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马甲。

她不清楚,大伙儿为何都叫她扫把星。但是她不在乎,在孤儿院早已十五年了,早就发麻。她想,能让她坚持不懈下去的,除开仁慈的校长林夫人外,便是她好朋友小沫了。她跟小沫同龄,并且都是以聖比医院门诊出世的。她诞生时母亲孕妇难产死了了,父亲也在她2岁的情况下丧生于车祸事故。或许这就是大伙儿叫她“扫把星苏淼”的缘由吧。

苏淼2岁进到这个孤儿院的情况下,小沫早已在这儿了,比苏淼更可怜的是,小沫的爸妈都活著,可是由于小沫头顶的先天性疤痕,不愿意要她,托关系送至孤儿院的。尽管父母双全,却并没有享有一天的父亲的爱母亲的爱,从记事簿起,小沫的母亲便是林夫人。

两人的相逢,应当从三岁的情况下,从角逐一个破旧不堪的芭比娃娃逐渐。当苏淼爱护地抚摩着芭比娃娃时,受惯了林夫人宠溺的小沫一脸高傲地走到她眼前,伸着双手,提示苏淼拿出“商品”。苏淼天生胆小心地善良,喃喃地抬起玩具拿给小沫,放眼望去的笑靥。从那一刻起,小沫就习惯争夺苏淼的开心,但凡苏淼有的,她务必有。

而苏淼却把这类争夺当作是共享,她把小沫作为好朋友,实际上,仅有林夫人和小沫不叫她“扫把星”。她很高兴能有小沫那样的盆友,朋友传递快乐是理所当然的。

小沫却并不是那么想,苏淼在孤儿院的女生之中毫无疑问是最漂亮的,老天爷早已给了她那么娇美丽的容貌,为何还需要给她那么多开心。小沫想,除非是她也是有像我这样的疤痕,不然就配不上获得这些玩具,配不上获得林夫人的关注。事实上,她很赞成大伙儿叫苏淼“扫把星”,由于她的出现抢走了小沫过多的幸福快乐,深爱的玩具,林夫人的关怀,乃至,大伙儿针对她脸部疤痕的关心,都不如苏淼的家世了。这种都让她无法容忍……自然,她不承认自身是在嫉妒这一漂亮又善良的女孩。

但是不管怎样,大家都各自安好地渡过了十五年。小沫和苏淼都出落个含苞欲放,小沫的疤痕用齐整的流海遮盖起来,看上去也是一等一的美女呢!而苏淼或是清静得像一只小羊,素雅如清莲,在午后的阳光下,美的令人室息。自然,一切如故,她的好看开卡或是总被小沫拿去,尽管小沫压根无需开卡。

小沫唯一夺不动的,应当就是他了吧。

柳轩来的情况下,林夫人让大伙儿列队欢迎新朋友,这也是孤儿院几十年的传统式。他整洁的白衬衫外边,毫无道理地套着一件红马甲,看上去像低劣饭店的侍从。大伙儿窃笑的情况下,他紧紧盯住唯一沒有笑的苏淼。

十七岁的苏淼早已懂事情许多,她跟柳轩坐着花坛旁边闲聊的那时候说,千万别穿这一件鲜红色背心了,我明白被我们取笑的觉得。柳轩洒脱地笑一笑,但是没有换啊,你需要帮我做一件新的吗?苏淼没仰头,嗯,但你需要把这一件红的赠给我。柳轩哈哈哈一笑,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个玩笑话。

但是苏淼没那么想,她花了一个月的時间,帮林夫人清洁卫生,求林夫人选了一块漂亮的花格面料,在他人睡觉的时候,私下做了一件背心。她害怕大白天做,她了解小沫一定会取走这一件背心。其他物品她都懂得,但这一件背心是给柳轩的,她舍不得给小沫。

柳轩见到这一件全新的背心时,打动得想抱一抱苏淼。但是又害怕,一时间张着手臂在那里手足无措,苏淼低下头,聪明地靠进他的怀中,细声询问道,喜欢吗?

 

嗯,喜爱。

苏淼娇啼,那还不换掉,你同意红的要帮我的。

柳轩利索地换掉新背心,全部人精神实质了许多,苏淼也吃点地笑着说,快,把红的帮我,一件像服务员的背心。

柳轩过意不去地笑一笑,他本是玩笑的一句话,苏淼却真的了。他想,他还要为苏淼做些哪些才好,他问她,淼淼,你喜欢什么呀?

我呀?对你有感觉。

苏淼羞涩地跑开以后,柳轩有点发愣,喜欢我?

一个并不大的孤儿院,小沫趴到窗上看见这一切。内心暗骂,娇情的贱货,红马甲,红马甲!今夜我便烧了你的红马甲!柳轩也就是你的!你怎么配跟柳轩在一起呢!!!

