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秘密林。

校园内的右后方是一片诺大的树林,林间花草树木叁天蔽日,长期透不进太阳,再加上树林有山猪出现,镇山的年青人都不能进到这片树林,仅有一位森防的老人住在哪片树林。

任何人都传说故事这位森防老人脸相丑恶,瞎了一只眼睛,几乎都不吭声,好像是个哑吧。

千叶独自一人抱书,顺着院校唯一的教学大楼走去。那般一个恬静而转晴的中午,干白杨树的落叶在她的脚板下沙沙作响。教学大楼后边那一片神密怪异的树林在她脑海中里一闪而过,(他是什么人?为何独自一人呆在哪一片树林里?),她猛吸了一口气,好像看到那一个老人正用恶狠狠的眼光瞪着她。(他是什么人?)

千叶停住了步伐,回过头来看见院校后边冰冷奇诡的树林,她像抽过毒一样朝树林走去,上半身在不光滑的纯棉布衬衣下躁动不安地肠蠕动着,此时的树林像海怪的歌唱充满了无穷无尽媚惑力。(我老是喜爱把自己逼上死路。)她低声哼起了一首走调的童瑶:“牵郎郎,拽小弟,粉碎瓦儿不碰地……”

她立在树林前边,探着头看了看眼下深不可测的黑喑,往里离开了两步,(调皮鬼,你最好立刻滚出!)风吹过树林,窸窣作响,好像一声狞笑,在警示她出来 或是送命。

她仔细地着自个的身影,再次往前走去。外边射进来冰冷的光源。她走得比较慢,每一步都提心吊胆,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好像这儿除开她也有其他什么,活的或是装作活著的,从哪一个方位会随时随地外伸一双惨不忍睹的手掐着她的颈部。

“啥都没有,压根就没有什么。”千叶詛咒着,踢了一脚身旁的树木,起飞的秃鹫喧闹得像个审判者。她担心周边的一切一种声音,禁不住大哭起來。

不清楚离开了多长时间,千叶的前边发生了一幢木房子,她像发觉了藏宝一样张开了双眼,流连忘返地为木制别墅走去,好像遭受了某类外力作用的迫使,那一个木制别墅里存有着只要她能够解救的生命。

因此她走到了木制别墅外边。

她推开门,一间寒气逼人的空房间,质量不光滑的小实木桌子,2个释放着腥臭和药草味的木箱,墙壁的大夹层玻璃映出她面色苍白的影子。她伸手,按在这其中一个木箱上。(是的,那个东西就在这里,无论它是什么),因此她掀开了那一个小箱子。

小箱子里头装了一个女人,好像好长时间就去世了,她全身乌青、发胀,充斥着药草水的肚子凸起河面,她直愣愣地瞪着千叶,眼大而全透明,像玻璃弹珠一样,锁骨的地儿有一道很深的裂缝,全部胳膊好像跟人体摆脱了关联。

千叶反吸了一口冷气,鸣叫声沒有从她嘴中外溢,回过头跌入了她心中的黑喑最深处,宛如绵软的身体从高楼大厦摔下。她跌跌撞撞地倒退了一步,吧嗒一声摔在了砂砾石地面上,也就在这时候,老人发生在了大门口,一根木槌,上缺的山猪,木槌在她背后砸了出来,她往前扑去,一股血水喷了出去。

不疾不徐恰好砸中了她的锁骨,她疼得直抽动。忽然千叶从麻木状态中醒过来,快速合上了那扇隔绝着她与老人的小汽车照明,她愚钝地跪在地面上,发胀出血的肩部也是一阵剧烈疼痛,“森西……”她啜泣着。老人又重击了一锤,一块细细长长木料从门边跳了出去。

森西独自一人坐着大门口,霜夜的太阳沾染了橙红色。忽然他想搞不懂自身为什么会把千叶独自一人留到院校,万一她碰到了不便,碰到了很糟心的不便。他马上往院校跑去。鞋在泥泞不堪道路上留下来了一段足印。

千叶扶着墙站了起來,步履蹒跚着来到木箱旁。断裂的肋巴骨戳着她的肉,疼得她娇吟不己。她瘋狂地把木箱朝门边框推去,木槌把手砸破了一个窟窿,一只手伸了进去,探索着插头。她一声抽噎,重任地抵着了墙。(给我滚出去!臭小子!给我滚出去被打!……贱女人,我会找到你的!我会找到你的!你一直在挑唆我们两父子俩的关联,要好好地惩罚你!……父亲,我梦见你打我……珊迪……不——去世了……你死了!你死了!)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满天飞的碎木料。喊叫声沙哑而又瘋狂,让人忌惮。千叶喘着气,焦虑地像只耗子一样打抖打抖。

(瑞格老先生是个退伍军人,不简单的抗日英雄!)

(瑞格老先生从竞技场回家,瞎了一只眼睛,喝得乱醉如泥以后把家中砸了个稀碎。)

(瑞格老先生输了了一笔很多钱,妄图掐死他全家人)

(瑞格老先生用军刺打死了他的爱人和刚放学后回家了的孩子。)

千叶听见老人在门口声嘶力竭,她慢慢懂了那一个由于战斗而被吞食掉了的生命。直觉早已恢复正常了,剩余的仅有痛疼和害怕。她的嘴巴在发抖,又禁不住啜泣起來,“森西,你快来呀!”

老人大吼一声,扯开咽喉的大吼,那响声宛如尖刀割开了千叶的人体,随后——是的,千叶觉得到——门口是一片死寂,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她时断时续地啜泣着,捂住自身破裂的肋巴骨。

她托着步伐来到门边框,这时候从门扇里外伸来一只手,一只握着就极其温暖的手——森西的手,她从此禁不住,哭出声来,她的胳膊好像外伸来到多少公里,总算她掀开了小箱子,打开了门,看到了惶恐不安而深情的森西,她全身上下一阵软嫩,倒在森西的怀中。

之后,一群人进去安葬了老人的老婆跟小孩,森西说,他来到的情况下,老人早已不见了,他来了哪儿,是不是还活着,他不晓得,或许老人忽然醒悟了,离开树林,或许受过伤遇上了山猪,大家再沒有在树林里见过老人。

她把一只手臂搭在森西肩膀,她们两个人并列坐着院校峰顶的楼梯上,淋浴在金黄色的幸福里,她唱出了那首走调的童瑶,“牵郎郎,拽小弟,粉碎瓦儿不碰地……”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厕所里有鬼。

2021-9-9 13:46:55

民间奇谈

血色的嘴唇颜色。

2021-9-9 13:46: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