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管的秘密。

三十时代英国伦敦的一个早晨,山雾还未消散,全部大城市早已沉浸在一片喧闹当中。

维克卧底刚开启他侦探所的大门口,发觉他的学员–年青的警务人员汤米,早已着急地等在大门口了。

“昨天晚上在汤母逊初中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件……”维克皱了皱眉头,没等汤米再说下去,返回屋中拿了遮阳帽说:“带我一起去瞧瞧吧!”

维克卧底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侦探,他不但优异地完成了每一个受托人的案件,还曾协助警察局查获过很多疑案。

汤母逊初中很近,迅速就到。她们到的情况下,一派校员工宿舍前早已围了很多人 。汤米带上他来到最右侧的一间寝室前–那里便是案发现场。

“看,逝者是被放满硫酸的玻璃烧杯打中头部而死,并且脸部遭受了浸蚀,表明他想掩盖逝者真实身份;小床边面有一滩血渍,外观设计有光泽,表明血是流上去而不是溅上来的,应该是有些人曾倒在这儿;逝者左手攥着小试管婴儿,右手里的小纸条,想来是在给大家留有有关逝者身分的启发……”自傲的弗雷特警队长已经侃侃而谈地讲他有关当场的剖析。

维克卧底听着弗雷特的剖析,一边用他出众的目光环顾了所有屋子。他注意到桌子上一瓶开启的实验试剂,标识是kcl(氯化钾)。别的地区都如弗雷特常说,没有什么尤其的。过一会儿,汤米等都去警察局汇报工作了,维克卧底细细地观查了一遍当场,干了一些纪录,回侦探所了。

午餐时候,汤米来啦。

“逝者真实身份基本上早已明确,是汤母逊初中的化学老师莫里恩。据他的学员讲,事发前一天,他重重地骂了他的两种学员:维尼和克莱克。案发前,这两位学员也失联了。据统计,这两学员平常非常爱和莫里恩对着干,老遭受莫里恩的惩罚。也有,逝者实际死亡时间明确在凌晨一点上下,系头部遭受猛击而死。大家把握的状况大概也就是这种。”

“逝者手上的纸屑上写了哪些?”

“写了一个算式:h2o=h ho,是在一张写着化学方程式的紙上揭掉的,那张紙上几个相近?氖阶印?此勒叩难樱坪跄歉鍪阶影凳咀攀裁矗墒蔷掷锩蝗丝吹枚K勒吡硪恢皇种薪粑兆攀怨埽Ω玫笔彼窃谧鍪笛椋诤廖藿浔傅淖刺率艿搅斯セ鳌N颐窍衷谝丫扇巳パ罢夷橇礁鍪ё俚难恕?rdquo;

维克卧底思索了一会儿说:“中午我再去学校看一下。”

中午,维克从院校回家,又借了很多有机化学领域的书看来。黄昏的情况下,汤米来了。

汤米说:“案件并没什么重大进展,倒是在现场有发觉了一个新案件线索:在床前发觉了一个小玻璃瓶子,瓶里内壁有血渍。”

“是生物实验室里的玻璃烧杯吗?”维克问。

“并不是,是常用的盛感冒冲剂的药瓶子。”汤米顿了顿又说,“警察局层面期待您能帮助搞清楚那团紙上写的到底是啥。”

“我中午来到院校,掌握到莫里恩是斯托克顿纽斯的水解理论的拥护者。现阶段化学界对这一概念的准确性还猛烈的争执之中,这一概念的首要观念是有机物在水溶液中以正离子的方式存有。纸屑上的那一个算式,是水(h2o)的水解式。我觉得,我快弄清楚它的含意了。”

维克在屋子里往返离开了几回,忽然询问道:“维尼的全称哪些?”

汤米说:“henrryhorry。”

维克手一拍:“正确了,就这样!”

汤米兴奋地站立起来:“老先生,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儿?”

维克拿过一张纸,写到:h2o=h(henrry) ho(horry);kcl=k(killed) cl(clack)。(注:killed在英文中是残害的含意,clack译音为克莱克。那时并沒有正空气负离子的定义,因此正离子式沒有绝对值符号)

“维尼杀掉了克莱克!”

汤米细语着,疑惑不解地看见维克。

“我觉得这就是莫里恩要提醒大家的,假如我想的没有错得话,莫里恩另一只手上握紧的试管婴儿,装的应该是kcl–是以桌子那一个玻璃烧杯中取的。”

汤米说:“那麼……凶犯应该是维尼?”

