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什么?惊险灵异鬼的故事【嫉妒..你是杀了我还是杀了你】

2021年3月29日,我住进了新企业给大家租的寝室,两室一厅。离开原先那一个受委屈不取悦的企业,此刻的心情分外舒适,边收拾东西边想着要怎样在新企业混得好。

已经整理,一个很秀气的女生进来了,我就要和她问好,她用内眼角看过我一眼,像不想理我一样,嘴巴给了我一丝笑容就进她的卧室了。

我的招乎僵在口中,内心腾地冉冉升起了抵触,我非常反感这样的人,不喜欢与人人际交往,自以为是淡泊,他人往上爬了,她又感觉她的工作能力没获得屈伸!这类女孩,不容易有些人喜爱。

直至工作一个月,我都难以释怀,在办公室的人讨论中,我们都知道她叫金晶,工作一年了,考试成绩一般,为人处事一般,有一个叫刘风扬的老板总数她往来,她却从来没有男友。

恰巧这一天,老总要我高三复读她的方案策划稿,我们这全是新手高三复读并学习培训老前辈文章的。我很高兴还有机会在老总眼前严厉打击她,因此很用心的读过她的文章,(她的文章的确漏洞百出)挑出来满篇不正确,并在老总和她的眼前把这篇文章指责的一无是处,我能看到老总眼里对于我的嘉许和对她的指责。此后,老总给她的全是没有人想要做的,不重要的方案策划稿,而我明白了老总的青眼,在企业混的非常好,我益发在寝室瞧不起她,连话也不屑一顾和她讲了。我能觉得她的怨气和妒忌,她在企业更为落落寡欢,那样我内心确实更舒适。

恶梦开始了。是那一天她突然对于我淡淡笑道,进了她自身的房间,我依旧装做没看见,去睡觉了。真真正正是恶梦,由于夜里我便逐渐作梦,我梦见我还在寝室里去看书,书哗哗地翻越,逐渐传来“咚咚咚,咚咚咚”的响声,像有些人在墙体上敲,响声愈来愈响,我内心愈来愈心烦,感觉渴,也感觉想要去洗手间。

我站立起来,拉开卧室的门,外边的厅在鲜红色的星空下凸显凶兆,很恐怖,我认为担心,可是这时候邻居金晶的房间门吱~地打开了,里边开了车灯,使客厅光亮起來,不可怕了,金晶沒有出去,尽管很怪异她为何把手开启却看不到人,可是我没理睬,到洗手间门口把手拉开。

一声惊叫从我嘴中传出,

一个女人秀发披在脸部,垂手立在我眼前。

我发狂了一样叫,那女人突然把秀发剥开,原来是金晶。我还是沒有从可怕中缓回来,我认为她面色苍白,沒有一丝鲜血,可是她对于我亲切淡淡笑道,对我说:“你吓了我一跳~!”

我笑了,有些人和我在一起,外边的厅都不恐怖了。她出去了,我关了门,上我的洗手间。

已经这时候,我回忆起了她的卧室门刚刚在她在厕所里时打开了,那麼到底是谁开启的呢?我又有点儿担心,感觉像恐怖鬼故事,可是我告诉自身那就是风轻轻吹的。

突然洗手间门砰一声开启,金晶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站着,我吓得啊的一声,金晶渐渐地说:“怕那什么,我们一起啊~我一直立在这,你听见我离开的脚步声了没有?”

害怕地说:“门我锁住了啊!你如何打开的?”

金晶说:“是么?你弄错了。”

这时候,我听见大家卧室的角度传出了脚步声,那是谁!害怕了,我把手拉上,说:“你先忙吧!”

但是脚步声突然都没有了,她在门口原地不动,我突然想到脚步声传来以前,她还特意跟我说听没听见她离去的脚步声,我的心逐渐砰砰跳,手脚发冷,大声喊:“你走吧!”

她讲:“我来了啊。”我不敢再次尿尿了,由于,她的响声是以她卧室传出去的,一秒钟以前,她还立在大门口,并且!!沒有她离去的脚步声!!!

忽然一滴水落在我脖子上,然后,几滴,三滴,变的越来越快,融成一流,我低下头,头嗡的一声,鲜红色的血沿着我的颈部往下流。

啊~~~~我乱叫着拉门闩,我怪自己为何要锁车,不然如今我便能够 立即开门冲过去了,这时候,我错乱的脑子中想到,刚刚,金晶在门口,我只拉上门,沒有锁!

可是,顾不上了,门闩如何拉不动?我觉得有一个人立在我背后,我的身子用劲趴到门边,怕向后一点会遇到它!

门栓忽然就开过,我开门冲出来 。门口或是深红色的月色,我要去摸灯的电源开关,啪啪啪,灯没亮!坏掉!

我奔向卧室,灯早已灭了,

我瘋狂地打开大门口冲过去,赶到电梯轿厢边,我觉得离去这儿!

