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洗个澡。

“三班留有,其他散伙!”教练恶狠狠说道。

“完后,此次又要挨罚了。”秦月暗暗嘟囔道。

“你们三班真是便是一堆废弃物!”教练用冰冷的响声再次说道,“今日的训炼歪七扭八,午饭没吃嘛?!从现在起,绕体育场跑100圈,跑完才可以散伙。”

“啊?!”秦月不由自主一声哀叹,与此同时身旁传来成千上万同样的哀叹声。

“跑!”教练一声令下,三班的整体女生百般无奈地迈腿奔波起來。

“可恶的超级变态教练,毫无疑问有哪些心理创伤!”倒地不起在宿舍床边的唐天天恨恨地说道。

“别骂了,留些气力吧,还需要用餐冼澡呢。”铺上的刘玲用一种贴近于死尸的响声说道。

“我不会用餐了,等腿不腿抽筋了,洗洗澡入睡。”唐天天懒懒地回了一句。

“我还成萝卜咸菜了……”“衣服上有盐粗花呢……”“內衣都粘住了……”一时间,宿舍里的女生们娇怨不断。

“冼澡?”秦月一声不啃地躺在自个的商铺上暗暗考虑,“那麼小的淋浴间,一次就能洗两人,八个人抢都抢不回来呢。”

“总之時间还早,累到动不上,大伙儿轮着讲点有意思的事解解乏怎么样?”东面床边的梁雪建议道。

“好呀好呀,我先讲,听闻……”唐天天一下子来啦筋道。

“无趣。”秦月费劲地翻了个身,“和这帮子农村小丫头在一起真没意思。院校也是,和这类档次的院校搞哪些协同新生军训,还恰巧就我一个人和他们院校的人分到那么烂个宿舍。”

“嘿嘿……”一阵搞笑,来看唐天天的演讲口才消除了大伙儿很多的疲惫。

“之前冼澡就被这种小丫头像看珍贵文物一样赏析了一遍。”秦月不悦费尽心思道,“还毛手毛脚地来摸我,真恶心。干脆忍一忍吧,今夜最后一个洗,免得又被这种小丫头指手画脚摸来摸去的。”

“秦月,轮到你了。”梁雪的鸣叫声把秦月从心绪中拽了回家。

“我没有什么好讲的。”秦月没冷声说道。

“哎哟,又不是想要你演讲,你秦千金大小姐出生名门,博学多才,说点奇闻怪事还并不是轻而易举?”唐天天不识趣地耍起耍嘴皮子来。

“奇闻怪事?”本想发病的秦月略微一愣,稍倾,脸部外露怪异的神情。

“你们好想听?”秦月怪怪地询问道。

“自然,别吊胃口了,轮到你了你也就讲吧。”唐天天显而易见是个直肠子。

“好的,但是我事前表明,吓傻了你们可别找我。”秦月故作神秘地说道。

“是否很可怕的事儿啊?”刘玲从铺上垂挂头来,喃喃地询问道。

“刘玲请别烦。”唐天天粗鲁地劝阻了刘玲,“可怕点才刺激性呢,秦月你快讲吧。”

秦月渐渐地坐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宿舍里的女生,带上一种诡异的笑容说道:“你们了解寝室淋浴间的传说故事嘛?”

“寝室淋浴间?”“淋浴间的传说故事?”“淋浴间有哪些传说故事嘛?”“真不知道啊?”女生们一片七嘴八舌。

“哪好,我而言一下这一相关淋浴间的传说故事……”

“前不久某校园内里发生了一起自杀事件,一个女生由于被同学的舍友污陷为窃贼而愤而自尽,自尽的地址便是寝室的之间淋浴间,那时候她用水果刀划开了自个的手腕子,随后上上吊的。蓬头垢面,全身血水,凸眼长舌,死状甚为可怕。淋浴间的地板上全部是她的血水,过后警察清除了好长时间才将施工现场清扫得没什么印痕。

小m是某校文秘人员系的学员,常常喜爱夜归的她目前已经寝室的淋浴间冼澡。

夜深人静时了,一个人在淋浴间里,小m尽情地体验着淋浴间产生的开心,口中轻轻地哼着歌。冷水撒落在小m雪白的皮肤上,水沿着她如意浮凸的身型流到地面上,她用劲的搓着自个的人体,清理着的身上的污渍。

