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奇谈的自杀湖。

在h市有一个叫自尽湖的地区,每一年这儿都是会死了许多的人,可是死的方法全是一样的跳至湖里区溺死,说也怪异,就连一些游泳健将都在这儿完成自个的性命,因此就会有传闻说自尽湖是任何人都吸引不上的,想不开来自尽湖,即使后悔了,想走都来不及了。

每一年都是会有一天政府部门机构祭拜自尽湖以抚慰亡魂,这一天是大家到了这儿人数最多的一天,平常得话,没事儿是不可能有些人来的,听闻这个地方很是诡异,一个人来会觉得有些人在后面跟随,人体情不自禁的迈向湖里区,一直到湖水吞没头上。

“你见我的孩子了没有?”一个邋里邋遢的大爷着急地打问着途经的每一个人,一把抓着网友的肩部讲到:“你见我的孩子了没有?”四十几岁的他也是泪如泉涌了。

“沒有…”每一个过路人的回应十分的一致。

就在他失落之时,一个大街上的破旧乞丐向他挥手

同是天涯痛苦人,家家户户都会有本沧海一声笑,怀着一样的情绪他给了他一块钱。

没想到乞丐讲到:“我看你好像是有非常大的事产生在你的身上啊,那么心急”

“哇哇哇…”他早已是啜泣的啜泣。

“看看,我或许会帮助你,因为我接纳我们的支助很多时间了,如今我是能够 收益我们的”乞丐用心的盯着他的双眼,充斥着着坚定不移的能量。

他抬起头看了看乞丐,又低着头说:“我姓贾,我与我的孩子是以太远的a市回来玩的,但是都还没咋玩,孩子就在我通电话的情况下一转眼就见了,都二天了看不到信息,你觉得我怎么向他娘交待啊”说着他又痛哭起來,是那样的心如刀割。

“警报了没有?”乞丐询问道。

“报了,但是如今就连警察都没有帮我一切信息。”老贾看来是不信任这儿的警察了。

“奥…”乞丐点了点点头,凑一起了他的耳朵里面轻轻地讲到:“因为你孩子在哪儿”

老贾惊喜万分,拉着乞丐的手忙问:“在哪儿?!”却不知道乞丐的手有多脏,也不知道乞丐的手早已被他捏红了。

乞丐看了看四周,感觉周边沒有异常的现象就告知老贾说:“在这儿有一个叫自尽湖的地区,是一个很诡异的地区,每一年都是有很多的人死在那里,绝大部分全是女性和少年儿童。”

老贾有点儿惊慌,他拉着乞丐的手更紧了。

乞丐又讲到:“有些人说是那一个湖里区有绿水鬼,他不断的引诱这些有要想寻短见想法的人,一直不坚定不移的人被引诱后,便会一直走到湖里区,直至湖水吞没”

“啊!不会吧,”老贾站立起来:“你告诉我那一个湖在那里!”

道路上严寒秋风瑟瑟,尽管是白天但依然使人感觉阴之气仙逆,果真道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老贾若不是找孩子急切,要不然平常他也是不可能走这类路。

眼下,全是望天的竹海,密麻麻的,黑沉沉的在中间开了一条路,直直达向看不到的正前方,老贾时常凝望着边上的竹海,他老觉得在他不留意的过程中会在竹林里跳出来一个咬牙切齿的鬼抢走他的性命。

不知道离开了多长时间,总算老贾走上了头,最先尽收眼底的并不是一滩浊水上边浮着浓浓的松垮的遗体,只是一滩郁郁葱葱的湖水,好像嵌入着的一颗绿宝石,周边的毛竹也没了,都是五颜六色的花瓣,真的是美丽风景!老贾禁不住感慨起來!

突然,老贾仿佛听到有些人讲话的响声,他悄悄的藏在后面的毛竹里,静静听着。

“此次如何那么少!”一个娇嫩的响声强有力的指责着。

“近期政府部门层面仿佛发觉了咱们的动因,因此不能有很大的姿势,就弄的较为少,没法,等声响过去了,再多挣点不就不太好啦”讲话的一样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

通过竹海的间隙,老贾看到她们都拿着刀,血仍在不断的从刀上流下来,她们的神情并不是十几岁年龄该有的纯真,只是杀人恶魔才有的丑恶嘴脸!

