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同眠。

冬天第一场雪花漂落那一天,茵茵赠给屠强一件毛线衣她亲自织的毛线衣,昨天晚上,阿绣为这件事情跟屠强闹了一整夜,瞎折腾到天快亮。

三年前,屠强和阿绣一块儿入城打工赚钱,目地是挣钱回家,屠强在纯净水企业的送水工,阿绣在餐馆做服务生,茵茵是阿绣最更好的朋友,她们一天到晚泡在一块儿,屠强自然在所难免对茵茵好一点嘛,可别人送屠强一件毛线衣,阿绣对于发那么大毒火吗?真弄不懂女性。

屠强凑合睡了一两个小时,懵懂无知的开摩托车去上班。一整天,日夜兼程地穿行在城市的人山人海中,偏要那今日企业要水的电話非常多,屠强迫不得已加班加点,直至夜里九点和实生物回到家,阿绣竟然还没有回家,屠强确实早已身心疲惫了,脱了衣服,倒床便睡。

不知道睡到几个方面,阿绣回家了,是喝得一身酒味被朋友茵茵扶着回家的,一回家就倒躺在床上,茵茵费了大半天劲才帮她脱衣服。屠强嗅到酸味,气小一处来,扭脸以往,装作入睡。

不一会儿,屠强忽然嗅到一股奇特的香气,悄悄睁开眼,居然看到茵茵在脱光衣服,早已脱得只剩內衣了,香气就是以她的身上释放出去的。脱去衣服后,平常看到茵茵她显偏瘦,但脱下外套后好像并不瘦,胸口挺得文胸紧巴巴的。她的肌肤鱼体色偏紫,在暗沉的台灯光效果的直射下,稍微有一些变黄……屠强还想多瞅两眼,茵茵早已合上小台灯,溜身钻入了被子。

怎么会这样?这小丫头还真的把自己当别人呢。屠强已经老是胡思乱想时,发现茵茵已经被子里晃来晃去,好像在晃动人体做啥事……一个物件被扔到墙壁,落在屠强脸部,物件传出一股浓厚的香味,原来是女孩取下的內衣。

遭受美少女香味的刺激性,屠强一下激动起來,正要想干点什么,睡在中间的阿绣口中传出一两句细语声,吓得小伙儿又害怕弹出了,不交流会儿时间,茵茵那里传出略微鼻息声,来看她们确实也是太累了,太困了。

姐妹俩的鼻息声此起彼落,屠强却从此难以入睡,他总算下决心了信心,翻盘爬到阿绣的身上,再滑向两个人正中间。阿绣仍然睡得像块石块,一动不动,茵茵却把全部身体蜷曲到屠强怀里中,还轻轻地磨磨蹭蹭了几下。

趁着窗子进入的雪光,能够 认清她的脸孔,她睡得很香,板着脸,撅着小嘴儿,屠强很想要知道茵茵在梦里想干什么,特想拿手抚摸她有一些苍老的脸,虽然它是个早已很了解的女生,但发生在屠强被子里,怀里中,或是有一些生疏的觉得,真是都有点儿不认识,很静谧,很俏丽的女人,尽管来自于乡村,也拥有 都市女人的气场,也没丧失农家院女生的天真。或许是由于屠强的拥抱很舒服吧,女生外露了一丝笑容。

看见女生天真的微笑,屠强忽然给自己的不理智造成一种犯罪感,他闭上眼,静静地聆听姐妹俩的吸气,窗前雪花漂落,女孩们的喘气声好像雪落水面造成的声响,匀称、平静。屠强的观念伴随着满天雪花飘舞起來,全部身体好像毛绒、莲瓣儿一般在雪花中轻柔翩翩起舞,翩翩起舞,随后跌落、跌落……

早上,女孩们醒来时了,床边仅有她们。

“绣姐,我梦见强哥了……”茵茵的音效有一些啜泣。阿绣一把紧抱朋友,泣不成声。

床柜上面有一张昨日的生活报,新闻事件版文章标题是《送水工日夜加班,睡眠不足,命丧卡车轮底》。

窗前雪早已停了,降雪遮盖的城市一片雪白。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鬼节惊险公寓。

2021-9-9 13:47:43

民间奇谈

灵异咖啡馆:尸斑女性。

2021-9-9 13:47: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