忽然,淋浴间的灯光效果一阵强烈闪烁,散流遍地的冷水变成了怪异的深红色,一股腥味的口感冲着进小m鼻腔里。小m抹除一脸的水滴张眼一看,察觉自己全身上下全是鲜血,但却沒有分毫痛苦的觉得。一瞬间,小m害怕得连响声都发不出出来,更令她忌惮得是,她的人体竟也没法弹出。

暗红色腥味的鲜血一直从小m的人体中流出去,就在她认为自身类似要晕倒的情况下,突然在她的眼下,有一落掉发了出来,很肯定地,小m抬眼往上看去。

她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猩红的嘴巴淡淡地挂在一张歪曲得极为怪异的脸部,一条粗如手指头的细麻绳牢牢地地系着她的颈部,吊在半空中。她的手腕子上不断的流动着如如泉涌般一样的血水,口中模棱两可地冲着小m说:’的身上好脏啊……我想冼澡……’”

“嗬……”冤鬼一样的女人呻吟自秦月喉间阴阴地传出。

“呀~~~”唐天天、梁雪等早就沉浸在小故事的惊悚氛围中,始料未及的这声娇吟吓得全部的女生灰飞烟灭,胆怯的刘玲也是哭出了声来。

“呵呵呵,你们这班懦夫。”秦月得意地看见这种心惊胆寒的女生,“小故事罢了,除开自尽的女生是咱们院校真正的事儿以外,别的的全是我杜撰滥造的。如今都早已是啥年代了,还坚信这类鬼神之说,你们还可真愚昧的呢。”

“秦月你太坏了!”唐天天抚着胸脯,不满意地说道。

“我只不过应你们的规定给大家给你讲一个故事罢了,又沒有干什么错事。”秦月不屑一顾地说道,她站起来下床,拿醒来下的洗脸盆香皂,“现在我去冼澡,你们谁与我一起去嘛?”

“我……我不去。”刘玲蜷缩床角,一脸的眼泪都还没晾干,人体略微地颤抖着。

“我也不去……”梁雪的面色这时像极了她的名,一片惨白。

“呵呵呵,唐天天,你胆子最大了,我与你去吧。”秦月用内眼角瞥着唐天天道。

“我为何要跟你来……”唐天天徒有其表地说道,“现在我还不愿冼澡。”

“哦?那麼大家都不愿与我一起去冼澡嘛?”秦月环顾其他的女生,女生们各个都喃喃地为她摆头,“唉,行吧,早知也不和你们开这种玩笑话了,我自己去吧。”

外出越过过道,淋浴间就在宿舍的正对面。这也是一座旧式的住宿楼,淋浴间是由一间八平方米以内的小隔断改为的。2个简单的淋浴间管公司分立屋子两侧,地面上有两个凹痕,坑的底部是排污管道,流到路面的水就会沿着低斜的路面注入坑内排进排污管道。

“这班笨小丫头,一个杜撰滥造的恐怖故事就吓成那样。”迈进门,秦月得意地想道,“大脑和演讲口才帮我获得了独自一人享用的机遇,此时又何苦在意他们。”

秦月拴上门服务,“呜……”的一声怪响把她吓了一跳。

“什么的声音?”秦月四处张望着,也是一声怪响,一股冰冷的觉得上半身扑面而来。

“呵呵呵。”秦月不畏反笑,原来是门框下热对流吹进的晚风,传出了一阵阵的“呜呜呜”声。

秦月逐渐褪掉的身上的衣服裤子,心里猛地造成一种莫名其妙的古怪感,身旁冰冷的气场异于平时,的身上不由自主有一些体毛众多。背后的墙体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窥探着她,她不由自主转过身偷看一眼,墙壁上空无一物,连能够 猜疑是偷看的孔眼都没有。

“我怎么也敏感多疑起来了,真的是的。”秦月不由自主自我调侃地淡淡笑道。

大白天的汗液植物油脂,在冷水的清洗下逐渐褪掉,芳香雪白的泡沫塑料带上犹如恋人一样的温婉抚摩着秦月的皮肤。全身的绷紧感渐渐地消失了,匀称倾洒的水珠敲击着疲倦的人体,好像是在推拿着秦月的人体一般。

身后还有一些黏糊糊的觉得没洗干净,又清洗了一遍,或是觉得有一些发黏。秦月伸出手搓了几下,黏糊糊的觉得没了,但手里却黏了起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office有鬼。

2021-9-9 13:48:18

民间奇谈

居士的阴间经验。

2021-9-9 13:48: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