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出租车。

天,飘起了蒙蒙细雨,越来越雾蒙蒙的。路灯下,一道身影被越来越长……

没有错,这就是我的影子。蒙蒙细雨,要我迫不得已加紧脚步,赶赴前边的一个公共汽车亭躲雨。

“今日这一气温,中午都还没雨,如今就忽然下起雨来了。”我破口大骂的,内心很是不开心,在办公室里还被上司责怪,想着自身今日可真的是够晦气的。

我低下头,踢着一粒碎石子,看见自身变长的影子,在这里昏暗的光线下,竟显得一丝若隐若现。

而在这里昏暗的光线下,周边这一切,除开蒙蒙细雨的雨的声音,居然是显得分外平静,但是沒有和谐的平静,一丝躁动不安此时窜上心中。

“如何……怎么没有车子往来?”我仰头看见雾蒙蒙的天上,也有小雨滴的飘荡“也许是气候的缘故吧。”

公交候车亭下,我看见路道上空荡荡,既沒有车,都没有一个过路人。

等候了一会儿,有一些厌烦了,我揉了揉自身疲惫的眼睛,略微眯下了眼睛。

一阵阵疲劳感传到我的中枢神经,眼睑用劲的张开,但是又一阵疲倦涌进我的心魄……

忽然,刺目地光辉涌进我的眼前,我一下子站起身体。

一辆的士慢慢停了出来,雨刮器不断的刷着车窗玻璃。车里的司机渐渐地的掉转头部“我一个人走哪儿?”

司机的响声要我觉得了非常的冰凉,好像带上那麼丝的厌烦!

我不爽的开启后排座汽车车门,一边讲到:“我走深圳市龙岗的刘家井。”

“总算乘坐到车了,不清楚今日为何车子那么少。”我心中暗自抱怨着这鬼天气。

手上的卫生纸擦洗调头上的雨珠后,正提前准备擦干鞋,但是,脚掌居然踩着一只已经挣脱的泥鳅。

“这车里为什么会有泥鳅?”我困惑的端详着自个的鞋底子,脚底却沒有一丁点的土壤,但是泥鳅究竟是从哪里而来的呢??

“或许是在我以前的顾客脚底不留意带上来的吧。”

我觉得向司机,一头杂乱无章的秀发,墨绿色的外衣,显得有一些脏。

说他脏,是由于翠绿色的外衣上也有一块块灰黑色的脏斑;杂乱无章的秀发,显得有一些油腻感,并且车里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异味!更好像哪些烂掉的物品在这里车里一般。

“哎,能坐到车就非常好了。”我心中叹道。

我扫视着司机,心存疑虑:“从我进入车内到现在,司机居然沒有动过一下脑壳!”

就好像不容易动的玩偶一般!“这一司机真的是显得古怪!”

而司机也不吭声,仅仅遇上拐弯处,动下汽车方向盘罢了。

“或许仅仅这司机不喜欢说话。”我心中那样惦记着。

这时候,的士恰巧行车在近郊区的一片山林前,落叶雨中垂挂了头,我愣愣的望着窗前。

视野中,路灯下,一个男孩儿低着头部立在那边,终于明白,大夜里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小一个孩子不回家?

他伸出了头,嫩白的脸蛋儿好似纸人一般,昏暗的光线下,显得那麼的怪异。

车飞快的驾驶着,我开启车窗玻璃,向后放眼望去,但是路灯下却看不到小孩子的足迹

“这大夜里的,并且还大雨滂沱,为什么会有一个小朋友立在马路边?”我惊疑不定的朝前边开机的司机询问道:“老师傅,你刚刚看到街边的一个小孩了没有?”

驾车老师傅好像间断了一下。也好像在思索:“小孩子?很晚了,更何况仍在雨天,为什么会有孩子呢!你肯定不会是眼花了吧?”

我认为自身不太可能会是眼花,更何况那小孩子的容貌那麼吓人。我心中出现了一个想法:“那小孩子,是否会是……是否会是鬼!?”

