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说的鬼吓了一跳。

明和娟是一对兄妹,娟2021年高三,而明是初三。她们全部都是要参与毕业考试的人,家人怕影响到她们的学习培训,便校园内的周边找了一个出租房,便捷她们学习培训。今日明和娟就搬了回来。

“你们把东西放到这就可以了,别的的我来帮你们弄吧”讲话的是一个叫吴妈的女性,有点儿胖,但人或是很热心的帮娟她们提着东西。

“你们有哪些必须的就让我说,我便在楼下住户的值班室。”看着娟又说道:“像你们那样的学员我见过许多,全是家人的一番苦心,我便想你们的父母一样,不必客套哦”,吴妈憨厚老实的笑着。

“嗯,感谢你”娟回应道。

娟简易的清洁了一下房屋的环境卫生,就跟小弟说:“明啊,在这儿可不必吵吵,这儿并不是家中,你如今无论干什么都需要帮我说,听到了沒有?”娟用心的说着。

“知道,不便去世了!”明有点儿厌烦的掉转头不去看看娟。忽然他转过头冲娟说道:“姐,我要去找兄弟玩了,他说道有好东西看一下,我一会就回家了”。还不一娟讲话,明就冲娟干了一个鬼脸走出去了。

“哎,这一混臭小子,期待不必在外面惹啥事”娟无可奈何又害怕的望着渐行渐远的明。

早已是夜晚了,外边的天早已黑的差不多了,明都还没回家,娟早已是在房间内手忙脚乱了。确实等不起来了。娟下来值班室找到吴妈。吴妈在椅子上看着电视机,手上还不断的织着毛线衣。

吴妈一见到娟急慌慌的,连忙询问道:“小孩,怎么啦?看许多年以后很急啊?”

“那一个我弟弟,到现在都还没回家,不清楚是否有事,我很担忧啊”娟时断时续的说着:“我想出去找找,如果他来找我了,你就要他在家里好好地呆着,哪儿都不必来到。找不着会回去的。”

“啊!好的,你安心。小孩你快点找吧,看见了他一定会给她说的,你找不着就马上回来,随后我们一起想办法,不必太心急了。”吴妈关心的拉着娟的手。

吴妈手上织着毛线衣,还经常的看一眼墙壁的时钟,“都九点了,不清楚找到沒有”吴妈暗暗担忧着。

“啪!”一声,一颗石块打在值班室的窗上。

“谁!到底是谁?那么反感!”吴妈学会放下手上的毛线衣,大步走冲到外边,“不必要我捉着你”

黑乎乎的四周看不到一个身影,周边都没有声响,吴妈便又重回了值班室。

“哪家的小孩,没事做砸哪些夹层玻璃!”吴妈仍在破口大骂的。

“好冷啊,咦,窗子怎样开了”不知道何时窗户开过,吴妈以往关窗户,到窗户前。忽然!一个翻着眼白的,眼睛流着面颊上的黑面鬼哗的一下跳在吴妈眼下,他还吐着细细长长嘴巴,外露尖锐的牙。冲吴妈咧嘴笑着,一股接一股的血从他口中排出。

“哎呀妈呀!”吴妈倒在了地面上。

夜里十点了,娟一个人悻悻而归,她看到一眼值班室的门是关的,里边黑乎乎的,来看吴妈是睡觉了。“哎”娟叹了一口气回卧室了。

“吱”门自身开过,娟认为是小弟回家了,说道:“明你来了吗?”

但是房间里边很黑,娟哪些也看不到,她伸出手去打灯。“比”一声,灯沒有亮。看来是坏掉。

哪些东西仿佛在房间内来来去去的摇晃,一跳一跳的。房间内好像有一种怪异的气场将娟抑制着,她害怕高声的排气,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一个阴影。

渐渐地阴影朝着娟挨近,“啊!”娟吓得大喊一声,顺手着手东西就往上扔,边仍边跑出去楼梯道,在楼梯道的光线下,娟看到这是一个眼睛流到面颊上的长舌牙齿非洲黑人!模样聚集可怕,他在后边追着。

“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非洲黑人忽然冲瘫倒在地面的娟笑道:“这个懦夫,你看一下我从哪里来”

那一个非洲黑人将面颊上的眼睛取出来,将面部的灰黑色建筑涂料一抹,外露了原本的相貌。

“就是你!你个臭小子!”娟不知道是气或是兴奋,坐着地面上怀着头一个劲的痛哭起來。

“啊哟喂!姐,你对于嘛!哭什么呀,我鄙视你。”

那一个非洲黑人原来是明扮成的,他也是想吓可怕,小朋友不清楚从哪里学得的那么极端的方式,真的是要好好地文化教育。

娟站立起来一把拉起明就进了房间,“你之后再不能那样吓我了,要不然我便无论你,将你交到母亲,让母亲好好地管你,看母亲不打你。”

“我还能说什么”明满口同意着:“哎哟!我的霰弹枪不见了!一定是掉在了楼下住户的值班室了”

明提前准备下楼梯取走,被娟闯进来:“不必来到,别人吴妈睡了,不必去打扰到别人了,明日再说吧”

“哪些睡了啊,刚还醒着,我都吓她来着呢!”明一本正经的回复道。

“哪些!你还是吓吴妈!”娟一下子跳了起來!“你永远不知道吴妈年龄大了,如果出啥事怎么办啊!”

两个人匆匆忙忙下楼梯到值班室去找吴妈,这时值班室的门是关的,里边黑乎乎的。“行吧。来看吴妈真的是睡了,大家明日回来吧”两个人又重回了租赁屋子里。

第二天天一亮,娟就带上小弟赶到楼底下的值班室。门开了里边坐的并不是吴妈,只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生。

“您好,那一个?吴妈今日没有吗?”娟文明礼貌的问起。

“谁?吴妈?”他很震惊的看着眼下的两兄妹,“你们找她干什么?”

“我带我弟弟回来向吴妈致歉来的,今日她是休假的吧?”娟身后站着明,瞪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工作?吴妈早已在一个礼拜前去世了!”他指向很近的一家医院门诊说道:“便是在哪,医治无效,丧生于脑血栓,死的情况下仍在针织围巾呢,大家都明白的事,你们是刚来的吧”

娟难以相信自已的耳朵里面,她连忙上楼梯取下开房间用的税票,仔细地看着签名的那一栏,上边豁然写着:吴桂芳!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镜子里的鬼。

2021-9-9 13:48:13

民间奇谈

无尽的爱。

2021-9-9 13:48: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