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鬼魂很可怕。

周边全是废料的课桌椅,零星的好多个课桌上还躺着个物品,不清楚这些是啥,本认为是摆放,可他们总爱换位置坐,我好怕他们找我聊换位置……

十一长假,为了更好地消磨无趣,我要找份兼职兼职赚钱,这节假日日,我觉得兼职的薪水毫无疑问不薄,因此找了一家主题活动娱乐传媒公司的事情,她们在一家儿童游乐场里进行一个鬼屋主题活动,提前准备在十一那一天扩大开放。

兼职工作人员要承担和她们一起布局构建情景,掌握活动方案,与我一起的兼职一共有10个人,新项目小组长使我们10个人轮着传出可怕的鬼吼叫声,最终,选了五个人装鬼,可是我由于响声够洪亮,且身型高胖,评为扮在其中一只鬼,此外五个人承担大门口验票和管理方法等一些活干,然后大家还需要和工作员一起构建鬼屋。

全过程中,发觉这简直一个认真的活,为了更好地吓住游客,新项目小组长很细心的方案策划着每一个关键点,鬼屋一共有5间房,每间由一个兼职扮鬼吓人,里五个屋子分别是五种情景:教室里、洗手间、公共图书馆、公司办公室、淋浴室。我便承担教室那一间,是游客最终进到的一个屋子。

教室里就跟日常生活里一样,一共四排课桌椅,我是承担爬在最角落里的课桌,其他的课桌上零星躺着假人,待游客进去后,我能忽然跳起恐吓她们,多轻轻松松的一份兼职呀……

十一到,我走入早已彻底布局好的鬼屋教室里,屋子里弥漫着鬼哭神嚎的响声,有时有紧促的声音,有时是一个女人在那边细声抽泣,或是是暴风雨一样的响声,这声效给人觉得很真实,自己都有点儿担心了。

但是第一批游客迅速就进来了,她们都被以前4个屋子吓的在鬼屋里乱窜,看到门便去撞,直至见到最终一扇确实门,当她们想以往开关门时,我立刻吼出一声鬼叫,随后向那批游客追去,她们被吓的害怕去开那道门。

我心中乐的欢,很有满足感,因此为了更好地让她们过关,我往后面站了一点,好让她们敢去开关门,可当她们挨近时,见到我,又往前面吓得躲进了角落,我迷惑不解了,难道说就是我画妆的太可怕吗?

但是灰暗的卧室里,我连游客的脸也看不清楚,她们怕我最多就怕我这一身白衣服和凌乱的秀发呀……看她们那麼担心,我便一下倒下轧死,不准备再恐吓她们了,可她们仍在冲着我这个方位大喊,我想着,可真嘘的……

随后我便听见许多紧促的声音,不知道是游客的或是背景音效,忽然大腿根部上仿佛被别人踩了一脚,但是躺地面上见到的全是好几个桌腿,哪些也看不清楚,只了解那批游客吓的逃出来了。

我站立起来拍一拍手上的尘土,提前准备等待着下一批游客,可刚站立起来,就发觉我原先坐下来的部位早已被一个假人坐下来了,难道说就是我糊里糊涂了?

然后,我坐着最终一排的里面坐位,等待着下一批嘶嘶声,游客们还没有来……我还在课桌上躺着发愣,時间一秒一秒的以往,耳旁居然是些孤苦伶仃狼嚎的响声,这类情况下不吓自身还行,吓起自身得话,周边这些假人一个个清静的趴到那边,还真令人内心有趣凉爽,越想越担心。

因此逼着自身想一想别的小玩意,可刚思绪整平一点,“扑通”一声,一个物品掉土里了,我一看是边上假人的头掉地了,下完低头下来捡,假人的脸就立即冲着自身,它的双眼做的好真实,眼睛里时常地闪烁着光,深遂的眼瞳基本上要把人吸进。

而那目光并不凶狠,仅仅凝结的盯住我觉得,假人的目光总是能把人吓住,那类冷酷神密的身后,也有中古怪的笑容,拾起假人的头,我便放课桌上,不愿让自已再多瞎想些哪些。

远方又感染一阵阵女生嘶嘶声,我明白第二批游客快到了,随后马上趴着,内心猜想这批应当都是女生,此起披伏的惊叫,沒有老公的鸣叫声或是具体指导维护的响声,来看这群女生要被吓惨了,忽然又出现一个男人的嘶嘶声。

我迷惑不解如何忽然就会有男生了呢,等游客闯入我的卧室时,我趁机站了起來恐吓她们,她们猛的都往后面吓到角落,可我忽然发觉,一群女生中,有一个男人,那个人穿着打扮的跟自身一样,那不是兼职吗?

