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女孩女孩。

讨厌大学的食宿自然环境,李文浩租进了一个住宅小区里,这幢住宅小区很美,风景优美的那类,好安静,绿林如茵,沁人肺腑的觉得。

屋子清洗的可以说是非常好,房租都不贵,整幢住宅小区里的居民并不是非常的多,可像李文浩对面的三幢楼也就仅有三四户别人的模样,这让李文浩感觉或是有点儿吃惊。

可是这样安静还更强,像那类在中心地段的房屋禁不住贵的要死了每日人山人海的喧闹声车辆的鸣笛声也是很讨厌。

李文浩最爱在阳台上眺望远方的天上风景,夜里的路景昏暗图和星辰的灿烂发光,青绿色的远新路景图是尤其一种视觉效果上的享有。

李文浩静静地站在阳台上吹着繁花落尽的夜风。

侧视以往,对面一栋楼的窗户里展示光辉。

李文浩通过窗户隐隐约约的见到若似一个女生背对站在窗边。

来看又搬来啦一栋新居民,李文浩站在阳台上恰好能够清晰一丝对面女孩房间里的布局。

黑直长,纤细的体态,瘦高身型,看来是个漂亮美女。

李文浩无趣的在哪猜测她的相貌,好奇心嘛,李文浩住进这种住宅小区也有一些天了,每日见到全是些大爷要不便是广场舞的大娘,有女生要不便是中小学生,一个美女都没见到,千辛万苦对面搬来啦一个20岁女孩,到底是谁都是会惊讶的。

那女孩略微测完身体不清楚在看啥,李文浩忽隐忽现的看见她的侧脸,好像挺好看。

她停滞不前一会儿后好像意识到哪些,立刻掉转头去,在李文浩眨眼睛的一瞬间,人,就不见了。

“走的飞快!”

仅仅在李文浩一眨眼的时间就没身影了,好泻气,没见到正面。

李文浩就是这样内心抱有一丝好奇心和不甘心。

之后的几日,李文浩虽常常见到对面女生的身影,但几乎就没看见她回过头来。

今天上午忽然下了一场大雨,外边的疾风把落叶吹的满天飞舞,树叉歪七扭八的,豆大的雨滴迎风招展吹入屋子里。

李文浩迅速的关闭了卧室里的窗户,风把雨吹过来差点儿没打湿里边的铺地和物品。

李文浩不经意撇以往就见到对面的女生家中的窗户依然是那般开启,即使雨都吹入屋子里那女孩依然无论的模样,或是背对着站在窗户口不清楚在干什么。

李文浩感觉她的行为真的是好怪,雨到要吹进屋子里了还站在那边视而不见,就那麼懒?连窗户都不愿意关。

但是李文浩也没太担心那么多,那终究是别人的事。

仅仅一股睡意扑面而来,李文浩的眼睑逐渐打架斗殴.

就是这样,一觉睡到黄昏。

醒来时后伸懒腰,李文浩张开睡眠时,又见到那女孩依然背对站在那边。

李文浩内心出现个难以想象的念头“她不容易是在哪站了一个中午吧!”

就在李文浩疑惑之时,女生又侧过身来啦。

再度见到她的侧颜李文浩也是好奇心她的正面。

李文浩的内心有一种小小盼望“对面的女孩子看过来!看过来,掉转来”

很久后,如出所想,她,渐渐地的,掉转头来,温婉的,看向对面的李文浩,淡淡笑道。

李文浩惊了惊,尤其显著的一半黑一半白的脸,黑的那里如同黑炭,白的那里如同涂刷过的墙面,好是夺目的脸啊,是否刚唱完戏妆都还没卸?她笑的咧嘴,就仿佛影片裂口女一样的嘴……

她,慢慢地伸手,向李文浩摇了摇……

李文浩不敢相信的眨眨眼。

没有人了。

“难道说就是我头晕眼花?”

李文浩真的是不敢相信。

自我调侃的摆摆手,肯定是睡多了出出现幻觉了。

“丁零零……”

固话的铃响拉到了心绪中的李文浩。

“喂,干什么……哦……你需要回来对吧……能够……嗯……哪些,你一直在楼底下了?”

盆友说今夜要来留宿一会儿,如今已到楼底下,李文浩虽带些疑惑,但挂掉电話就见怪不怪的开门等他进去。

欣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嘭……嘭……嘭……”

时断时续的物件敲击声从门口过道传出。

“来啦就进去,门让你开了!”

李文浩撇了眼半闭着的门口,“大夜里不必玩笑了。”

仅仅大半天后,也不见人上去。

“嘎吱……嘎吱……”

这时半掩着的门渐渐地的打开了一点点,开门时放出的嘎吱声在静谧的黑夜中看起来分外大吵大闹。

外边过道空落落,仅有乳白色的照明灯具明亮在哪显衬的十分空凉。

“回来歌词?”李文浩盯看见门,好像是有些人打开的。

‘喂..’

没有人回复。

一抹阴影快速闪出门口,颤动几下后没有了身影。

“别玩了?”

李文浩见到有些人闪出,半疑半惑的来到门边框,伸出头,靠外望一望,啥都没有。

“这臭小子如何大半天都没上去?”

李文浩回过头来刚想拉上门服务,只感觉背后有股力度压着了他的胳膊,不许他进来。

“还想吓我?”

李文浩扯过他的手,掉转头,差点儿没吓坏。

黑与白脸女性就站在她的背后,因为是近看,李文浩见到她半侧白脸的上铺满鲜红色等伤疤,皮肤过敏一样小红点,鼻部中的一条黑条搞得就好像是可以断开脸一样,看起来分外恶心想吐吓人。

“你不是很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吗?那我约你了,你觉得,我好看吗?”

黑与白脸女性摸下自身的脸,挨近李文浩。牢牢地的质问。

悬在空中的脚让李文浩的内心十分的颤抖。

浓厚的恶臭味直呛李文浩的鼻孔,李文浩看见她那奇丑无比的脸,吓得重心点不稳,内心无法接纳,一个娘腔,脚往后面一滑,人体后倾一震,头撞倒地底,晕了…

朝阳区的光辉通过早雾撒进了屋子,太阳刺激性着李文浩的眼。

李文浩吃痛的轻揉脑壳,好疼,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李文浩的鸡皮都需要起来了,警惕性的撇向了对面窗户。

李文浩这才满意的送了一口气,没有人在哪,吓死了。

安心的歇歇脚,历经昨天晚上的刺激性,李文浩向院校请了两天假立刻搬了出来,难怪对面没什么居民,原先闹鬼事件。

顺带李文浩还掌握到,原先他的对面住着一户女士,听说是小三等级,仿佛深爱着男性还为了更好地男性去整容手术,結果整的遍体鳞伤,男的也不必他了,吃不消刺激性,自尽了。

李文浩不由自主喘长气,实际上 ,白衣女鬼还可以是背影女神。

创作者赠言:雷文,我喜欢你你却深爱着他,由鸡翅引起的惨案,古怪的隔壁老王 看了后不必打我 不必在乎题型这种关键点 高兴就好 我是南久拉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你要去哪里?

2021-9-8 14:44:41

短篇鬼故事

半夜的钟声。

2021-9-8 14:44: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