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斩官。

监斩官,是古时候监管斩头罪犯的高官。也是古代死刑的执法人。可是,她们当中通常有一些人为了更好地一己私利,徇私枉法,草芥人命,致人死生于不管不顾,进而引起了很多凄惨的冤假错案,枉杀了很多可怜性命。。。。。

清代中期,有一位名字叫做方同的高官,这人归属于刑部,专业承担斩头罪犯,最初,方同初入政界时,以前志向做一名清官,好官。可是政界的腐坏黑喑无声无息摆脱了他的想象。为了更好地升职谋发展,他务必不断往上升。打线上级领导,与人民银行便捷,時间久了,方同逐渐背叛了自已当时的梦想和承诺,与其余的腐败分子一起狼狈为奸。恬不知耻地践踏着律例的威势。。。。。

方同常常运用手上的权力为别人行方便。每每这些富豪官员的妻子儿女有犯了死刑将被处斩的,方同便会在看守所里找寻别的罪犯给他当做替罪羊,让她们逃离死罪的封禁。而这些被当上替罪羊的人,通常是些罪不至死,但却没钱打线上边的贫穷人家。这种可怜的人仅仅由于没钱,便惨忍的变成了方同权益传动链条中不值一提的笑柄,投入了性命的成本。而方同却理所当然的私收着这些污浊的行贿,分毫不在意那就是用成千上万含冤而死的人的血换得的脏钱。。。。。

一天,方同的朋友,一位朝中大员的孩子由于先奸后杀良家少妇被拘捕坐牢,不日将要处斩。这位大员气得就像心急火燎,他仅有这一个孩子,假如被斩头了,那麼她们家可就断子绝孙了。

大员找到在刑部就职的方同,求他给自己想一想方法。方同微微一笑,摸了摸宅院的肩部,讲到:“老友,你的心态我了解,只不过是令郎凶犯法,是特别重的罪,要想搞定,很有可能必须一点。。。。讲完,他干了个收款的手式。

大员微微一笑,指令仆人抬上来2个箱子,随后把小箱子开启。方同定睛一看,但见里边放满了绚丽多彩的珠宝首饰和雪白的银两。方同看得眼冒光茫。大员讲到:“这不过是订金,事成之后,我是不会辜负你的。

“老友,那么说就见外了啊。方同恶狠狠地盯住那三箱闪闪发亮的金银细软,人面兽心的说:“令郎的事便是己方别人的事,你也就放一百个心吧!

俗话说得好,拿人金钱和人免灾。即然收了别人的钱,方同当然不能懈怠这事,他在刑部大狱里选择了好大半天,最后决策找一个刚坐牢没多久,和高官孩子有一些相似的秀才做替罪羊。可他决不了解,这秀才原本就沒有犯一切罪,被关入牢房也是受到别人诬陷。秀才本认为合上那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刑满释放,压根不晓得自已早已被方同看中,即将变成 他人的替罪羊。。。。。

方同唤衙役将秀才押出机牢房,带进了一个黑屋。一进牢门,这种狗腿子们便凶相毕露。她们重重地掐着了秀才的颈部,往秀才口中灌了哑药,把他摁在地面上一顿暴揍后。方同命人将他拖入死罪监狱,掉换了这位大员的孩子。

一切都筹备稳妥了,三天以后,处决的日子到。可怜的秀才被五花大绑地押上囚车,由2个刽子手压着游街示众以后,立即被捆缚法场。。。。。

方同坐着监斩官的部位,得意地外露了微笑,只需可以把这件事情办利落,自身还会继续遭受越来越多的益处,并且之后升职也将没有难题。

凶狠的刽子手一脚将秀才踹倒,指令他跪在地面上,随后用猛喝过一口烈性酒喷在刀刃上,刃口闪着晃眼的寒芒。秀才马上懂了,这种人是要砍自个的脑壳,他张开嘴巴要想求救,但是由于哑药的关联,他一句话也说不要吃来,只有传出“呜呜呜,呜呜呜”的响声。如今谁也救不上他,由于没有人听得出他愿意表达什么含意。

