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梦想是一个预兆。

那时候恰好大雨滂沱,舅父独自一人坐着冷巷。那一条既暗又破旧的街巷,委实阴森可怖。他是单身男女人员,住在四楼,邻居是一家几口的母女,据舅父说,那妈妈和儿子常常躲在家里,平常很少外外出,性格古怪,但和舅父的关联颇好。妈妈年龄已老,七十有二,孩子才得二十四岁,或是一名哑吧。

就在那天晚上,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哑仔开门出去,舅父询问他做什么,它用哑语手势回复,大约是去买油。時间己经深更半夜,仍未回家,到底他往哪些地方去呢?没多久哑妈出去问舅父,为何他并未回家,因已来到四钟头。舅父说:「得啦!放心,他这么大本人,又孝敬,总而言之不容易做错事啦!很有可能去他盆友家中玩呢,你进来睡一觉吧,他回家我能喊醒你啦!」但等了又等,已经是凌晨一点正,这时舅父逐渐犯困,而雨越下越大。顷刻之间行雷雷电,风雨如晦。在舅父睡与醒之时,突然听见一阵阵的悲哭泣声,慢慢地声音,如同逐渐逐渐由地底往上去一样。一步、一步、再一步,看到了,若隐若现间,舅父见到一个胖子,神似哑仔,想着:「哑仔总算回家了。」醒来时,四周则是空无一人,难道说是他看错,殊不知舅父真真正正睡觉了。一会儿后,觉得到有些人按他膊头,说:「德叔,之后妈妈就由你照料,我之后也不会回家了,求你代我照料妈妈,麻烦你呢,谢谢!」舅父听了后感觉很怪异:「这不是哑仔吗?为什么他会讲话的?」在梦里看到哑仔刚被大货车撞到,躺倒在冷很湿地面上,全身是血。此际舅父猛然弹上来,随后望向正对面马路,禁不住不寒而栗,慢慢地闭了眼,然后便昏倒。直到早晨八时正才保持清醒,马上起來望向正对面马路,但见车来人往,和过去般,如同造了场梦一样。

他不知道怎和哑妈说,走去哑仔屋叩门,敲了好长时间,总算开门了,但则是空屋一间,一个人都没有,但为什么门会开?而哑妈在哪儿?舅父吓得赶忙往楼底下跑,害怕孤独一人留到此屋,确实吃惊。一切一切也看起来错综复杂,如同梦镜般,始终仅存有脑海中。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试管的秘密。

2021-9-9 13:47:17

民间奇谈

我的地方变硬了。

2021-9-9 13:47: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