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你的外遇。

那就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产生在一个陈旧的布娃娃、一个俊男和一对母女的身上。

一辆的士停在了一栋独栋别墅前,这幢独栋别墅说不出口的古怪,黯黑的墙面里影影约约表露出蓝紫色的光辉。“麻麻,这就是我们的新房子么?”只见一个不上一米的女生仰着头询问道。她衣着一双鲜红色的懒人鞋上边是一件纯白如雪的百褶裙,往上面望去,她小小脸蛋儿上没什么鲜血,还可以说成煞白,白如蜡,在月光下,更流露一丝怪异。只见小姑娘的麻麻低下头俯瞰着她,外伸瘦如骨的手头抚摩着她边精神不振的回答:“是的,这是你祖父留下来的,也是大家唯一的住所了。”讲完,这一女性望了望眼前这幢独栋别墅,随着,母女二人的背影消散在了独栋别墅前。

小姑娘名字叫做茵茵,她才六岁,幼年的她患有败血症,早已没法医治。但她麻麻并沒有告知她,只是独自一人带上茵茵赶到了这里,期待自已能陪闺女渡过她最后的日子。

在花坛里游玩的茵茵在一个角落看到了一样物品,她靠近后震惊的喊道,“麻麻,你看看!”只见茵茵很激动的抬起一个布娃娃。布娃娃一脸污渍,的身上的衣物也破破烂烂,但不知道为什么,茵茵视它如至宝。她的麻麻也很无奈,因此只能帮她洗干净了这一布娃娃,来说也怪异,本来是土壤类似的,可清洗出来的水则是鲜红色,如同这一布娃娃在出血一般,确实把她麻麻吓了一跳,但她没多在乎,就将水扔掉了。但她没发觉,扔掉的水被门口的蔷薇花消化吸收了,蔷薇花本就白,此时却白的慎人。她的麻麻给布娃娃干了一件公主裙子,换掉后交到了茵茵,茵茵高兴坏了,欲罢不能。

普普通通的日子就是这样过去了三年,在这里三年里,一直有一个男子在照料他们母女,在第四年的情况下,这名既年龄又酷帅的男子和茵茵的麻麻产生的关联,迅速她们就跌入了温柔乡。她的闺女并不是很高兴,她时常在想:便便!他又不是便便,为何能够和麻麻那麼亲密无间,鹿儿,你觉得是否?她怀着怀抱的布娃娃细语道。在不知不觉,谁都没注意到,怀中的布娃娃笑了。

日子普普通通了不久,就出大事了。

在某一天夜里,这一天是这一男子向茵茵麻麻浪漫求婚的日子,两个人都喝的很醉,醉的喊都喊昏迷不醒。忽然,角落出来一个影子,她是茵茵,但与她刚到这时候的模样彻底不一样,这时的她穿了一条与布娃娃一样的长裙,秀发笔直披在肩膀,她小小手上握着一把刀,刀通过月光表露出煞白暗淡的光亮,光亮反射面到茵茵的双眼,只见茵茵的双眼没了目光,二只双眼白色看见躺在地面的那一个男子。她一步步靠近,一步步靠近。

“茵茵”蹲下去身体,情深地望着他,伸出手轻柔的抚摩着,躺在她眼前的这一男子,俊俏的脸部泛着喝完酒后的淡红,更变得他的俊颜,摸着摸着,只见“茵茵”眼眶红了,乳白色的双眼马上铺满了像蜘蛛一般的有血,一滴泪落了出来,但还未触遇到路面,便化为一缕若有若无的白烟,消之消失殆尽。接着,只见她充斥着凄楚,充斥着悲伤地讲到:“岭浩,我们在一起了整整的5年,你却仅用一个小时就将我杀了,还将我的灵魂咒印在这个残缺不全的布娃娃身体,你也就这样绝情么?你爱他?你们了解了多长时间,啊!我竟敌不过她?我恨你,所以我想尽办法的赶到了这儿,我约你了,大家或是可以在一起的!”话毕,只见一个身型极致,外貌精美的女子从茵茵的头上飞出,之后茵茵便晕了以往。然后那男子的生命漂了出去,像个沒有痛觉的傀偶,让那一个女子牵着,就是这样,她们消失了。

女子名字叫做夕,男子叫岭浩,她们如同那一个女子所讲,她们在一起了5年,但,男子却出轨了,非常好,目标恰好是茵茵的麻麻,那她往往没带去茵茵的麻麻,恰好是由于茵茵,她不愿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沒有家人。因此 ,冤有头债有主。这新房的主人家除开茵茵的麻麻,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女子,他是茵茵麻麻老公的妹妹,因此 ,她的生命一直居在这儿。

醒来时后,只见茵茵的麻麻还跟以往一样,该吃点,该喝喝,该睡觉睡觉,好像那一个男子未曾来过一般,但这一切的事实真相就仅有茵茵了解。

小小她了解一件事的全部实情。

创作者赠言:感情里不必存有叛变即然你选用了那尽量拼了命绝不妥协,请支持我哟爱你么么哒!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偶然遇到老路。

2021-9-8 14:43:52

短篇鬼故事

不要碰学校的传奇。

2021-9-8 14:43: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