电梯门开过,里边灯亮着,我冲进来,门马上合上了,.我想到,电梯轿厢12点就早已停了。电梯轿厢在降低,我还在发狂,我期待它停放在一楼,无论它为啥12点之后开,可带我出来 就可以了,要我见到外头的保安就行。

门开过,显示灯亮在一楼,可是,景色为何和我去了的7楼一样?我看不见大门口。并且,过道里连7楼有的一排排房间门也没有!

已经哆嗦,电梯门关掉,升了上来,过道里光亮的灯光效果忽然都关掉,恐怖的是,连月色也没有,彻底是黑暗,过道终点都是有一扇窗户呀,为什么没有月色?都没有一切响声,只有我自己的心脏跳动,可怕彻底占有了我的人的大脑,什么也没有的黑,彻底封闭的室内空间,怪异的事情,我全身发麻,我已经沒有别的逻辑思维,奔向过道最深处的窗户,幸运的是我并没有撞在其他“物品”上,只是顺利撞在了墙壁,我发抖着摸到夹层玻璃,就玩命地拿手砸,感觉手被夹层玻璃割烂了,玻璃碎了,我什么也不管了,爬上窗子跳了出来。

一切忽然会亮,天空的月儿不会再是深红色,只是光亮漂亮的淡黄色,深蓝色的星空,灯火万家,楼底下有稀少的夜车开过,我察觉自己跳出来的或是7楼,楼底下六层我还数得清……

我醒了回来,或是我熟知的卧室,我不仅全身是虚汗,并且……由于刚刚梦见上厕所。我打开灯,害怕再入睡,乃至对卧室也造成了不安感,幸亏一会天就会亮。早晨我洁面看到了金晶,相互之间还讲了两三句,随后我要去上班了。

一般来讲,人作梦,一直醒来时就忘记了,可是今日,我却一天都不耐烦,被负责人暗示着后或是连二位数的加减法都计算错误了。那一个梦愈来愈清楚,很怪异,我觉得,是否我平时对金晶太不友善,因此寝室缺乏亲近的氛围,让我有距离感,因此我先下班了去找金晶闲聊。

下了班我不想回那一个阴森恐怖的厨房做饭,叫了一份麦当劳吃了回家了,金晶早已在寝室了。我敲一敲她卧室的门,拿了一包麦当劳的炸薯条送她,她大半天才开门,见到我,眼眸有很深的防备。可能是大家平常往来非常少,可是,很有可能就是我猜疑,她的防备远远地超出了那一个缘故。

我讲:“我晚餐吃肯德基,购买了几包大薯,让你带了一包,你爱吃吗?”

想不到她的表情包很繁杂,像松了一口气,又仿佛有点儿愧疚,可是我认为假如昨日没做那麼恐怖的梦得话,我是不会留意的。或许我又猜疑了。

见到她的寝室,我觉得生涩,不清楚为何。可是她很溫柔友善,消除了我的顾虑。我有意和她亲密接触。聊她的以往,谈到了刘风扬,我询问:“哎,你又沒有男友,都啥子时代了,为何每一次他你要用餐你都不同意,又不是吃完饭就得和完婚。”

她笑一笑,说:“我有男友,仅仅他在异地,大家都不清楚罢了,人,并不是都不清楚没见到过的事吗。”

我有意意外惊喜地说:“是不是!确实大家都一直认为你没男友啊,哪里人呀,长的帅吗?有照片么?”

她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有照片,照片就在你身边。”

我回过头,看到窗户上有一个眼镜框架,可是一直背对我,因此我没留意。

照片摆放在窗户上,一般人都是会让它脸朝窗内的,为何这张照片脸朝窗前?我将它拿起來,啊,他确实能够 称之为帅男,有点像刘德华,我内心居然略微酸了起來,暗自把他与追求完美我的男人一一较为。

.我发觉,她的房间居然满满的全是男士用品,化妆台上摆着电动刮胡刀,书桌下摆着大重九和火机,乃至角落静静的平躺着一个篮球赛。大约她的男友要来住吧,因为我不太好问出入口。

她又看一下了她的相册,全是她和她男友的合照,很亲密无间,看得出来她们爱情非常好。但是见到相册最终,我居然无缘无故地觉得一阵凉意,我不知道为何。

一夜无梦,因此第二天工作精神实质非常好,快午睡的过程中我接通了路羽的电話,约我要去吃午饭。

路羽是我还在刚来北京找工作时结识的,是个电脑工程师,看起来干瘦,不太帅了,可是非常有余钱,爱请我用餐,有些人设宴为何不要吃?并且在大都市里,大家都很孤独。因此那一天我便和他一起吃完午餐。

可是我刚吃完饭回企业就看到了金晶,她也看到了我,我突然之间就想到了她的帅男男友,看一下路羽,我心中说不出的不舒服,匆匆忙忙和路羽分开就回了企业,一下午都情绪低落。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夜晚的幼儿园。

2021-9-9 13:47:31

民间奇谈

幽园鬼事录之鬼敲窗。

2021-9-9 13:47: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