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棺材。

王老汉2021年五十二岁,是一个抬棺的,抬了近三十年的棺材,从头至尾抬了九百多口棺材,在其中包含阴棺、阳棺、悬棺葬、双棺这些。

实际上 王老汉年轻的时候原本是不愿干这方面的,他觉得干这一行说出来 有畏体面地,由于抬棺这事算不上哪些正经事儿。虽然这般,但今日不一样往日,王老汉现在在保定村方圆十里,但是众所周知的八仙,任何人都将他誉为方圆十里的八仙之首。

内行人人将抬棺者称之为八大金刚、阴十八或八仙,将棺材称之为龙柩、龙椁。

王老汉往往能变成 八仙之首,用他自己得话说,这都得从二十多年前的一场抬棺谈起。那就是王老汉抬过较难抬的一次棺材,差点儿要了王老汉的命。

那时,王老汉还不叫王老汉,只是叫王胖子。

王胖子尽管进到抬棺队伍早已有2年了,但从来不重视死者,也从来不坚信诡异。用王胖子自身得话讲便是,孔子干这方面,便是挣死人钱,若不是为了更好地那几百元钱,蠢猪才会来抬死尸。

有些人提示王胖子话不要说太绝,当心恶报。王胖子看过那个人一眼,恨不能吐口痰在他脸部,坚信诡异的人,王胖子确实是看他不起。

但经历过那一次抬棺以后,王胖子从此害怕玷污神了。

听说那一次死的是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是由于是什么原因,被外村人打了给打死了,这个人也没去追责。抬棺人都了解,含冤而死的人,棺材都不大好抬。村内的抬棺人也不太想要抬,那户别人将酬劳提升到五百一位,左请右请,好话说尽,都只请得了几个高手,还差一位。最终,那户别人确实是请不上人了,又正巧王胖子畏缩不前,那户别人也就要了王胖子。

作法的道士职业为了更好地除去死者的怨恨,就要那户别人去给死者提前准备双棺。双棺在古时是富贵人家才可以体验的工资待遇,讲的是一个死者2个棺材,一个大一个小,把死者放进小的棺材,再把小的棺材放进大棺材,也被称作棺材,小的叫棺,大的叫椁。

这也是王胖子第一次抬双棺。

出葬那一天,主人特意给了王胖子一个大红包、一条十块钱的白沙烟、一块白手帕、一双新鞋。并嘱咐王胖子说:“王胖子,麻烦你了,一定要好好地抬这棺材,要我闺女稳定地走最终一程。”

然后,又有老工作经历的八仙回来提示王胖子常见问题。

那个人说,抬冤者的棺,一定要对死者敬畏之心,假如说沒有心存敬畏,一口棺材能活生生地将人碾死,即使压没死也会终身残疾,弄不好死者还会继续约你点事,乃至会惹上祸端。

接着那个人又告知王胖子一些抬棺材的秘诀,抬棺第一不必先起腰,等大家喊一二三起的过程中才可以起腰,第二,走新路的情况下,龙架不可以离肩,要不然会惹怒死者,第三……

王胖子想着:妈的,装神龍鬼,叽叽歪歪,若不是此次比平常多了几千块钱,孔子听你瞎扯淡?

千辛万苦听那个人说了半天,吃完晚餐,大家就看见時间,若是月亮升起來,就提前准备起棺了。

王胖子想着:妈的,平时全是早上出棺,这死骚娘们却要夜里出棺,真的是霉气。但因为那几百元钱,王胖子这句话也就没说出入口了。

“准备,一”

“二”

“三,起驾!”

伴随着一声大声喊叫,王胖子变弯低头,将龙架放到肩上,内心却早忘记了刚刚被叮嘱得话。

好多个八仙一齐用劲,慢慢地将棺材伸出。

王胖子站起来以后,才发现出现异常。自身好赖也抬了2年棺材了,从来没有遇到过一口棺材居然会这样之重,压着他两腿略微颤抖,差点就直不起腰。

王胖子想着,大约是双棺的原因,多了口棺材,也就重了很多,硬着头皮,坚持不懈一下也就过去,终究仅有一里归路。

王胖子认为大伙儿都会有这种感觉,抬眼见向别的几人,发觉它们的面色轻轻松松,显而易见她们承担的净重跟他是不一样。

王胖子内心一紧,难道说还真得有亡灵存有?王胖子将信将疑地抬着棺材,咬紧牙,也就考虑了。

这一路上,王胖子仿佛觉得渡过了两年。总算,到山下。依照老祖先留下的风俗习惯,进山以前必须转三圈。

王胖子想着,妈的,那么重,还转三圈,转几圈得了,总之多一圈少一圈也没有什么两种,全是一些糊弄人的叫法。

“转几圈,别转三圈,孔子…孔子转不了了。”王胖子高喊着。

别的几个八仙相互之间看了看,再看了看王胖子,王胖子上气不接下气的,看来是确实转不了了。大伙儿也就只转了几圈。

这时候,出现意外发生了。转过几圈后并没有任何不当之处,可是在恰好用来长板凳,贴上冥币,提前准备落棺歇息的情况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棺材忽然又重了很多,越来越出现异常厚重。而此次,不仅是王胖子,全部的八仙都感觉出现异常厚重,脸都通红了起來。

突然,“砰”的一声,龙绳齐断,棺材猛然砸在路面,传出刺耳的声音。与此同时,全村人的狗,都叫了起來,叫得非常的古怪。月阳光照射在棺材上,令人胆战心惊。

棺材一落地式,全家人不吉利!

一瞬间,全部随棺人、家属、八仙都通通下跪,不断地朝棺材叩头,除开王胖子。

王胖子实际上 是想跪下磕头的,不清楚是被吓愣了或是咋回事,只感觉两腿不断地颤抖,想下跪去,却发觉两腿压根就反应迟钝,直愣愣地立在棺材边上。

王胖子立在棺材边上,后背直冒冷汗,只感觉棺材里有哪些声响。

该不可能是尸变了吧?王胖子想着,没救了。

“下跪!”承担做法事的道师突然一拂尘打在了王胖子腿上,王胖子一瞬间就给跪了出来,正好跪在了从长板凳上脱落出来的冥币上。

下跪后,王胖子不断叩头致歉。做法事的道士职业又取出八卦来,不断在地面上喊着天卦地卦,阴卦阳卦,口中嘟囔着听不明白的语句。

好一阵子后,村内的狗叫声总算停息了出来。

作法的道士职业,让我们再转三圈。

此次,大家都不能懈怠,恭恭敬敬地转了三圈。

接着,又伴随着宣传起的“一、二、三”,抬棺的八仙们总算把棺材抬到井筒。只等天亮前去入井就可以……

之后,做法事的道师和王胖子说,若不是那一次好运气,王胖子早已丢命了。

说白了人,都是有三魂七魄,人虽死,仍留出一魄和怨恨留到遗体嘴里,若是下棺前,不可以平去嘴中的怨恨,那遗体可能在七日后,趁着那嘴中的一魄再次“救过来”。也就是丧尸……

自打拥有如此的历经,王胖子从此害怕对死者不尊了。每一次抬棺情况下,都恭恭敬敬,害怕玷污死者一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门下的眼睛。

2021-9-8 14:41:55

短篇鬼故事

雨夜出租车。

2021-9-8 14:41: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