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池镇阴。

刚新学期开学不久,家中就打了个电話帮我,说成有着急的事,要我赶紧回来。总之大学选修课并不是太紧,因此我向教导主任请了个假回家了。

我乘火车二天就重回了家,三叔就要我要去他们家。

“三叔,啥事啊?”

“大侄子,三叔就直截了当地说。”三叔吸了一口烟,“三叔此次使你回家,是想使你跟我要去摸金校尉。”

大家大家族世世代代是以卖阴货谋生的,摸金校尉这件事情损福报,因此 爷爷都没熬过六十岁,但这也是爆利的买卖,就算是损福报,也還是要冒这种险。

“大侄子,你之前跟随你爷爷也经过一些古墓,你是你爷爷最重视的人,要来,他也把好点本领都传授给你呢吧?”

“三叔,我本领并不是许多。但三脚猫功夫依然会一点的。”

三叔看着我话里的意思是允许了,便对于我会心一笑。

第二天,我与三叔就来看了。我妈妈临走前还嘱咐“他叔啊,照顾好我们家山子。”

大概是离开了五六千米的新路,大家走到了一个宽阔的平地上,可是平地拥有四个直徑有二十米上下的塘子,这四个塘子,有一个拥有水,与此外三个塘子不相邻,那三个塘子没有水,聚拢在一起三个圆塘的正中间有一个极大地土包。

我看了一下四个塘子,与远方的高山相对性,也是四座山,并且和塘子的部位是一样的。那样的葬法,我爷爷跟我谈起过,三龙戏蛟,简言之,便是三池镇阴。针对这类葬法,一般来说是为了更好地抑制一些照煞的,这墓,不容易。

我紧邹着眉梢,摸了爷爷帮我戴着的忍玉。

三叔见我不说话,便说:“大侄子,整么了?”

“三叔,你从哪里了解这墓的?”

“噢噢,这墓我是以你爷爷留有的地图见到的,三年前我便要来,但是你爷爷临终说,十年内禁止走阴,就耽误了出来。”

按道理而言,爷爷不容易留有一些风险的墓的详细地址,我更沒有听闻爷爷留有了地图,可是三叔为什么说是爷爷留有的?难道说三叔有哪些目地?我想留意一些。

越风险的墓,就越发有有价值的阴货。为了更好地它,我还是冒一下这一险。

“回去吧,三叔。”

走到土包前,三叔娴熟的挖了起來,大家挖了三四米深,就产生了一个洞,这一洞只是够一个人下来,我就用强光手电秒射射,下边应该是平地上。

三叔先下来了,说到“大侄子,没事儿,出来吧。”我便一下跳了下来。

进了这一洞,手电光所及的区域还真宽阔。我与三叔一路向前往前走,忽然一道门发生在咱们眼前,门扣上很整洁,沒有灰,这使我很怪异,门的两侧也有2个陶器,这显然是二婴锁车。只需一开关门,陶器里的堕胎婴灵便会出去行凶。

这 时,我看到三叔早已拉开了门,我要阻拦早已来不及了。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堕胎婴灵并沒有发生,这太要我觉得不寻常了。但是三叔像个心里难受一样,推开门就接着向前走,我隐约一些躁动不安。

我与三叔沒有太多讲话,由于太多讲话会耗费太多墓里的O2。

“大侄子,你看看那是什么?”

创作者赠言:求评价,求适用。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超市里面的服务员。

2021-9-5 14:42:28

短篇鬼故事

太平轮彼岸(鬼版)

2021-9-5 14:42: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