待睿瑶能被捕。

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夜里,她们都全部的事儿都布置好啦,成宇给睿瑶通电话,说:“睿瑶,我有急事想和你说,我可以上你们家去吗?”

“嗯,好的,你上我家快来!一个人在家等着你。”睿瑶讲完,便把手机挂掉,这时候的睿瑶春风得意的在想,过去了这么多年,这条大魚总算要上当了,来看我和他在一起的好日子没多久了。

没多久,成宇到睿瑶的大门口,他敲了叩门,睿瑶开门笑容着把成宇拉到大客厅,但是睿瑶看不见的是跟在成宇背后的也有2个冤鬼,这两个冤鬼恰好是妍雅和雨菲。

她们商议好,要让睿瑶讲出客观事实,这时候睿瑶说:“成宇,你今天如何有时间来我这里?啥事那麼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恐怖的玻璃猫。

2021-9-9 13:48:29

民间奇谈

出现了!救命啊!请帮帮我!

2021-9-9 13:48: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