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计电视的444频道。

邓率风在一条辟远的巷子的一所小店内购买了一台二手电视,充分考虑资产难题,他的生活费用只购买那类不高档的二手电视。他所买来的这所电视仿佛很不一样,看上去很全新并且价钱很便宜,邓率风挺开心可是哪儿又觉得不对劲,它不用无线天线就能接到一百多个综艺节目,这让邓率风震惊了,如今电视那么高大尚了?

邓率风内心没存有是多少疑惑,如今的高新科技也不是他能想像的出去的,他有点儿无趣的拿着遥控器在哪按,自身看着看着就有点儿累了,眼睑情不自禁的想闭上,在半梦半醒的模式中邓率风隐隐约约间听见电视那传出嘶啦声,忽然自动跳转来全屏幕的小雪花,随后邓率风就无法自动化控制的睡觉了……

深更半夜的天上藏匿的几抹夜星在调皮的藏身内幕,大街上有时候传出的车辆冲闹的闪出大马路,一阵音响喇叭奏响声幽然传来,震破人的内心的奏出,让人听起来或是有点儿作冷,这透漏出的幽凉觉得好像死尸时奏响的鸣笛声……

睡熟的邓率风迅速就被吓醒了,铺满灰黑色的客厅装修中电视的白幕醒目很是影响到邓率风的蒙胧睡眠,发觉到古怪的鸣笛声是以电视传出,邓率风或是坚起了耳朵里面紧抓着电视,显示屏右上方的翠绿色的444频道栏目几个字分外的醒目,邓率风禁不住用劲的轻揉双眼,如何又有444个频道栏目了?

电视界面中展现出漫天飞舞的冥币,黄绿色配搭的灰暗光源,清幽中狼嚎叫的响声,风轻轻吹落叶沙沙作响响,咆哮决耳,“半夜三更的放恐怖电影啊?但是我很喜欢”看着情况邓率风内心也逐渐兴奋起來,总之如今也睡不着了,索性看恐怖片算了吧。

窗子外吹过来的冷气冷的邓率风有点儿哆嗦,静寂的大客厅内构建出可怕的氛围。

鸣笛声好一会儿后就终止了,显示屏中逐渐产生了一个如同一个纸人穿着打扮的人,脸孔的两抹红,刮白的脸,他手拿一个纸麦克风的樣子惹的邓率风搞笑幽默的笑起来,“好傻的模样!”

界面中的纸人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如同有心有灵犀一样看着开怀大笑的邓率风,他也逐渐咯咯咯的颤笑起来,那诡异的笑声令邓率风内心有点儿作冷。

“诸位阴曹地府的粉丝们好,如今又到大家美食介绍阶段了。”

纸人手拿的纸麦克风如同真正传出的响声回荡在邓率风耳旁,“握草搞什么呀,半夜三更的放美食介绍啊?”总之无趣睡不着觉还比不上继续看下来,界面上一转眼就产生了一个蓬头垢面,全身上下破破烂烂的男生,他已经囫囵吞枣的吃着手里拿着什么,艳丽的鲜红色血渍沾的他满手全是,尖锐的牙咬在鲜红色的肉上,全部嘴巴粘满猩红,他的眼前摆着一个人的遗体,桌子还含有几元肉渣,遗体的腿都被扯出来放到一旁,血仍在不断的滴下在地面上,他依然还在津津乐道的吃着……

这恶心想吐的场景让邓率风也有点儿按耐不住了,纸人样的节目主持人又在旁边详细介绍哪些他早已彻底听不下来也实在看不下去了,过重口感了,还拍那么久的关键点摄像镜头,吃不消。

立刻换了个台,也是个行凶的摄像镜头,巨大的虎漏电开关劈下一个的头,血水溅的遍地全是,身边的彪行壮汉还用尖锐的水果刀撕掉斩头人的腹部,把里头的肠道,肾脏功能,心血管哪些的部位都扯出来,隔三差五的还拿起來冲着摄像镜头开怀大笑。。。。

好恐怖的场景,邓率风差点儿吃不消,今晚是怎么啦,老是遇上这类影片?

邓率风没趣的关闭电视提前准备入睡,刚转过身电视显示屏又自身亮起來,“刚刚并不是关了没有?难道说我是按错电源开关了没有?”

这时界面又逐渐自动跳转了,444频道栏目几个字又表明出去,邓率风有点儿怪异,这电视为什么会自身跳台,在小雪花参杂的界面中隐隐约约间一个低下头的长头发白衣女人如今一个墙角,一下子界面又清楚起來,黑白色的情况,邓率风有点儿疑虑的看着电视,那女的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维持原来姿态对峙在哪,十几秒,她渐渐的向移位,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乳白色的鞋身蹭在地面上,忽然,她龇牙咧嘴的向爪子,歪曲的脸,翻白的目光,看上去跟贞子一样,牙在磨牙齿一样咯咯咯响,看来如同要从电视里钻出来,她的手伸到显示屏就需要出去的模样,邓率风也不知道是那边发的神经系统,一脚向电视显示屏一踢,或许是午夜凶铃看多了较为当心。

令人费解的是电视沒有被踢烂都没有的向后退,反而是电视中白衣女人想后倒了,邓率风看的眼睛都需要掉下去了,”拍戏演的好真实,她如何判断我想踢她?”

看着女性倒地的影子,邓率风立刻就关掉电视进卧室里睡着了,如果她确实钻出来该怎么办?邓率风自我调侃的笑一笑。

在他入睡后,电视又打开了,也是444频道栏目,界面中的女性笑嘻嘻……

下午,开启电视爱看午间新闻,邓率风忽然联想到了444频道栏目,在控制器上按住444,数据显示沒有此频道栏目,邓率风在一台一台的按过去或是沒有。

可能是头晕眼花了看错吧。

都没有漂亮的综艺节目,邓率风就那么睡了一下午的觉。

暮色又偷偷摸摸的来临了,邓率风睁开眼睛见到电视也是开了的,自身睡觉前并不是早已关闭了没有?

444频道栏目又表明出去,此次界面上产生了两个全身血渍的人,观众席一大片的脸色变青的人宛如饿虎扑食一样看着台子上两人,她们排成一个圈一样的抓向那两人,那两人早已精疲力竭在哪避开,接着便是被掰成残片,一片人到那啃咬,在哪抢……

她们又好像是发觉的邓率风一样,统统抬头看向邓率风,她们的目光中表示出极其的饥饿难耐,邓率风看的也有些焦虑不安的倒退了会,“这都是啥片啊?”

他有点儿不知所措的拿出控制器按台,控制器如同失效一样如何按也没有用

显示屏里的人迅速的往前挪动,一只变黑的手立即从电视机里透过出去,邓率风吓得接连倒退紧靠在墙角,接着一个僵尸样的人立即就从电视里离开了出去,“特色美食啊!”他口中排出的唾液可谓是飞瀑般直流电而下,渐渐地向邓率风挨近。。。

创作者赠言:我还是觉得鬼行凶会不顾一切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跟女鬼一起睡觉。

2021-9-8 14:45:18

短篇鬼故事

女鬼小玉【7】失去希望。

2021-9-8 14:45: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