“不,应该是克莱克!”维克说。

“克莱克?!”汤米双眼瞪得极大地。“这本来……”

维克说:“因为我仅仅猜个大约,但刚刚有一个疑问在我脑中闪出,现在我记不起来它是啥了。如今最重要的是寻找这两个孩子,寻找她们当然一切就清晰了。”

第二天早上,汤米匆匆忙忙地跑回家。进门处就叫到:“老先生,您太恰当了!凶犯果真是克莱克。”

“是怎么回事?”维克赶忙问。

“今日早上在野外一片山林里察觉了克莱克,他早已去世了,头顶部带伤,胸脯插着一把短刀,他留有一纸遗嘱,上边写着:’我真是后悔莫及杀掉了维尼,我将以死谢罪。’”

“是他的亲笔写么?”

“是的,权威专家已坚定不移过笔迹了。”

维克仔细地思索了一下这句话,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昨天晚上我有个疑问闪出脑海中,可是又忘记了,如今才想起来:你们在犯罪现场看到的那一个带血渍的药瓶子有多大?”

“不大的一个,大约……比拇指略微大一点吧!”

“哪些?”维克卧底站立起来:“怎么可能?”

汤米不解地望着维克说:“是不大,就一般的感冒冲剂的药瓶子啊。”

维克紧皱了眉梢,缄默了一上午后,他忽然说:“汤米,你再回警察局一趟,请权威专家看一下莫里恩手上试管婴儿里的液态究竟是什么。”

汤米迅速就回家了,他叫着:“并不是kcl,是ki(碘酸钾)!”

维克用来一张纸写到:ki=k(killed) i(i在英文中是“我”的含意)。再再加上h2o=h ho,便是:维尼杀我!

“难道说本案疑点重重吗?但是……但是明日早上警察局要在汤母逊城市广场发布真相了,要用这个方法来稳定人心……”汤米愁眉不展地说。

“明日?”维克想想想说:“这倒是个把握住真凶的好机会。你明日就立在我边上,看着我的面色做事。”

汤米还愣在那里,搞不懂维克在说些什么。

维克披着长大衣,说:“别愣着了,跟我出来 一趟吧!”

她们又赶到汤母逊初中,向那里的守护工作人员探听案件线索,有些人说见到莫里恩死的那晚曾有一个学员来过,他衣着长大衣,衣领扶得很高,看不清他的相貌。但守护认识他这件长大衣–汤母逊初中仅有克莱克穿那麼珍贵的长大衣。

她们一路探听,总算走进了克莱克家–是一幢绮丽的好房子。

克莱克的亲人刚获知他的噩耗。克莱克的妈妈又哭又闹地说:“卧底老先生,请相信我孩子是不容易行凶的。”克莱克的爸爸也说:“我儿子肯定是不容易杀莫里恩的,请相信我。”随后,他告知了维克一些莫里恩的往事:十几年前,莫里恩和维尼的老爸全是他化工企业里的职工。十五年前,莫里恩所属的生产车间发生了一次安全事故,维尼的爸爸就在那一次安全事故中身亡了。那时候克莱克也受了受伤。由于莫里恩家境贫困,并且孤身一人?蝗耍运桶涯锒鞔搅思依铮盟恕D锒髟谒掖袅巳辏亮诵矶嗷Х矫娴氖椋罄床懦闪颂滥秆分醒У幕Ю鲜ΑT谡馄诩洌锒鹘趟涌死晨硕潦樾醋郑死晨饲浊械亟兴?ldquo;莫里恩大伯”。克莱克上初中之后,一天到晚和维尼混在一起,维尼是个愚昧无知的浑臭小子,因而,莫里恩常常指责她们。

从克莱克家回家,已经是黄昏。汤米忽然若有所悟地说:“我懂得了,是维尼杀掉了莫里恩,克莱克为莫里恩复仇消灭了维尼,最终他畏罪自杀了!”维克淡淡笑道说:“没这么简单,有一些小孩的思绪,相比大家成年人深奥多了。好啦,你走吧。明日还记得携带枪。好好休息吧。”

汤米只能不会再多问,满腹狐疑地回去了。

第二天,维克抵达汤母逊城市广场时,那里早已密麻麻地围了很多人 。维克费劲地从群体中挤过去,见到汤米早已在那里了。弗雷特警队长已经用他那嘶哑的声线向大家发布着“实情”。维克对汤米低语一两句,汤米点了点点头,她们逐渐机警地扫望着看热闹的群体。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偷情记录的阅览室。

2021-9-9 13:47:16

民间奇谈

有时梦想是一个预兆。

2021-9-9 13:47: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