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眼镜蛇。

“永州市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蔓草尽死;以啮人,无御议者。”这句话源于柳宗元的《捕蛇者说》。永州市,归属于零陵地域,坐落于湖南南边,潇、湘二水交汇处,气侯潮湿,四季气侯明晰,是各种各样蛇种的人间天堂。蛇肉能够 服用,泡药酒除病,蛇毒能够 做成药品和血清蛋白,使用价值特别大。永州市丰富多彩的蛇种資源,也促生了很多捕蛇人。

孙峰便是诸多捕蛇人群中的一个,他住在在乡村,世世代代以捕蛇谋生。孙峰的捕蛇技术性十分高。不上三十岁的他早已成为了很多捕蛇人的老师傅。他常常带上一两个弟子到山上的丛林里捕蛇,随后把他们高价位卖到中药批发市场。孙峰还尤其喜欢吃蛇肉,也擅于烹饪,由于他相信,吃蛇肉能够 滋补养生身体,益寿延年。

那就是七月的一天,天刚下完雨,地面上还十分湿冷。恰好是蛇虫们出门主题活动的最佳时机。孙峰携带了住在一个村的弟子薛斌,一起上烟雾缭绕的山上捕蛇,由于刚下完雨,落叶上落满了水滴,两人便穿上了竹笠,光着脚踩在湿冷的沙土上,一步步向前着。

来说也怪异,过去这类情况下,蛇种都是会比较多的,但是此次一连找了大半天,师生2个也没有发觉毒蝎子的踪迹,眼看時间一分一秒以往,但两人的背篓里还全是空空如也。薛斌便对孙峰说:“老师傅,天早已不早了,我们走吧,要不夜晚山顶雾水更重,我们会迷了路的。

孙峰转过头,摸了摸学斌的肩部,笑着说:“对我们捕蛇人而言,白跑一趟是件屈辱的事儿。不要着急,我坚信大家会出现感受的,讲完,便再次向前走。见老师傅这般固执,薛斌叹了一口气,也渐渐地跟了上来。

不经意间,两人走到一片野竹林里,孙峰一边走,一边用棍子拨通着之前的草丛里,一是为了更好地驱逐蚊子,二是查询是否有蛇,刚离开了很近,孙峰突然听到薛斌惊惧地大喊起來:“有蛇,有蛇啊!

孙峰赶忙转过身向后跑去,直到了薛斌身边,沿着薛斌手指头的方位,孙峰发觉,一条三米多久,整体透明的响尾蛇栖身在一棵粗大的毛竹上,已经朝自个的方位吐着芯子。

孙峰见了喜事,由于他捕蛇那么长期,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响尾蛇,并且或是极为少见的透明蛇。孙峰猛然挥动起手里的木棍,把蛇栖身的细竹切断,蛇从毛竹上落了出来。趁蛇还没反应回来,孙峰一个箭步冲往前,快速捏紧了蛇的七寸。将它取得成功工作制服。

孙峰捏着蛇的七寸,慎重地留意着这一条稀有的透明蛇,它整体白得透明,里边的框架和内脏器官清楚可见。孙峰得意的笑了笑,让薛斌打开自己的背篓,把它放了进来,小心地盖上外盖。

孙峰贪欲地舔了舔舌头,他不是准备卖出这一条蛇的,由于他听很多人说,越发罕见的蛇,它的口味就越美味,并且滋补养生的作用也更强。这般极大的一条蛇,孙峰自然不愿把它卖给他人,他笑着对薛斌说:“斌子,今夜到我家吃蛇肉煲吧!

“啥,老师傅,你需要吃完它?薛斌皱了皱眉,低声讲到:“这蛇我们或是不必随便吃,要不卖出,要不就把它放了吧。

“为何?我千辛万苦逮住那么条蛇的。孙峰觉得很怪异。

薛斌莫测高深地说:“我爷爷以前告知过我,碰到乳白色或者透明的蛇千万别随意得罪,他们全是拥有灵气的,即将修练成龙大哥的蛇王,毒副作用也特别强,假如吃完他们,会出现十分吓人的事儿。。。。。

“嘿嘿,这你也信?孙峰笑了:“我们是捕蛇人,抓蛇便是大家的做好本职工作。如果担心得话,谁还干这行啊?你祖父说的这些全是哄小朋友玩的小故事,你还是当真的了啊?

“老师傅,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啊。薛斌再次说,孙峰厌烦地弄断了他:“好了好了,别多讲了,这一条蛇我都就吃定了!你夜里需不需要回来一起吃?

“我不吃,老师傅要吃自身吃完就是。薛斌讲完,便不高了头,一言不发。孙峰笑着打过他一下,背好啦背篓,两人一起渐渐地地底了山。。。。。

返回家时,天早已彻底黑了,薛斌回自己家了,孙峰把那一条透明蛇拎到餐厅厨房,熟练地去皮剔骨,炖了浓浓的一锅蛇肉,随后他取出纯粮酒,就着蛇肉,吃得满口生香。这蛇的肉质地果真比一般的蛇肉要细致美味的多。孙峰食欲大好,把那一锅蛇肉吃得一干二净后,立即就唾觉了。

時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经意间早已到深夜,孙峰睡得很香,这时的他已经做着好梦。过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孙峰突然认为有凉冰冰的物品爬到自个的身上,发痒也很难受。

孙峰渐渐地张开了双眼,可面前的景色马上吓得他失音大叫起來——自身的的身上,床边,统统是蛇,密麻麻的毒蝎子,她们肠蠕动着寒冷的身体,在自身的的身上跑来跑去。孙峰猛然坐起來,甩开这些爬到自已手上的蛇,急急忙忙跳下了床,向房外跑去。。。。。

一连跑了好远,见这些毒蝎子沒有再追过来,孙峰稍微松了一口气,想着:这真的是撞鬼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毒蝎子找上门呢,难道说是由于那一条透明蛇?

刚想起这儿,孙锋的腹部突然猛烈地痛疼起來,他倒在了地面上打着了滚,他觉得自个的五脏六腑都马上要爆炸了,十分不舒服,他感觉身体愈来愈痛,大脑愈来愈不保持清醒,总算,孙峰眼前一黑,终止了吸气。

过去了一会儿,孙峰外露的肚子渐渐地裂开了一条贷款口子,从里边渐渐地外伸了一只爬满乳白色鱼鳞的双手,随后,一个整体透明的宝宝从孙峰的肚里爬了出去。它呕吐吐口中的芯子,怪异地开口笑了:“愚蠢的人类,这就是你吞掉蛇王的成本!讲完,宝宝把孙峰的内脏器官从肚子里扯了出去,吃完个一干二净。。。。。

第二天,孙峰的遗体被看到在村边的一条水渠里,他脸色变黑,嘴巴乌青,一看便是中了蛇毒而死。但是,令大伙儿不寒而栗的是,他的腹部不知道被那些动物掏空,人体内脏统统不见了。。。。。

创作者赠言:请不要随意得罪蛇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人类寄生虫【7】的结局和鸡蛋。

2021-9-5 14:43:00

短篇鬼故事

鬼菩萨。

2021-9-6 14:41: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