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老人院。

送出了全部前去参与丧礼的人,张南总算颓坐着了地面上,爸爸离开了,这一下他基本上变成孤苦伶仃了。自打十年前张南的妈妈疯掉而且在张南睡熟时在他卧室的阳台一跃而下以后,全部的悲剧仿佛都集中化到她们这一一般的家中。爸爸查验出晚期肝癌,在挣脱那么两年后总算一命呜呼。

爷爷在妈妈去世后遗症上老年痴呆症,记忆能力骤降,基本上不记得家中任何人。可是爷爷有时候又会看上去很常规的坐着某一地区发愣,只需有些人来到他眼前他便会猛然牵扯住另一方,随后指向墙脚瞪着双眼仿佛很害怕的说:“南南、南南、他妈、他妈啊…….”

张南站立起来直接迈向过道终点的屋子,轻轻地拉开一条门框往里看,爷爷早已睡下了。再轻轻地关了门,张南叹了一口长气,做为家中唯一的孩子,这几年承担的工作压力确实并非普通人能够想像的,也现在是时候逐渐自身的美好生活了。明日,就给爷爷选一个养老院。

第二天张南向四处探听,結果如何也想不到,那么大个儿大城市竟然没有一个好点的养老院。已经心如死灰之时,一个发传单的小妹一不小心和张南撞了个怀着。传单撒了一地,张南不容置辩致歉,并蹲下去帮助捡起地面上的传单。拿出一张传单一看,上边好多个字“莉莉养老院”,再看一下照片,全部养老院的条件都十分非常好,标识的价位也和理,那时候张南就心动了,正想再问一问发传单的小妹,才发觉大街上一个人沒有,哪里也有传单小妹啊?

刘东尽管疑虑却也没多思考,立即照传单上的联系电话拨了以往。“抱歉,您致电的手机号码是无法接通。抱歉,您致电的手机号码是无法接通。嘟嘟嘟嘟…..”

“我要去,传单上的号竟然是无法接通。”张南正自言自语着敌人的电話竟然接入了。

“喂,您好,这儿是莉莉养老院,我是莉莉。”原来是铃声吗?听这个人的响声特舒适,张南那时候就感觉另一方肯定是个漂亮美女。

历经认真的了解后张南上近期的公车站,搭车赶到了坐落于近郊区的莉莉养老院。招待他的人恰好是莉莉,估约着三十出头的模样,看起来柔美俏丽,沒有画妆,利落得扎着个马尾辫。张南那时候不知道自身是啥心理状态,就感觉莉莉看上去特亲近。简易地参观考察后,张南内心决策便是这个了。尽管这个的建筑类型使他感觉特难受,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感觉这个人很好,把爷爷交给她手上安心。

参观考察完张南就被领取了莉莉的公司办公室,莉莉给他们泡了杯冰糖柠檬水,这也是张南最爱喝的饮品了。随后莉莉问及了张南近期的状况,张南恰好是怀着的凄苦没地讲诉,便一股脑都诉说出来。说完在再看一下莉莉,竟沒有一丝的不满意,还津津乐道的听完后,脸部摆满了了解和怜悯。这就是较好的沟通目标,好了话不多说,关键的便是聆听。当日张南就办了些办理手续,缴了订金,回家了给爷爷收拾东西。

创作者赠言:由于作业太忙早已很久没发小故事了,之前好像是三月或是四月了,这篇小故事期待各位喜爱。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午夜鞋子的秘密。

2021-9-8 14:43:25

短篇鬼故事

半夜的公共厕所。

2021-9-8 14:43: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