“但是这世上为什么会有鬼呢?”我摆脱了那一个想法,或许真得仅仅眼花了吧。

我闲的无聊,见司机不喜欢说话,便积极张口道:“老师傅,你驾车多长时间了?”边说还递上一只烟。

司机摆了招手,提示自身不抽烟。“他开了多少年的车,自己也记了不得。”司机浅浅的说着“我还记得那就是还很年轻的时候吧!”

“呵呵呵,要来也是有几十年了吧?”我笑着讲到,但是司机并沒有再讲话。暗讨了个不悦,因为我闭上嘴。

“为什么会有连自身到底开过多长时间车的人都不清楚?”尽管内心暗自不爽,但是也不愿再聊哪些。

我的眼光一角从车里后视镜中划过。但是,双瞳条件刺激一样的再度朝着后视镜看去,我暗自惊慌“难道说确实撞鬼了!?”

我撑死了身体,再度望向后视镜,但是,在司机的哪个坐位,在镜子中,仅有已经旋转的汽车方向盘!

“是怎么回事!?”我望向司机,但是司机或是在坐位,再度看向后视镜,司机却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司机好像有一定的发觉,慢慢掉转头部,一双睁得好似一个鸡蛋一样的双眼看着我。“怎么啦小伙儿?”司机的嘴巴轻轻地的动了两下。

“没,没有什么。”我急急忙忙的伸出两手,狠狠地的晃动。

“哦,没事儿就行。”司机讲完,还冲着我怪异一笑。

窗前的情景被甩在车子,我双眼目不转的望着镜子中的自身,镜子中的车里,除开自身,空无一人,我凶狠的喘着气,好像心血管被什么狠狠地扯住一般。

我觉得下车时,但是下了车又将应对哪些?应对司机弄巧成拙或是遗尸荒原?我不敢去想。

与周边车下四周的可怕恐怖对比,我还是宁可待在车上,终究,我之前的“司机”都还没曝露本来相貌。

“今日真的是霉运当头!”我心神不安的望向窗前,“怎…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我提心吊胆的看见司机“老师傅,还…还有多久才到啊?”

司机并沒有回复我,一动不动的静坐在安全驾驶位上,汽车方向盘在这时候,也不会再旋转,而的士的正前方,居然一片雾蒙蒙,没了道路路灯,仅有的士昏暗的灯光效果!

此时,我觉得大喊,但是却忘记了如何张嘴,害怕弥漫着了我的心魄。

车里,越来越极其破败不堪,年久,灰暗。

一股恶心想吐呛鼻的异味在车里弥漫着。“泊车,快泊车!”我惊惧的大喊,但是司机好像沒有听到一般。

我一把把握住司机的肩部,“泊车!”我不愿意再在这里车里多呆一分钟。

司机慢慢掉转头部,口中传出异常的怪笑声。

在我看到司机相貌的那一刹那,我一瞬间越来越滞销品。

一张斑驳陆离的脸孔,口中流着早已变黑的血水,一脸奶白色的蠕虫已经脸部肠蠕动,眼晴里,烂掉的眼睛,居然是蠕虫的洞穴!

我的鸡皮在这一瞬间弥布我的身子,汗毛根根站立,我卖力的去拖车门的门把,但是发抖的两手,却怎样也拉不动这扇汽车车门。

而这时候,前边伸出一双烂掉的手,龇牙咧嘴的向我捉到,狠狠地的把握住我的颈部。

我卖力的挣脱,但是一双手掌心的能量大得十分……

“啊!”我一声大喊,睁开眼的我,居然察觉自己或是躺在公交车亭。

天,早已会亮,雨也停了。公共汽车亭下的一个老婆婆古怪的望着我,随后赶忙赶快离开了开。

“难道说仅仅一个梦?”我拍着自个的头,“竟然在公交车亭睡了一晚。”

但是内心忐忑不安,但是昨天晚上的一切,显得那麼真正。真的是作梦吗?我询问自身,可仅有心跳的声音在回复自身。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抬棺材。

2021-9-8 14:41:57

短篇鬼故事

渡劫。

2021-9-8 14:42: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