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是下一把刀。

此时,大家零距离坐下来,庸庸碌碌。

谈恋爱三年,该说的,都说过去了,该做的,都做完了,相对性无奈,他早已不晓得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仅仅玩着一把水果刀,好像是把自己的手指想像成一根香蕉。

“親愛的的,分手吧……親愛的的……”

几回,我还在自已的内心跟自己说着,散了吧,忽略彼此之间。

今晚,我更为坚决了讲出那三个字的信心,可,每一次不想说太多,见到他的样子,我还是忍着了。

“親愛的的,请你告诉我啊,倘若,我是说倘若,我们分手了,你会怎样呢?”我委婉地揭穿他。它用怪异的眼光望了我一眼,缄默了好一会儿,随后一字一顿的说:

“我便用这把水果刀,锯断自身的颈部!”

讲完,恶狠狠望着我,用那类只能在散客拼团月下的灵异小说里才有的神情盯住我,在烛火下变得很恐怖起來。

“我,我只是开家玩笑话啦……”把我他望得很不当然,因此强颜强颜欢笑一个。

他起身向外走着。

“干嘛去?”

“溺一个……”

他这泡尿好像撒得太长期了吧……我忽然想起,这混蛋出门在外,手里还提着那把水果刀。

耳尖听一听,院子里仿佛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响声时断时续,先好像刀锋刮在骨骼上,之后又是啥液态流动的觉得。

我赶忙起身外出,看到他立在院落里的身影。

他仰着头,手臂屈向颈部,好像很费劲的在干些哪些,虽然光线昏暗,我依旧见到他的肩膀、手臂、后背,腹部,全部上身都是在发抖。

庭院外边的路灯光效果把他的影子拉得较长,糟了,影子变大了他的左手,手上明晰握着刀子。

“親愛的的,你,你在干什么?”我大喊一声。

我不敢往前走去,我并没有勇气面对他鲜血–我能想象得到他脖子上的创口和沿着刀锋流入手臂的鲜血。

他转过头来,冲我“哈哈哈”一乐,说:

“刚刚削了一根甘庶,怕你嫌脏,害怕进屋子里吃……”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二十四枚绣花针。

2021-9-9 13:47:50

民间奇谈

猛鬼天线。

2021-9-9 13:47: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