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下留德。

朱艳艳在一家婚纱店工作中,为人正直任何东西都好,便是嘴巴不饶人,什么人惹恼她,都需要去诅咒他人,一些朋友也劝过她要口下留学德国,但是她不听,她感觉,在这个全世界压根就没什么恶报,自己说一些诅咒他人得话也仅仅爽快爽快嘴。

前几日,婚纱影楼来啦一对照婚纱照的新人,那一天她的心态很不太好,对这位新娘子心态很不太好,这位新娘子确实恨之入骨讲了一句“你心态为什么那么这样啊?我婚纱影楼是购物的,并不是根据你的面色的,假如在这个模样,我就去找你们老总,问一问他是否他给大家的支配权,让你们如此看待消费者?”新郎官看了看朱艳艳,“大家走进这,全是带上快乐的心态来的,这个心态,并不是存心给大家添麻烦吗?”朱艳艳听了没敢再讲哪些,内心却恨无比这对新人,在心中不断的诅咒这对新人。

那对新人拍完照片刚跨出大门口,朱艳艳便痛骂,“什么,真是便是一对鸟人,我诅咒你们结不结婚,即使结为婚,第一天结结婚,第二天就离异,我要诅咒你们在领结婚证当日去世……”她的朋友郑嫣确实实在看不下去了,劝她讲;“晓静,大家自身也是服务业,就需要先学好忍受,就是你有误在先,如何还能责怪别人呢,就算是她们的错,你也不应该那样诅咒别人啊。就不担心有恶报?”朱艳艳白了这位朋友一眼:“都啥子时代了,你还是那么封建迷信?再讲,相比这些运用卑劣方式获得权益的人,我这一点琐事是什么?如何不见她们有哪些恶报?”“你怎么就只道沒有恶报呢?请别看这些恶人如今过的无拘无束,那就是她们祖上有德,待她们把祖辈的福报都放纵光时,恶报当然便会落入这些人的头顶。”“好啦小嫣,我明白你们一家都信佛教,可我不相信,你不需要把那套佛学传递到我的脑中。”小嫣见劝不上她,摇了摆头离开了。

过去了几日,那对新人的照片清洗出来了,见到照片上新娘子纯真灿烂的笑容,朱艳艳的心里冉冉升起一股怨恨,拿着照片,口中不断的说着诅咒她们得话。

可能是她的诅咒确实起了功效,在完婚那一天,新娘新郎由于产生车祸事故同时不幸身亡,那一天朱艳艳恰巧经过车祸,她一眼就认得了她们。新娘子,衣着一身艳丽的红色晚礼服,全身血水,好像还一直瞪着充斥着仇恨的眼睛看见她,这一切都让她感觉提心吊胆,也没再敢多看看,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家。

连续很多的夜里,她都梦到那对新人出事了时的模样,还梦到那对新人全身血水阴险毒辣地说:“你为何要诅咒大家,就是你谋害大家的,把命归还大家。”她担心无比,每晚都害怕入睡。

工作的情况下,郑嫣发觉了她的出现异常:“晓静,看着你一副心神不安的模样,发生了什么了没有?”

朱艳艳看见郑嫣:“小嫣,帮助我好吗?因为你是信佛教的,帮帮忙,我确实好怕。”

郑嫣看见朱艳艳一副要忍住不哭的模样,知道一件事的比较严重:“快说吧,能帮你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帮你的。”

朱艳艳就把事儿伤心的历经统统告知了郑嫣,郑嫣听了后,板着脸说,“早对你说要口下留学德国你偏不听,如今那对新人的亡灵找上你呢。”

“小嫣,如今说这种有没有什么用啊?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我不想死。”

“我回来问一问我的奶奶吧,看一下她有哪些方法。”讲完,郑嫣请了假回家。

中午,郑嫣会到婚纱影楼,朱艳艳急不可耐的找到她:“小嫣,想起方法了没有?”