孤儿院的夜里沒有吵人的喧闹,女孩们在床上低声细语是唯一的游戏娱乐。

“小沫。我想我喜爱柳轩了。”苏淼在床上,清亮的眼眸闪着晶莹的光。

“是不是?我并没有喜爱过一个人,不清楚是啥觉得,我想去洗手间。”小沫恶狠狠扔下这句话,轻手轻脚地穿好凉拖,开关门离开了出来 。

恐怖的过道渗入着一阵阵凉意,小沫紧抱肩膀,有点后悔莫及出来,终究之前全是拉着苏淼一起的,如今自身往过道最深处的卫生间走,真的是有点担心。但是不可以回来再叫苏淼吧,那也太让她瞧不起了。小沫内心惦记着,便大步走朝卫生间走去。

拉开卫生间的门,嗖嗖嗖的冷气出回来,全部卫生间在冷冰冰的月光下看起来煞白而清冷,洗手台上边的大浴室镜子里幽幽地仿佛通向另一个世界,在打动着小沫以往。小沫禁不住打个打哆嗦,内心震天响了敲边鼓,或是走吧,这可太可怕了。

就在小沫转过身要走的情况下,恐怖的事儿发生了!她听到一个阴森恐怖的响声传入她的耳朵里——“你要想一件鲜红色的背心吗?你要想一件鲜红色的背心吗?”

小沫吓傻了!但是她害怕惊叫,捂住嘴跑回了寝室。大伙儿早已睡觉了,小沫在床上一直睡不着觉,直至天色逐渐灯闭的过程中才糊里糊涂地睡过去。

林夫人要惩罚小沫的情况下,苏淼想为她道歉,可是不清楚怎么讲才好,想陪着小沫一起扫庭院,但被小沫拒绝了。

中午主题活动的组织活动的情况下,小沫也被罚不可以参与,在房间内关禁闭。苏淼悄悄地跑回寝室,想要去陪小沫。刚拉开寝室门的情况下,她发觉小沫正蹲在自身的存物柜旁,不清楚在翻哪些,但很显然是都没有发觉自己早已拉开了门。苏淼不露声色地看见,小沫把这件鲜红色的背心从存物柜的底层取出了,站起来就需要转过身。

苏淼赶忙退出去,轻轻地携带门,躲在楼梯间。

一会儿,小沫怀里着鲜红色的背心出去寝室,迈向卫生间。苏淼悄悄跟以往,在卫生间大门口静静地看见小沫把红马甲堆在一个墙脚,轻轻地划了一根火柴,口中嘟囔着,不必来跟我说了,红马甲是苏淼的,跟我没事儿啊。今日我将它烧毁,之后不要搔扰我了!

 

苏淼有一些无缘无故,她认为小沫会像之前那般当她的面抢走这一件背心。她那样做代表什么意思呢?苏淼有一些疑虑,静静地返回了主题活动主会场,却再也不会思绪看下来,连柳轩得话全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夜里回来后,小沫或是有一些心神不安。苏淼没敢多问,把做好的饭食放到小沫眼前,缓缓的摸了摸她的肩。这一拍,小沫仿佛突然被拍醒过来一样,一把把饭食扫在地面上,狂喊着,开水!这个扫把星!谁稀罕你虚情假意的同情!开水!

苏淼被吓着了,发抖着整理好木地板,躺在床上手足无措。

大伙儿也不知道小沫为何发那么走红,也害怕问,就分别忙完,提早上了床。

这一夜针对小沫而言出现异常难熬,想睡又睡不着觉,想出去看一下又害怕。趁着月光小沫看过一眼闹表,早已十二点了,不容易还有哪些事情了,舒心地睡觉觉,要不然明日站不起来又要被林夫人处罚了。刚闭上眼,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了,小沫,小沫,来,来啊,出去……

是林夫人?!

没有错,是林夫人!小沫最了解她的响声了,没错的。

小沫,小沫。赶紧来,快出来呀。温柔的声音再度传出,小沫早已确认是林夫人再叫喊她,她没多思考,穿好鞋就出了寝室。

响声从卫生间传出,浑厚缠绵悱恻,小沫,懂事的孩子,赶紧来,快过来。

小沫拉开卫生间的门,一个穿着白衫的女人立在,不对,是飘在卫生间中间,长头发遮盖了脸,两手垂在人体两边,外露的手指甲鲜红色而锐利,小沫呆在原地不动,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白衣女说话了,小沫,你要想一件鲜红色的背心对不对?

是林夫人的响声!小沫疑虑了,为什么会是林夫人的响声。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见小沫不回应,白衣女颤动起來,突然一个下击暴流,奔向小沫。一瞬间落在小沫眼前,两手把握住小沫的肩部,手指甲已浅浅的地刺进小沫的皮和肉,外渗鲜红色的血渍。

小沫认清了美女的脸,一张凶狠歪曲的脸,但她很清晰地了解,那张脸便是自身,前额上的那一条疤痕!小沫吓得叫不出来声,仅有颤抖着啜泣。

女人瘋狂地晃动着小沫,嘶声大声喊叫着,你哭哪些,你不是要想鲜红色的背心吗!并不是早已如愿以偿了么!难道说还想要一件么!?

这一次,响声则是小沫自身的。

那我便实现你!

啊————!!!

吱吱声的惊叫惊扰了全部楼房,大家都醒来出了寝室。林夫人带上保安人员赶到卫生间,那一幕让她终生难忘——小沫一丝不挂地躺在卫生间地面上,上身的皮被活生生扒了去,只留有两根手臂的皮仍在,鲜红色的肉体让她看上去好像穿了一件鲜红色的背心!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一双绣花鞋。

2021-9-8 14:41:39

短篇鬼故事

地下的声音。

2021-9-8 14:41: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