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谈夜说。

在我18岁以前我一直不相信世界上的存有,直至那一年,那一夜……

由于学业成绩不太好,很早下了学去外省打工赚钱。

那就是浙江省的一个小地区,去的第一天就住进了宿舍,我和宿舍的朋友都很合的来,来啦一个多月,我发现了有一张床一直空着,听朋友们说成乔君的,她请了两个月的假,过几天就需要回家了,因为我没多问。

乔君回家的那一天,大家宿舍的人一起出来 吃完一顿晚餐,回家的情况下早已12点多了。

我和阿诺在铺上闲聊,正说的高兴,就听到上铺的乔君逐渐在哪抽泣。

我和阿诺一开始认为,乔君是在恐吓大家呢,两人哈哈哈哈哈就开口笑了。想着乔君真的是够孩子气的。

此刻和乔君在一个铺的萱萱突然就叫了起來,说你们别笑了,你们看一下她。她怎么啦,我和阿诺往下一看,乔君,眼球上翻,浑身发抖,不断的在磨牙齿。

大家哪儿见过这类状况,吓得泪汪汪。此刻哆嗦的乔君逐渐说话了:“铺上的那2个,你们并不是笑吗,怎么不笑了,然后笑啊。”

我和阿诺早已吓得快快疯了,哪儿还笑的出去,就拼了命的喊救命。离乔君近期的萱萱鞋不穿就走出去了,我也想跑,但是下来要历经上铺,我害怕她突然把握住我。

此刻她又逐渐说话了:“你们无需怕,我是这一工厂的,如果我死了很多年了,就在你们洗手间边上的黑屋子里住。”

此刻她看到我一眼讲到:“那一个大个子,我见过你,你常常从我那边经过,你们不要怕,我只是太寂寞无趣了,想请人说说话,这一小丫头的气血较弱了,不愿上她身都不行啊,呵呵呵。”

我吓得早已不行,用发颤的响声跟她说:“求求你赶快回去吧,大家无怨无仇,别再吓大家了,求求你了!!!”

“不好,你们不听我说话,我便上来找你们了,嘿嘿……”

阿诺紧抓我的手臂,突然我看到外面的对话框有些人往里看到一下。

“救我,有鬼啊,呜呜呜,救救我啊。”直往外看,哪儿也有身影。

“好啦,你们2个别哭了,我不会吓你们了。”

过了一会儿,上铺再没有了响声。往下一看,乔君早已睡觉了,我和阿诺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 。一夜未睡。

第二天,艳阳高照,我和阿诺返回宿舍,收拾东西,提前准备离职回家。沒有见到乔君,却碰到了昨晚第一个跑走的萱萱。

她讲她昨日跑到他人宿舍的情况下,立即就晕了以往,因此 才没喊人来救大家。大家也不怨她,女生都非常胆怯,自己也差点儿被吓坏。

坐着回去的列车里,内心还会惦记着昨晚产生的可怕事儿,真的是心惊胆寒,突然!我好像又了看过乔君,正面带笑容地为我走过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清晨无人。

2021-9-8 14:42:15

短篇鬼故事

古坟寻宝的惊人变化。

2021-9-8 14:42: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