郑嫣看了看她,低着头说“奶奶说你是自食其果,她也没有什么方法,,姥姥让我将这串佛珠交到你,说成开了光的,或许能帮助你,记牢,千万不要把佛珠的线折断了。也有,今夜是那对新人的头七,这位新娘子也是衣着红色衣服死的,因此化为了恶鬼,今夜必然照你复仇,但是这位新郎官并不是恶鬼,那时候,你积极向她们承认错误,诚挚地要求她们的宽容,或许,她们会忽略你的。”讲完,郑嫣把佛珠拿给了朱艳艳。朱艳艳接到佛珠,手足无措破的离开了,她了解,此次自身是劫数难逃了。

回到家,朱艳艳蜷曲躺在床上。实际上 ,比死掉更糟糕的是在这里等你身亡。她担心无比,手上牢牢地的紧握着佛珠,夜晚,外边飘起了暴雨,聚集的雨滴敲打着窗子节奏感,在她听起来是身亡的节奏,突然,窗上的玻璃碎了,雨灌入屋子,她细心一看,那边是什么雨,明晰便是血,遍地的血,如同那一天的车子当场一样的令人震惊,不一会,她听到有神器划钢化玻璃的响声,往对话框一看,一个衣着红色衣服全身血水的女鬼正从他家的窗子往房间里边爬,她下的缩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那一个女鬼爬到屋内后,直接向朱艳艳走去。朱艳艳的心都到喉咙了,她想到了这串佛珠,取出佛珠冲着女鬼,佛珠传出金黄的光把女鬼击倒在地,女鬼又站起来向朱艳艳扑了以往,朱艳艳站起来就往大客厅跑,忽然脚底一滑,朱艳艳跌倒在地面上,佛珠散开一地,转过头,女鬼也到面前,抬起长有长长的手指甲的手说“为何要诅咒大家,为何要谋害大家?”

朱艳艳一边哭一边往倒退说:“放过我吧,我没想到事儿会成为这种模样,抱歉,我并不是真诚害你们的,我没想到诅咒会成确实,抱歉。”

“一句抱歉就能换成两根性命?哪好,就要我先杀了你,随后再讲抱歉!”讲完女鬼把手举起来向朱艳艳的胸脯抓去。”

“停手。”就在女鬼发的手离朱艳艳的胸脯不上一尺远的情况下,这位鬼新郎握紧了女鬼的手。

“你干什么?不要想我来为我们复仇吗?”女鬼瞪着鬼新郎说。

“媳妇,死生有命,你怎么可以把大家的死归罪在她的的身上呢?”

“若不是她诅咒大家,大家会死吗?”

“就算是她的诅咒谋害了大家,那也只有说明大家击中该有此劫,媳妇,安心,即使大家去世了,我依然会像死前一样的爱着你,大家依然会像之前一样白头偕老。也有啊,你还需要感谢她呢!”

“感谢她?为何?”女鬼一脸疑惑。

“那样人们就不可能为找个工作犯愁了,她帮大家解决了赚钱养家的难题,也有,你如今比我强大,不必担心我找小三了,她还帮大家处理可夫妻和谐的难题,大家不应该感谢他吗?”

女鬼被她丈夫的风趣逗乐了,“行吧,听你的,留她一条生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女鬼伸出手把朱艳艳的嘴巴扯了出来,“若不是我老公,今日你死定了,言多必失,嘴巴就是你惹事的根本原因,今日,我帮你把根本原因断掉,你可以要好好地谢谢我呀!”讲完,女鬼把她的嘴巴扔在地面上,和她的丈夫一起飞走。

第二天,朱艳艳被别人发觉送进了医院门诊,尽管命挽救了,可是嘴巴早已没了,人也越来越神经兮兮的。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你想看看我裙子下面有什么吗?

2021-9-9 13:46:36

民间奇谈

毛求道之养尸一族。

2021-9-9 13:46: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