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灵小区(四)

应对着那可怕的两脚,我恍若早已忘记了害怕似的,依然趴在地上,双眼瞪大,头渐渐地伸出……殊不知,眼下的景色却并不是如我想像的那般:一具恐怖的焦尸正张着血盆大口冲着我。站起在我正前方的竟然是一具仅有下身的残尸,它好像从腹部被拔开,突显的脊梁骨已被火烧变成灰黑色,一节被拉断的肠子在外面挂着,鲜血淋漓的腹部竟也有赤红的血水……

“啊!”大叫一声,我吓得一下子缩到墙脚,害怕那半拉的焦尸会向我挨近。“——吱!”就在我将所有时间都集中化在这里下身的残尸时,忽然一声门响,将我的留意送到远方忽然开启的卧房门边。不明不白,我离门那么远决不很有可能听的那么清晰,但那响声却好像就在我耳旁传来。

就在我怪异这缘故时,一阵更令我全身发麻的声响传来,“呲!——呲!——呲!”,我都清晰的还记得这曾发生在我梦中的响声。但是,没等我想起那时候在梦里的害怕,实际中,更惊悚的一幕发生了,我清晰的见到一双被烧糊的手渐渐地从卧房里爬了出去,随后,是手臂,随后,是头、上半身……没有了!从卧房里钻出来的居然是一具仅有上身的残尸,遗体渐渐地的往前爬着,肋巴骨在地面上磨得呲呲直响,腹部下列肉渣与破损的五脏六腑在地面留有一道赤红的血渍……

我也不知道这两具残尸是否同一具,但那具从卧房钻出来的残尸的的确确朝我爬来啦,而间距我更近的那具残尸,也向着这里迈出了步伐……“啊!”应对那两具已经是尽在迟尺的残尸,我惊叫一声,双眼一闭,撞到残尸向大门口跑去……

“咚咚咚咚咚……”离去那可怕的房间,我再度赶到这曾令我伤脑的楼梯道。楼梯道里或是漆黑一片,虽然看不见楼梯,但我还是发狂似的,一手扶拖拉机着护栏朝楼底下狂奔……“——呀啊!”,忽然,我脚底一空,全部身体逐渐快速往下坠,因为条件刺激,我手死死地抓着铁栏,才沒有全部人摔下去。殊不知,没有我朝下看,一种明显的烧灼感快速攀上我的两脚。“呼!呼!呼!”出自于脚底的痛疼,我快速爬上楼梯,喘气着朝我刚坠落的位置看去……那就是一个好似火海的地区,我置身在大约是五楼的楼梯上,而这半拉破裂的楼梯的下半拉却已经是没有了踪迹!不但是这半拉,连着下边的多层也早已都没进了火海!火海以上,酷热滚翻,尽管火苗离着断块也有好几米,但我的脸蛋早就炙的红通通。“——额?!”就在我伸着颈部朝火海里看的发呆时,忽然一只手从火海里伸了出去,随后,一个全身着起火的人从火里爬了出去,又有一个,又一个……渐渐地的,我终于认清了,那不是火海,那就是一个个的身上着失火的人的身体堆积成的,不但是这般,这些人好似是心急火燎一般,攀登着,弹跳着,牵扯着,哭号着……并且,伴随着这些人的往上攀登,他们产生的火海也持续往上飙升,眼见着,就需要升到楼梯下边了……这时,我已经是被这宏伟的可怕场景吓得到神,没留意一根撒落的秀发,竟在这里火海的烤炙下点燃了起來,“呀!”短暂性的痛疼使我转过神来,一个冷颤,赶忙向楼顶逃去,我并不愿变成 这火海中的一员……

带上害怕,我连忙向楼顶跑,又经常的往下望一望那襂人的火海。“啪!”忽然,我不知是被哪些一下子摔倒在楼梯上,“呀!”回过头一望,摔倒我的,恰好是那只剩余上身的残尸!这时,它正咧着那仅存一层很薄的焦烂肌肤的大嘴巴,外露一个恐怖的笑容,就与我梦中梦到的一样……

“——啊!——啊!”我一边大叫着,一边踉踉跄跄的向楼顶逃去……一层、一层、又一层,不清楚这楼梯是不是又像此前一样沒有终点,假如真的是那样,那即便不被火海所淹没,也会在这里无节制的楼梯上累坏……

事实上,我是错的,没多久,楼梯就到终点,我赶忙冲到屋顶,回过头将防盗锁死。楼顶乌烟满布,这时候,.我晓得以前这住宅小区空中的并不是黑云,只是火灾事故出现的烟,看见楼底下迅速的火情,我渐渐地坐着,回忆着产生的事……猛然,我觉得全身的疲倦,可就在我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时,忽然,觉得腿边一热,殊不知,没等我顾到腿时,一声巨响从不远的地方传出。

“——嘭!”这也是屋顶的大铁门被撞碎的响声……

是生?是死?小故事的结果与实情就需要解开了(请持续关心《阴灵小区》)

创作者赠言:小故事的结果,实情竟然是……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美白肥皂(下)

2021-9-8 14:45:14

短篇鬼故事

跟女鬼一起睡觉。

2021-9-8 14:45: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