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嘴唇颜色。

蔷百般无聊地走在下班了的道路上,由于回家了也没有事做,因此 就一边走,一边逛着道路上的小铺面,逛虽逛,她并不提前准备购物,蔷并不是天会胡乱花钱的女生,蔷刚走入了一个卖化妆品的小店内,就看到了一支唇彩,那支唇彩拥有 妖魅一样猩红鲜丽的颜色,释放着一种妖异一样的诱惑力,把蔷给深深打动了。蔷怀着高兴地拿着唇彩回到家,追忆着护肤品店内那一个丧尸一样的老太太和从她口中传出的嘶哑迟缓的声调,让蔷有一种去到炼狱的觉得。

或许是激动击败了害怕,蔷也没有多思考,迫不及待地把唇彩涂在嘴边,不清楚是否心理因素,蔷感觉自身那张稍显惨白的脸不但有了风彩,更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性感和妖媚…

第二天,蔷的同事都是在夸蔷变漂亮了很多,但是令人费解的是蔷的男同事并沒有注意到变美丽的蔷,这让蔷在怪异中又含有一点挫败感。就是这样过去了几日,蔷有了一种怪异的觉得,那类觉得就仿佛她的身体又多了一个自身,特别是在夜深人静时的过程中还会继续有一种男生悠悠笑声从她的身体传出,蔷感觉那类笑声很了解,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读过。

更令人费解的是一个蔷单恋许久的男同事向蔷告白时,蔷居然着手桌子上的水杯砸裂了男同事的头…蔷对近几天产生的事迷惑不解,因此去看过一个有名气的心理专家,医生说了一堆哪些紧张焦虑,工作中太累了这类的空话,又开过一些维他命,就把蔷打发走了。蔷坚信了医生的话,沒有再猜疑哪些,或是每日擦抹那支令她陶醉的唇彩,而涂唇彩也成为她?钪斜夭豢缮俚囊徊糠帧?ahref=”http:///d/”target=”_blank”>

就在唇彩快涂完的情况下,蔷在工作的在路上遇上了一个高僧,僧人告知蔷她是中了苗族的内寄生蛊,便是逝者把灵魂融入血里,又用多种办法让活著的人把带灵魂的血吃下去,逝者的生命就能在好好活着的人体内生存,和美女尸体溶为一体,而蔷嘴边涂的唇彩便是用水做的,蔷听后立刻要求高僧帮她解蛊,高僧也同意了蔷明日夜里就来为蔷解蛊,但是就在蔷下班了回到家打开电视却见到一条有关一个和尚死在街边的新闻报道。

蔷觉得了一种从沒有过的恐惧感和沮丧的情况下,她想起了她一个熟练法术的姑婆,蔷立刻收拾东西想要去找姑婆,却发觉身体有一股强有力的能量阻拦着她,蔷在无可奈何下仅有决策不涂唇彩就不可能让自身中蛊术更加深入,但是每日清晨醒来时,就会有一股能量强制操控着蔷把唇彩涂在嘴边。

蔷由于近几天的恐慌而睡不着,因此在夜里睡觉前吃完一点安定片,但是安定片好像对她并没有任何的功效,蔷第二天去咨询医生,医师也感觉很怪异,对蔷说安定片仿佛被她身体的另一种物件消化吸收了…

蔷返回家中立刻吞了一大把安定片,察觉自己把唇彩擦下去也没有能量阻拦时,就迅速地收拾东西赶赴姑婆家。姑婆取出了一条红绳手链给蔷系住,告知蔷有了那一条红绳手链,身体的核心就无法操纵她了,蔷和姑婆找到卖唇彩的老太太,老太太好像早已清楚他们要来,早已在店铺门口等他们了,蔷一看到老太太就问:你和我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重要我,”老太太用她那嘶哑迟缓的声调说到:你你是否还记得杨安吗。”

蔷想想一会才记起來,在高校的情况下,有一个叫杨安的男孩儿对她紧追不舍,蔷没有办法,仅有和他谈了一段时间的谈恋爱,可是察觉自己没有办法去爱他,就提起了分开。老太太好像看透了蔷的心思,说:你要起来了,杨安被你甩后就轻生了,由于他太爱你,因此死前他求我觉得方法让你们在一起,他就是我孩子,我自然要帮他。”

姑婆趁他们讲话时悄悄地释放了一堆蛇攻向了老太太,蛇把老太太绑地牢牢地的,又对蔷说:快,把槐木钉钉打卡入她的头,你的身上的蛊就解除了。”蔷听了姑婆得话,在老太太的头顶钉进了槐木钉,老太太的血溅了蔷一头一身,沒有多挣脱两下就去世了,蔷发觉,背后的姑婆也倒地了,细心一看才发觉,姑婆的的身上爬满毒蝎…

蔷下葬好啦姑婆后回到家,提前准备把全部的不愉快都忘记了,但是却听到自身身体有一个了解的男生响声跟她说:蔷,阻拦大家的人都去世了,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又听见一个嘶哑迟缓的女性声调从自身身体传出:对啊!儿媳,我们一家人总算团圆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奇怪的秘密林。

2021-9-9 13:46:57

民间奇谈

图书馆里鬼显灵。

2021-9-9 13:47: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