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狐三娘。

妖精狐三娘柳桐镇子有一家酒庐。店铺虽小,知名度却大。酒庐本無名,只是因为酒旗一展香飘十里,十里香的称号便在南来北往的客户中传出。每日宾客盈门,非常热闹。若问这酒到底有多香?言辞千难万险明状。只说一碗吞下,便觉身轻健康,欢乐似仙人。十里香的酒着人迷,十里香的人也叫人魂牵梦萦。酒庐的女老板无人知其由来,生得秀气天下无双,精华绝,鬼搞笑段子共享:一个人乘火车去邻镇就医,看了以后病全好啦。回家的路上上列车历经一个隧道施工,这个人就碰车自尽了。为何?您看懂了没有?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及时关心 网灵异鬼故事频道!

柳桐镇子有一家酒庐。店铺虽小,知名度却大。

酒庐本無名,只是因为酒旗一展香飘十里,十里香的称号便在南来北往的客户中传出。每日宾客盈门,非常热闹。若问这酒到底有多香?言辞千难万险明状。只说一碗吞下,便觉身轻健康,欢乐似仙人。

十里香的酒着人迷,十里香的人也叫人魂牵梦萦。

酒庐的女老板无人知其由来,生得秀气天下无双,精华绝佳,人叫三娘。

曼妙丽人,谦谦君子羡之,奸险小人垂涎三尺。近远提亲的公子哥儿屠夫莽汉,门坎都踏遍了许多条。或好言要求,或蛮干强占,竟都无法叫三娘点点头。

有王生,天性浮浪风流韵事,极具才华,又有万贯家资。自去十里香喝过一盅酒便迷恋三娘,满怀信心。先遣媒婆携巨资求秦晋之好,三娘鄙夷以对;后亲往做诗以表真心实意之深,三娘一笑置之。王生才知道三娘非浅陋女人,明珠不可以博其亲睐,才华不能动其蕙心,只有精城以诚相待。便日日都去十里香喝一盅酒,问一句话,今日,女孩可愿允了在下。三娘不笑不恼,学会放下佳酿一盅便来到,回回如果是。

一转眼已满百日。王生又至。

三娘喜亮庐中,莞尔一笑,暖似杨柳风,柔似杏花雨。众客人要看得喝醉,王生也是魂荡九重宵。

三娘道:”公子连日来不屈不挠,妾身都看在眼中了。现如今,妾身仅有一事相求,公子若能依了,妾身便与公子芙蓉并蒂。”

王生乐不可支,赶忙问:”任何?莫说一件,便是十件万件,只要是从女孩嘴中出去,在下便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三娘不言,从袖中摸出来一把尖耳牛刀。

许多人吃完一吓。王生只觉一盆凉水从头开始浇究竟,出了一身虚汗。心道,莫不是叫我剖胸剜心,叫她瞧个搞清楚?

三娘笑道:”公子莫怕,这刀不容易用在公子的身上。晓听妾身细细地说与你听。妾身故乡广为流传着一种恶习。凡女人嫁人,需断一指,由君归吞掉。夫妻养育恩持续便罢,假若相公变心,必遭断指穿心而亡。”

王生先也是一惊,后想着:哪里有今此难以置信之习?想来她故作高深,好要我知难而退。就算真有此习,常言道十指连心,断一指何异于心中斩仓?料她弱质女流,断害怕为。遂精神抖擞道:”女孩之命,在下岂敢不从。只怜香惜玉女孩身娇体弱,怎禁得住断指之痛?”

三娘舒眉而笑道:”小小一指能换一生真心,何痛之有?”

言罢,手起刀落,骨断如裂帛,溅起降红数朵。

有怯懦者手不可以执酒,粉碎之响声成一片。

王生大惊失色,两腿一软跌坐着地。

三娘神情不变,用切掉一指的左手,拾起浸在鲜血中的玉白断指递到王生眼前道:”公子,请。”

王生一眼瞧见三娘手里断指处,血水如泉涌般,隐着嫩生生的骨骼,顿时肝胆俱裂。厉声惨叫一声,夺门而逃。

三娘目光一暗,似笑非笑。

旋而举起断指道:”今日有谁敢和我三娘结断指之盟,三娘便与他相守一生。”

许多人张口结舌,无人敢向前,也无人肯走。

三娘断指选婿之事倏忽遍及柳桐镇,十里香外人头攒动,挥汗成雨。

忽有些人在外面叫道:”在下愿与女孩结断指之盟。”

群体起了一阵躁动,逐渐让给一条道。

三娘闻此声放眼望去,原来是张生。

柳桐镇子无人吾侪三娘,也无人吾侪张生。一个因绝色无双,一个因貌丑难求。

张生凸晴龅牙,肤黑如土,生来一副主怪相。

许多人见是他,嘲笑不断。

三娘眼里只有一个张生,视许多人如无一物,直接来到他眼前递上断指。

张生趋步向前,接到断指一仰而下。

四下立能静若幽林。

三娘灿然一笑,艳若桃李,执张生手与许多人道:”诸位邻里与乾坤同证,只待日起,三娘就是张生妻子。”

且说王生那日狼狈不堪而逃,后听亲人报得三娘竟与丑怪张生共结连理,主动面部全失,苦闷难平。后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三娘与张生极其相爱,也是舍不得忘记。日久天长,竟心存恶意,花银两购买了好多个无赖扮成剪径强大,趁张生出门在外将他乱拳击败。

王生得了口信儿,欢呼雀跃,连声称好。那天晚上命亲人置些下酒菜,喝得醉醺醺。

睡至三更,忽觉阴风阵阵,的身上一寒恍惚间吓醒。若隐若现月色中,陡见一利齿野兽,目灼骄阳似火,凶狠十分。

王生酒意全消,汗出如浆,语不了音道:”何……何处妖怪?”

野兽血口一张竟吐出来人语:”王生,你枉读圣贤书,运行内存兽心到外施仁义。张生何其无辜,竟遭你喑算!张生本也有寿元四十载,现如今因为你枉死,你理当还他四十载寿元。”

王生惊惧已极,汗泪交迫,脸部水淋淋一片道:”寿元怎样还得?灵兽饶命,灵兽饶命!”

野兽道:”你取别人生命便可,怎样不可以还寿元?待我吸你四十载元精改投张生,好叫他死而复活。”

向前一纵,巨口尖牙直扑王生。

王生嘶声大喊,睁开眼睛一看,原先仅仅场做噩梦。

守夜的小厮惊得一跳而起,赶忙点起灯烛问出了任何。解开帐帘一瞧,话头共盈梗在咽喉。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幽灵的爱。

2021-9-28 14:03:49

灵异事件

血色胸罩。

2021-9-28 14:03: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