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死亡。

我詛咒你遭报应,我詛咒你没考上高校,我詛咒外出出车祸死,坚信我们读过的组走也很多了,可是这种詛咒都是由于发火或是在后面说的,迄今都还没见过什么人被别人詛咒身亡的。

这一件事儿还需要从三天前谈起,那时候的玉衡源的老婆立刻就需要生下,玉衡源十分的开心便邀约一些平时玩的非常不错的朋友们一起在外面吃着饭。

原本吃的认真的,全部的人说说笑笑,可是不清楚谁提到了一些旧事,而这些旧事激起了玉衡源和张玮琪两人的恩仇。

就是这样,一顿好好地的饭却变成二本人争吵的场所,玉衡源今天喜事的日子,一再的忍受,只叹张玮琪得话越说越不好听,玉衡源从此忍不住了,和张玮琪互骂在了一起,有些人上来劝导,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玉衡源是一个国家公务员,而张玮琪确是一个小混混,他自然骂但是张玮琪,玉衡源逐渐的落了低处,坐着餐桌上边任凭张玮琪如悍妇般辱骂着也视而不见,别人只有在旁边看见却不知该说些什么,直至桌上的饭食吃完了之后之玉衡源才结帐离开这儿。

走在大门口的情况下还听着后边张玮琪的众怒,骂着玉衡源是一个伪善,全家遭报应。

玉衡源返回了家中就摆着一张苦瓜脸去睡觉来到,妻子扶着腹部赶到床前问着玉衡源怎么啦,如何那麼不开心,苦着脸到底是谁惹你生气了么。妻子温婉的询问道。

别说话,还并不是之前与我争夺你的那一个张玮琪,他今日居然骂我是个伪善,全家都遭报应,我我也不知道他那边来的胆量骂的那样不好听,身旁那么多的人看着我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睡觉觉,别想那么多了。妻子宽慰了玉衡源一声后便躺下了床边,盖紧褥子就睡了以往。

玉衡源第二天给张玮琪打个电話,要为之前的事儿向他致歉,可是张玮琪却不接纳,在电話那里骂着让玉衡源等待,他全家都是会遭报应。

玉衡源听见这儿也生气了,啪的一下子挂掉了电話就不会再去理睬张玮琪。

時间过的迅速,玉衡源都还没醒来就被生活中的妻子给摇醒过来,看见妻子的脸色痛楚玉衡源便了解老婆要生了,赶忙的套了几个衣服裤子就怀着妻子向着楼底下跑去。

赶到五楼的情况下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在地面上,恰巧身边的一家房间门打开了,玉衡源把握住了开启的房间门才算得上停了出来,看了看开启房间门的恰好是五楼的王大婶。

“怎么啦,小惠,抱紧你老婆找赶忙慌的是要干什么去了!”王大婶刚打开了门便看到了抓着自身房间门的玉衡源便询问道。

“王大婶,我,我老婆生下,我想带她到医院!”玉衡源抱老婆向着上边抱了抱对着王大婶讲到。

“哎哟,孕妇羊水都破了,快点去吧,去吧去吧!”王大婶看过玉衡源的老婆一眼后便督促他赶紧下楼去吧。

玉衡源哪些也赶不及讲了便怀着老婆向着楼底下跑去,期内遇到了许多的亲戚朋友,可是玉衡源也赶不及问好了,千辛万苦把老婆放进了后停车位坐着自身才乘坐到安全驾驶部位上向着近期的妇幼保健院驶去。

一路上他的老婆禁不住的叫着,让玉衡源开快点儿,自身忍不住了。而此时此刻的玉衡源也早已满身是汗了,把油门踏板踩到底向着医院门诊驶去,非常近了,还有三分钟就可以到大医院了,但是玉衡源却并没有见到一辆汽车行使的车辆已经转弯,恰巧造化弄人的几辆车撞在了一起。

玉衡源只感觉一阵天翻土的觉得传出,但见自个的车早已翻了,而如今还已经上空转圈圈,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车辆摔了出来,而玉衡源高声的叫喊着:“不。”

但是老天爷却似乎沒有听见一般,他的老婆伴随着车辆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玉衡源痛哭流涕着一圈锤在了汽车方向盘上边,而汽车底盘上边的一根铁刺伴随着振动落了出来,恶狠狠的插入了玉衡源的脑壳里。

创作者赠言:我讲自己都不知为何写了一篇那样的文章内容,你们信么?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恐怖的401。

2021-9-8 14:43:30

短篇鬼故事

被子里的神秘东西。

2021-9-8 14:43: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