午时三刻已到,刽子手取下了插在秀才后身上的品牌。方同狡黠地笑了一声,拿手捻起放到桌案上的灵牌,丢在了地面上,高喊一声“斩”!刽子手抬起了手上银光闪闪的大砍刀,用劲地为秀才的头顶砍了以往,只听“咔擦”一声,秀才的头像图片个球一样从脖子上滚下来了出来,血水,喷撒的到处都是,一瞬间将处决台染上了一片红色。。。。。

见秀才早已被处斩,方同指令刽子手抬出来他的遗体,就在遗体被抬出来后没多久,天上突然由晴转阴,粗大的雹子掺杂着雨点儿打下了出来,大家赶快分头四散,找地区避雨。在刑台附近的一处屋檐,一位斑白胡须的老人望着黑沉沉的天上和漂落而下的雹子雨,又闻了闻空气中弥漫起来的腥臭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事诡异,必有冤屈啊。。。。。

方同取得成功地挽救了大员孩子的生命,这位大员十分感谢,他不仅给了方同许多钱财,并且仍在皇上眼前为方同赞语了一两句。因此,方同迅速就晋升了,没多久后他就当上刑部侍郎。

官运亨通后的方同更加胆大起來,他依然干着这类惨绝人寰的生命交易。拼了命地谋利。大量的人变成这些高雅死囚们的替罪羊,方同压根不在意这种,他在意的,仅仅自身能不能赚到大量的钱。。。。。

一年時间迅速过去,这一年夏天,京都连下了接近大半个月的雨,方同只有待在家中歇息。这一天夜里是阴历七月十五日,民俗传统式的鬼节,可是雨沒有要停的含意,或是在再次地底着。

使用过晚饭以后,方同便很早上了床,搂着自身刚娶进门处的姨太太睡觉了,睡了好一会儿,一道雷电掠过古窗,随后整耳欲聋的打雷声在天空中爆响。方同猛地吓醒,也就在这时候,他若隐若现的听见,在房外那蒙蒙细雨的雨的声音中,好像掺杂着某类响声,那响声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不清,充满了凄楚和怪异的氛围。。。。。

方同猛地想到今天鬼节,他打个寒颤,刚要提前准备平躺着再次入睡,那响声却越来越越来越大,并且,它好像十分恼怒。方同从床边渐渐地爬了起來,尽管心里有一些担心,但明显的想象力或是迫使着方同,一步步向门口走去。。。。。

方同慢慢地打开了门,在雷电的映照下,他明显的看见自己的庭院外,飘满了无数惨不忍睹的人头数,她们秀发较为散乱,一脸是血,已经用恼怒的目光恶狠狠看见方同。。。。。湿冷的空气中散发出浓浓腥臭味。

方同惊恐万状,他吓得赶忙要回屋,可刚转过头,方同就察觉自己背后漂着一个男人的头,方同害怕地惊叫了起來。

那人头数呵呵呵地笑了:“方大人,你记得我吗?一年前你私收了他人的行贿,忽略了真正意义上的死囚,却要我当替罪羊,我冤啊,我恨啊!我死不瞑目啊!你到阴曹地府陪着我快来!”

“不,不必!方同乞求道:“我明白是对不起,求你们求你放过我,我一定会给大家烧纸钱砸钱的!

“我们不稀罕你的臭钱,将你的狗命留有就可以了。男人说着,双眼传出一道黑红色的光辉,射在了方同的身上,方同大压根赶不及大声喊叫,他的头部便从脖子上滑了出来,掉到地面上。。。。。血,不断从脖子的断裂面处往外冒着。。。。。

鬼姐姐极力推荐恐怖故事:《打更人》

创作者赠言:草芥人命,伤天害理,为了钱不顾一切的狗官不容易有不得善终。。。。。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以杀止杀。

2021-9-8 14:42:59

短篇鬼故事

你知道是谁吗?

2021-9-8 14:43: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