他为什么跑这里来啦,他与那群女生一起惊叫这,他一直指向我,吓得什么话也说不出,随后猛的就开关门逃了出来 ……

难道说游戏的规则发生变化吗?但是新项目小组长沒有通告我啊,在我正准备坐回原点时,臀部仿佛撞倒什么一样,回头一看,原先的桌位上坐下来一个假人!这一次,我还记得很清晰,我是坐着最终一排正中间位置的,怎么会这样?内心一阵出毛,想立即冲过去先找小组长表明状况!

刚迈开步伐,又听到远方传过来的嘶嘶声,也是一批游客,来看鬼屋没有什么出现意外状况,是否自己吓自己呢,工作中应当再次吧,我憋住害怕,屏息,等待下一批游客的闯进。

但是这时!一切已不容得我了,眼下但见第一排的2个假人站了起來,悄无声息的彼此之间互换了部位,我已经不愿多呆一分钟了,转过身时又撞倒背后的一个假人,它直挺挺的走到那边望着我,或是那一个目光,聚精会神的看着我,眼球并沒有旋转,可不管我走到哪一个地方上,它经常在望着我!

周边的响声愈来愈响,压根就并不是背景音效,而那一阵阵响声将我全部人给圈起似的没法摆脱这一怪教室里,课桌的假人不断的互换着部位,他们的人体不停的传出木制的“嘎嘎响”声,他们就是这样在我眼前迟缓的运动着,我两腿站着打哆嗦!

最终,蜷曲在角落,害怕抬头看,耳旁的“嘎吱”声愈来愈响,頻率愈来愈高,他们仿佛姿势加速了一样,木地板也被他们沉沉的践踏着,“咚!咚!咚!”一声一声的敲打着木地板,一会儿靠近你,一会儿跑开,我什么也不能做……

这时,门口的嘶嘶声传出了,我以为是游客进来了,原来是三个和自身穿着打扮一样的男孩子吓的冲过来,当她们见到这时的情景时,都肌肉僵硬了,班里每一个课桌上都是有假人持续的交换着位置,她们忽然闭上嘴不惊叫了。

来到我身旁时,在其中一个兼职拉着我一起渐渐地的运动着,准备往门前的角度走去,大家尽可能打搅他们,但是,我却一直没法迈开那一步,我直感觉撩开裤腿管,她们都懵了,立刻放宽了我手,三个人自身逃离了大门口……

我直瞪瞪的盯着自个的腿,那不是我的腿!并不是!这一根木制的东西长在了我身上,是什么东西!怎么会那样?!……

传说中,一切一场鬼屋主题活动,进来和下来的总数总是会有错漏,不论是工作员或是游客,鬼屋中总是能吸引住一些物品回来,里边的鬼真假难分,有一些是工作员,有一些我与你都不清楚……

5个屋子里,都是有奇怪的事产生,因此兼职装鬼的人都相继逃了出去,公司办公室的那个房,每一次进来的游客都翻了二倍,手机游戏原本要求只有4人一组,但是每一次全是8本人,稍细心一看,此外4个就是无脸的遗体。

而厕所间里,兼职躲着那个里,脚底总是会莫名其妙发生一只手把握住他,使他没法爬出来恐吓游客,以后反而是寻求帮助了游客才一起摆脱出去,到教室里那间,他见到我背后挪动的假人已经为我敲击人体,吓的说不出话。

而公共图书馆里,总会有一个小孩拿着各式各样的书问兼职亲哥哥书里的內容,最初认为是管理人员的小孩跑进去滋事,可长此以往便发觉它沒有脚,因此一个劲的便冲到淋浴室那间鬼屋,可里边已经被一片鲜血磨练,自来水龙头停不下来的滴着鲜红色的血。

装鬼的人傻乎乎立在正中间,因此几个人便想一起逃出来,当她们拉起我手想一同逃走时,我死死地拽住在其中的一个手,撩开裤腿管给他看着我的身体,我心里嘶喊着救救我,再帮我最终一次机会,而我走不出去了,我觉得用劲,但是却没法施展一点气力,她们也放弃了我……

课桌一直有趣的东西,我很喜欢换着坐,从第一排换到最终一排,有时慢慢走,有时疾步,有时高声的踩木地板,开心玩,我很喜欢换着坐……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毛求道之养尸一族。

2021-9-9 13:46:39

民间奇谈

灵异咖啡馆:青羊寨。

2021-9-9 13:46: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