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光棍吗?

“兄弟,老街坊。”

谢亮对电話那头讲到:“行,马上到。”

在一旁刷碗的老婆筱嫣询问道:“又跟你那群酒肉朋友去鬼混啊?”

谢亮搂着筱嫣卖萌的讲到:“老婆,十二点按时进家。我乖。”

“我帮你提前准备醒酒汤,尽早回。”

“老婆成年人万万岁。”谢亮讲完在筱嫣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外出了。

灰暗闪动的灯光效果,杂乱无章轻快的音乐,谢亮和一些盆友一边饮酒,一边点评着舞场摆动的性感女郎。

“女性朋友们,先生们,引诱夜店欢迎你的大驾光临。今天一年一度的单身节,11月11日。离夜里11点1一分也有5秒,让我们一起来倒数计时~”节目主持人洪亮的语句推动着整场的氛围。

“5.4.3.2.1.~呃~~~”

忽然整场的灯都熄火了,四处散发出爱昧的口感和诱人的歌曲。

“嗨~老先生单身汉吗?”

这时候谢亮的耳旁传出具有吸引力的女子的响声,这般黑暗的情景,哪能看得清人长啥样,仅仅听声音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是个妙龄女子。

因此谢亮随口说出:“是的。小妹你嘞?”

“单身男女?老先生那么酷帅为什么会是单身汉呢?一定是玩笑吧?”

谢亮很是差别,那么黑,她怎么可以看见自己长什么样子。尽管他自觉得的确看起来非常好,谢亮想可能是女子说的好听的话。

但是,这响声确实令人难以抗拒。不清楚是被某类力量控制,或是谢亮自身自身想产生点什么。

它用满是悲痛的语气讲到:

“我原本是有老婆的,但是她出来溜达的情况下,被车撞去世了。在我赶来的情况下,她早已趟在了停尸房。鲜血淋漓。二颗眼珠都被撞得去向不明。只到现在,我还沒有再找。”

“好恐怖哦。抱抱我好吗?好冷啊。”

此刻,女子的响声好像挨近了谢亮的耳朵里面,可以听见她紧促的喘气声。听的英文谢亮全身上下都软嫩了。

谢亮将手伸过去提前准备搂女子。这时候灯亮,谢亮搂了个空。

他心嘎登了一下,这也太有问题了。本来在旁边的。如果是这夜店分配的特别策划,玩笑话是否也开变大一点?

当谢亮仍在想它是怎样保证的情况下,电話传来了。

“老先生您好,请问你是刘筱嫣女性的丈夫吗?”

“是的,怎么啦?”

“你要赶紧来趟人民医院,你老婆被车撞了。”

谢亮脑中“嗡”的一声,没都还没跟盆友告别就冲向了夜店。

一路上,他尽可能让自已宁静。尽可能的劝说自身一切都是偶然。

但是,他想到刚的那一个女子,想到他玩笑说的这些话,想到女子难以置信的消退,他越想越担心。

当谢亮赶来医院门诊的情况下,医师对他说筱嫣早已断了气,被送进了停尸房。

他托着厚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停尸房走。

来到遗体眼前,他害怕扯开被白布遮挡住的筱嫣。他也不知道自身在恐惧哪些。

一阵阴风刮起来,白布被风轻轻吹了起來。

谢亮看到的筱嫣,鲜血淋漓,二颗眼珠都被撞得去向不明。

他“哎呀妈呀……”一声大叫,差点摔倒在地。但见筱嫣慢慢张开了她那沒有眼珠的双眼,裂缝的眼眶里,血水不断的往流失,把白布染出鲜红色。惨白的脸蛋涌起一丝怪异的笑容。

谢亮吓得闭上眼,只觉得全身绵软、两腿乱颤,想叫喉咙却发不起一点响声,只有紧靠在墙脚不断的哆嗦。

忽然他觉得颈部吹入一股冷气,

随后一个妩媚动人的音效在他耳旁说:“嗨,老先生单身汉吗?”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我要吃冰淇淋。

2021-9-9 13:48:00

民间奇谈

听说的盘仙故事。

2021-9-9 13:48: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