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求道之养尸一族。

月影下,一道士职业于大石头以上盘坐而坐,道士职业神色庄严肃穆,定睛一看则是一名青年人男子,男子两手结印,一柄深红色的木剑飘浮于其正前,剑身约一米多长,在月光下蒙到了一层浅浅的乳白色辉煌,深红色木剑略微发抖好像在与青年人男子互相应该和,在此情景颇有神仙之风。

忽的男子并指为剑,深红色木剑沿着挥剑方位极速飞出,大约在一丈远的地区停下来再难前行毫厘,男子那普普通通的脸部摆满了汗珠,他好像到極限,深红色木剑前行困乏,隐约有跌落的征兆,男子挥剑回指,只听“咻”的一声,深红色木剑早已落在其手上,男子手握着木剑,气场看起来有点儿错乱。

这一男子当然便是离开小鎮的毛求道,这凭自身探索出來的幻剑秘术对毛求道的压力非常大,以毛求道如今的修为,数最多能让暗月离去自身一丈之远,再远便会丧失操纵。用于应对地狱恶鬼好像稍显可有可无,碰到小角色还行说,碰到难啃一点的怕是会很不便,那一天应对摄青鬼的过程中就可以看得出,没对其导致多少损害,反而是惹怒了它。

“救我,救我,救我……”就在毛求道气喘之时,东北方传出一阵阵恐怖的求助的响声。

(一)行尸

毛求道从大石头跃下,循着求助声的角度走去。

但见一个神色肌肉僵硬,目光呆滞的男子已经不慌不忙的追求一个农家女穿着打扮的女子,女子神色歪曲,眼中满是惊惧,说得也怪异那一个男的姿势给人一种奇怪的觉得,步伐僵硬,却又十分迅速。

“噗~”越发惊惧的人,人体越发不会受到自身操纵,那农家女穿着打扮的女子,一个一不小心被脚底的石块给绊倒了,脸朝地的摔了下来,前额砸破了个口子出去,血水模糊不清了她的视野,待到她纠结着要想爬站起来再次跑的情况下,那一个男的己经到她面前。

女子眼睛充满了失落,由于那一个男的一双强大的手早已朝她抓了以往。忽的,一块怀着淡黄色纸符的小石子朝那男的砸过来,待到挨近那男的情况下化作了一颗小大火球,砸在了那男的胸脯上,男的才行间断了一下。

小石子当然是毛求道丢的,符是特别制作的符,道士职业们常见的也是这类符,用非常的方式中药炮制打印纸张,让它在与气体摩擦力的情况下可以点燃的起來,借的是大自然火的能量。

男的仅仅间断了一下,便又向吓住的女子抓去,但是此次迎来的就并不是小火团了,一把始料未及的暗红色木剑将男子伸到一般的手截了出来。在男子间断的那一瞬间,毛求道总算来到了。

锐利的木剑将男子的手指头直直地的砍了出来,令人费解的是创口竟沒有血水排出,创口呈紫黑,男子眼里好像仅有那一个女子,他彻底不管不顾坠落在一旁的手指头,再度抓向了那女子,毛求道瞧见把剑斜往上挑,愣是将那男子的上臂切成了陡坡状,外露了紫黑的肉体和森白的骨骼,可是沒有血水排出。

这男的早已去世了!毛求道心头一震。

但是目前并不是纠结的情况下,好多个手起剑落,毛求道把男的四肢削断,只剩余一根人棍,但是让毛求道不寒而栗的是,眼下这人棍仍然沒有停下的发展趋势,如毛虫般渐渐地向那女子肠蠕动以往,非常的恶心想吐!

“刷~”毛求道毫不相让的将那男的头部砍下,这下子,这男的才停下了肠蠕动。

这也是一具非常怪异的行尸!毛求道从来没见过这般怪异的行尸,行尸素来是盲目跟风致伤的,而今日遇到的却不一样!

(二)控尸

“爹,娘,快逃啊,快逃啊……”那农家女的穿着打扮的女子猛地吓醒,可是立刻她的脸蛋又充满了惊恐,由于她看到了拿着那行尸人头数认真观察的毛求道。

“无需担心,是贫僧救了你”毛求道掉转头来对那女子讲到:“女孩,能够 告知贫僧究竟 发生了哪些事了没有?可能贫僧能够 帮助你”。

那女子缓了缓神,明确了面前这道士职业穿着打扮的青年人男子是救了自身的人后,缄默了很久,啜泣的说:“一群人……不……畜牲……她们见人就抓……吃人肉的妖怪,妖怪……爹,娘,快逃啊,快逃啊……”说到这,这女子好像得到了很大的刺激性,蹲在地面上,瘋狂的拉扯自身的秀发。

毛求道赶忙将预先准备好的符水强制灌进那女子的嘴中,拉扯秀发的手停了出来,发疯的女子慢慢恢复正常了宁静。

毛求道眉头紧锁,他刚才在那一个行尸的头部上,百会穴的地方上看到了一个东西——一根三寸七长的木钉,木钉上方呈饼形状,下方则为正方形的锥状物质,正方形的锥状物质的四个面精美的刻了上怪异的文本,这文本毛求道见过,是鬼篆!