“扑通!”她们将一个遗体仍进了湖水里,一瞬间郁郁葱葱的水面上蔓延开血的红,吓得老贾腿都软了,这种小孩太可怕了。

老贾,一直直到这两个孩子离开以后才出去,他望了望在湖水里遗体,模样好像一个中年女人,他学会放下心去,但是他的孩子究竟 在哪儿?这时,湖水上的血蔓延成一张怪异的脸,朝着老贾微笑唇!

老贾拔腿就跑,回家就到警察局对他说的所闻所见。

第二天,老贾就和好多个警察赶到自尽湖的竹林里蹲点等待那两个孩子,老贾注意到,警察全是佩枪的,也有她们都带上一个平安符,这让沒有防护措施的老贾躁动不安。

“他们来了”一个警察低声的讲到,从响声里能够 分辨,他这时也是很激动的。

但见她们2个也是拿着昨日行凶的刀在一点一点的划破地面上一个尸体的衣服裤子,那模样真的是仅有惊悚电影里才发生的界面,如今就硬生生的发生在老贾她们眼前。她们坐观成败,看一下下面会产生哪些。

忽然一个从那一个遗体上找到游戏机,他兴奋的拿了出去,嘿嘿的大喊踢腿着。

“哦,是啥好产品?”另一个好奇心的询问道。

“游戏机,我一直要想的,这一我并不让你”他将街机游戏机藏在了背后。

“行吧,我别。”他再次找着,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好产品。

忽然!他将刀砍向了他的伙伴脖子上!一道血柱呲的一下射到多少米长的高宽比!他凶狠的笑着,“还敢与我抢,这一街机游戏机就是我的”他拿出街机游戏机在他伙伴的身上也是狠狠地的践踏着。

总算,伙伴没了声响,他又在他的的身上找了找,没什么能够 使他放心的物品,他接着将刀丢下,把两具遗体费劲的丢入湖里区,就在他扔伙伴的情况下,忽然伙伴双眼一睁,一把将他脚拉了一把,一个一不小心滑到湖水里了。

大伙儿瞧见陆续跑了出去,围在湖水旁边看,按原理而言h市的住户全是会水的,当一个警察要想下来拉他上去的情况下,被另一个拉着了,说:“看他自己上去”

这时水面上早已是浮着几句遗体,还有一个小伙儿在水里挣脱,他高声的说着:“有些人在拉我!有些人在拉我的脚!”

“哪儿有些人?臭小子!你杀的人所有都是在水面上浮着!你骗谁呢!”警察严格的说着。

“确实!哎哟!不必拉我!不必拉我!”他一个劲的敲打着水面!

“张警察,难道说真得有?”老贾暗示性的对在其中一个警察讲到。

“闭上嘴!”他阻拦了老贾得话。

这时怪异的情况发生了!那一个小孩子在水面上開始快速得转圈圈!好像一个橡皮艇一样!转了整整的三圈后,扑通!一下钻到水中了!

见到这一幕的大伙儿一个个瞠目结舌,不清楚说什么叫好。

“砰!砰!”

一个警察逐渐向水中枪击!

忽然!時间好像静止不动了一样,越来越非常清静!一只手,一只破溃又光洁的手慢慢从水面上伸了出去!

胳膊一下子伸展了,将一个警察把握住拉到水中!许多人瞧见,撒腿就跑!老贾都不除外,边跑仍在想平安符看来是没有用。

“啊!不必抓我!”老贾身旁的一个警察硬生生的在老贾眼下把握住,老贾这时跑的更快了。

老贾的全球这时己经是昏天黑地了,他的脑子就好像爆炸了一样,疼的强大!他早已沒有地区来到,乞丐早已没有哪儿行乞,想找个人说说都找不着。

他就是这样在那一个乞丐行乞过的地区睡觉了。

许多年以后,这儿的乞丐在行乞的情况下还要说一句:“你见我的孩子了没有?”随后他会自说自话式的说:“在自尽湖,嘿嘿…”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中国的新传说凶宅。

2021-9-9 13:48:08

民间奇谈

镜子里的鬼。

2021-9-9 13:48: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