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剪头魔。

董一凡和杜鹏是校园里知名的差班生,尽管在爸妈的拼搏下,她们上市区最好的中学,但两人几乎都讨厌努力学习,她们非常喜欢去网咖。,一有时间,两人便会搭伴去邻近近郊区的一家网吧整夜网上。在许多人来看,网络时代才算是归属于她们的人间天堂。

那就是一个有一些潮湿的夜里,夜自修才上一节课,董一凡和杜鹏便科学上网溜出去校园内,拦了一辆的士,来到野外的哪家网吧网上。两人在互联网的全世界里杀得淋漓尽致,好不快活。不经意间,就过去了午夜十二点,2个眼睛都累到有一些麻木了,因此她们便访问起网页页面来。看过一会儿后,杜鹏根据QQ给董一凡发过一条连接。

“你发的这是什么东西?董一凡一边问,一边情不自禁地址开过那一条连接,那就是当地社区论坛上的一条新闻,上边写着:近一段时间,本市持续出现几起杀人案件,受害者大多数是夜不归宿的青少年儿童,头顶部所有被切掉,案发现场仅有受害者的没头遗体。为了更好地自身的人身安全性,请大伙儿夜里尽可能不要出门。

看了后,董一凡摸了摸坐着一旁的杜鹏,笑道:“这肯定是虚假新闻,不清楚也是哪一个2B闲下来没事儿胡编出去的,你还是信这种吗?

“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啊。杜鹏深深吸了一口烟,莫测高深地说:“有一些事儿诡异的很,你越不相信它,他越有可能找上门。

“嘲笑,我胆量有那麼小吗?董一凡渐渐地打个呵欠,有一些疲倦地说:“時间不早了,我得回家好好地补个觉了,总之明天是礼拜六,没有什么事儿。你没回家吗?

“就这样吧,外边气温那麼冷,我还是在网咖睡一宿好啦,倒就是你路上小心一点儿,别遇上哪些风险啊。杜鹏讲到。

“你个乌鸦嘴,咒我死啊?董一凡笑着打过杜鹏一下后,关掉了电脑上。说:“老子是不容易有问题的,好啦,你赶快睡你的觉吧,孔子先回家了。说罢,董一凡直接摆脱了网咖。

此时早已早已贴近一点钟了,外边下早已起了微微绵绵细雨,董一凡等了大半天都没见到的士的身影,因此他走上了回家的那个小道。严寒掺杂着雨点儿不断打在董一凡的的身上,冷得他一脸懵逼。“唉,早知如此气温那么槽糕,就在网咖住一宿了,董一凡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再次向前走着。

当董一凡即将来到市区时,他突然听到自个的身后有“嘎达嘎达”的声音 ,董一凡赶忙转过头,却见到自身后边渐渐地跟上来一个人,那个人披上一身鲜红色的披风斗篷,看不清楚脸孔,但董一凡注意到,他的手上拿着一把长把镰刀,刀刃上仍在持续滴着鲜血!

董一凡觉得一些担心,因此他不断前进跑了起來,眼见那一个穿着打扮古怪的混蛋被自身远远甩在后面,董一凡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可是,刚离开了没两步远,董一凡就惊惧地发觉——那一个混蛋不知道何时跑到自个的前边,他拿着粘满血的镰刀,渐渐地朝自身离开了回来。。。。。

此时,董一凡早已彻底吓坏了,他一屁屁坐着了地面上,两腿发软,毫无知觉,衣着鲜红色披风斗篷的人迅速就走上了他眼前,猛一把将披风斗篷扯开,董一凡惊惧地发觉,他居然沒有头,本来应该是头的地区已经不断冒着鲜血!董一凡害怕地狂叫起來,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一个恐怖浑厚的响声:“头,我想头,将你的头帮我!

此外,那一个沒有头的人突然抬起了尖利的镰刀,重重地劈向了董一凡的头顶部。但见血光一闪,董一凡眼前一黑,就慢慢地倒在了地面上,失去直觉。。。。。

董一凡就是这样消退在这个冷雨夜,没有人了解他来了哪儿,他的基友杜鹏也是担忧,杜鹏内心隐隐地有一种不太好的觉得,董一凡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请,要不然他不容易无缘无故的下落不明。但他从来不把那些话对警察和董一凡的亲人讲,他害怕会牵涉上自身,为自己惹上多余的不便,杜鹏挑选了缄默,他并没有把那一夜他与董一凡出来 网上的事儿说出来。

時间总是会淡化一切的,不经意间过去了接近一年時间,董一凡自始至终沒有被寻找,他的亲人失落无比。便放弃了对他的找寻,而杜鹏也渐渐地忘记了这一自身过去最更好的盆友,他结交了大量的盆友,更为经常的进出台球室,网咖,夜店等休闲娱乐会所。。。。。

也是一个星期六的夜里,杜鹏和一些好哥们在夜店喝得醉气熏熏的,跌跌撞撞地摆脱了夜店。好哥们说打的送他回家,杜鹏赶忙推诿,说自已能够走回家。因此好哥们们都离开。杜鹏慢慢地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此时他的胃肠被乙醇刺激性得出现异常不舒服。才离开了没两步远,他就低着头,扶着电杆呀呀大吐起來。

吐过以后,杜鹏终于感觉肚子里舒服了一些,他看了看自身吐在地面的秽物,强颜欢笑了起來。唉,来看自身的酒劲的确尚需提升啊。杜鹏渐渐地抬起头,却发觉附近,一个穿着学生校服,带上偷看的人已经向自身走回来。

杜鹏的酒猛然就醒过来,趁着道路路灯的光辉,他明显的看到,那个人学生校服上画满了他机缘巧合的动画人物和骷髅,这明显便是董一凡的学生校服啊!

杜鹏谨小慎微地喊了一声:“一凡,是你吗?

那戴头盔的人听了,恶狠狠开口笑了:“是…我…啊。

杜鹏猛然越来越兴奋起來,他赶快跑到董一凡的身旁,一把紧抱他,喊道:“弟兄,你咋玩下落不明呢?这一年都没遇见你了,你到底去哪了啊?

董一凡默不作声。杜鹏感觉有一些古怪,便揭穿地询问道:“一凡,你为啥带个帽子啊,整的仿佛外星生物一样。赶快摘掉吧。

“哦?是不是,那么我摘下,你可以不必后悔莫及啊。董一凡笑着,渐渐地举起了帽子。在月光的映照下,杜鹏见到,那帽子下,啥都没有,仅有慢慢排出的黑血。。。。。

杜鹏大喊一声,猛然松掉了手,向后后退了两步。董一凡高声狞笑着说:“快来,杜鹏,我的头被其他人取走了,因此 ,先贷你的头来用一下吧!说着,董一凡从腰部抽出来一把粘满鲜血的镰刀,用劲一挥,砍下了杜鹏的头部,鲜血,喷的到处都是。。。。。

董一凡大笑了起來,把杜鹏粘满血的头拾起来放进自个的身体上,随后看了看倒在地底的杜鹏遗体,冷冰冰说:“你的头尽管不怎么样,先凑合用吧,要想头得话,去割别人的头吧,哈哈哈哈哈哈。。。。。

创作者赠言:夜里出门请当心,割头魔或许已经你的周边按耐不住。。。。。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鬼姐自杀的作者。

2021-9-8 14:44:28

短篇鬼故事

被撞死的寒冷。

2021-9-8 14:44: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