这一根三寸七长的木钉是有出处的,唤作控尸钉。

控尸钉长三寸七,代表的是人的三魂七魄。百会穴是人和天相连的穴道,沟通交流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倘若将控尸钉此后穴钉进,身体浩然正气便会被压制,灵魂被摄取控尸钉中,而身体因为浩然正气不够,风邪入身,化作行尸,遵从施钉的人的命令。

可控性尸钉的做法早在几百年前就早已伴随着养尸一族的灭绝而遗失了,毛求道对控尸钉的认知也单单是以著作上获得的。难道说真的是那一族的人干的,想起这,毛求道手掌心都出了许多汗,几百年前为祸一时的养尸一族但是诡异的很。

“女孩,带我一起去你们村庄一趟吧”毛求道冲着早已修复宁静的女子讲到。无论如何,恶事一直必须人去祛除的。

女孩点了点点头,她自身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同意眼下这男子,也许是这男子的一身正气给了她重返村庄的胆量吧。

(三)突生基因变异

那女子将毛求道送到了他们村庄,毛求道让她在村边候着,自身孤身一人进了村庄。

毛求道慢慢地踏着步伐向村内走去,一路上村庄非常的清静,除开杂乱无章的堆积的物品外,毛求道沒有见到一切一个人换句话说遗体,可是能够 嗅到非常浓厚的腥臭味。

忽的毛求道身后传出一阵荫凉之感,转过身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身背后吊住一具冰冷的遗体,遗体的脚晃动着,时常触遇到毛求道的后背,毛求道被吓了一跳,刚刚那边并沒有遗体,如何突然间就不露痕迹的冒出来了一具遗体出去。

毛求道忽然吹拂嘴巴淡淡笑道,拔剑就向那遗体砍去。那遗体的反映迅速,在暗月将要碰触它的情况下,早已消退暗夜里。

“桀,桀,桀~”从黑暗中传来一阵阵襂人的欢笑声:“非常好,非常好,来啦个非常强大的人物角色嘛”。话毕,从黑暗中摆脱了一群神色肌肉僵硬,目光呆滞的人,那群人衣着平时质朴的衣服裤子,想来是被害的群众们,也许在其中也有那可伶女子的爸爸妈妈。

“佣人们,陪他玩下吧,桀,桀,桀……”襂人的响声再一次传来,那群众化为的行尸们便一窝蜂的向毛求道涌回来。

毛求道握剑的手青筋凸起,他很恼怒,眼前这些人本全是莫名其妙的群众可现如今……

“天地有正气,地狱恶鬼皆降服,急急如律令”毛求道大喝一声,暗月泛着暗红色的光辉,剑身闻声疯涨三分,,化作近2米长的巨剑,毛求道下手了,此时不可得一点儿迟疑,就算眼下这群行尸在不久前或是硬生生的人。

这面前的行尸那能跟以前碰到的阴兵一概而论,毛求道手起剑落,颗颗很好的头部陆续落下来,仅仅沒有血水的喷撒的场景却变得十分之怪异,仿佛并不是在拼杀只是农家在收种稻物。但是事儿会如此简易么。

就在毛求道奋发抵御之时,黑暗中的那一个东西,向他扑面而来掺杂着浓郁的尸气,这尸气绝对不会比跟以前碰到的摄青鬼弱,难道是又一个摄青鬼?

毛求道尽管内心头惦记着东西,可是手里的行为却挺快,回过头来来,持着暗月重重地朝那东西砸过去,“啊”,那东西避而远之,生涩的吃完毛求道一击。

那东西化作灰黑色汽体散掉,在附近聚集成人型,这个人倒是和以前遇上的摄青鬼相差无异,那尸气,那神色,肯定错不上,但是不一样的是眼下这一混蛋很显然是神智清醒的。

“你是养尸一族的?”毛求道询问道,养尸一族往往称为养尸一族并不是由于她们明白操纵行尸,她们养的尸就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培养遗体并不是邪道又是啥。

“非常好,想不到如今也有人还记得大家养尸一族,桀,桀,桀……”那小子森森淡淡笑道,冷不丁的招手传出浓厚的尸气涌进毛求道。

而这恰好是毛求道等的机遇,在灰黑色尸气的掩盖下,毛求道手上暗月如一道红色闪电转手奔向那小子。可是转变突生,就在毛求道认为自身成功之时,灰黑色尸气忽的消退,眼下一女子一只手将暗月拦住,毛求道大吃一惊——这女子便是自身从行尸手上救出的那个姑娘!

但是女子不会再是一身农家女的穿着打扮,取代它的是一身妖媚的鲜红色,全身表露出襂人的湿邪。“不愧是毛小方的后代,毛小方那小子也算作死得清目了,哈哈哈哈哈……”身穿红衣服的妖媚女子正手暗月插在了地面上,怪异对着毛求道怪异一笑。

毛求道从她的身上感受到空前的风险气场,全身的体毛都竖了起來,虚汗持续的外渗。毛求道眼巴巴看见她带去了那一个负伤的混蛋,不是他不愿动手能力,只是他知道以他目前的道行動手相当于作死。

世间某点,一俊俏的妖异男子摇了摇杯里的腥味的东西,笑道:“有趣,她也出去插一手了……”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早已消声匿迹的鬼修和养尸一族又再现了呢?毛求道满是疑虑,但也只有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他不经意间的迈上一条满是疑团的路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口下留德。

2021-9-9 13:46:37

民间奇谈

扮演鬼魂很可怕。

2021-9-9 13:46: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