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夜。

悄悄的拉开那早已锈蚀的大门,大门传出怪异的嘎吱声,很是吱吱声响声,杂乱的藤条爬满已雕漆的石板。脏的发灰的墙体上零零散散的能见到已变黑的血团,历史悠久的吊顶灯,墙壁画和家俱上充满了尘土和蛛网走在吱吱作响发响的木地板上,隔三差五会碰到几元森森尸骨。

愈来愈挨近那一个出现异常干净整洁的门,只需稍微用劲就能随便拉开。尽收眼底的是稍为整洁的屋子,地面上和沙发上零散的平躺着躺着已烂掉的遗体。

皱了皱眉头,将这些遗体扔出窗前,四肢被摔的和身体断掉,早已分不清楚谁是谁的了。回过头来,见到干净整洁的床上躺着一个身体惨白,四肢被截掉的青少年,走以往自戏扫视着人雪白的身体使自身内心深处的冲动更为急切。

手沿着人的颈部抚上面颊,轻轻地的按揉着双眼,一点点探进,听着人凄凉的尖叫声忽视掉人乏力的纠结和发抖的躯体,将眼球一点点挖到,拉断和人的大脑联接的毛细血管,笑容的看见血水如如泉涌般的铺满人嫩白的面颊。

惊叫并沒有为此而终止,将手里的眼球塞入人口数量中捂着人的嘴使他人不可以吐出来,令人满意的看见着由惊惧失落所构成的脸,松掉手,舔了舔手里残余的眼睛晶体,再加上血夜的锈迹味好像是世间最精美绝伦的一道菜。

尖叫声逐渐的变成了微小的娇吟,好像是小宠物在哀求一般。清除了一下手,取出湿抹布擦洗着人脸部和身体上的血,温婉的接吻着另一只眼球,啃嗜着人松软的唇,倾听着人的娇吟,好像那便是最动人的情话。

取出新的被单给人换掉揉了揉人的头发便不会理睬另一方的纠结和乞求声摆脱房间门。喀嚓一声,一不小心踩断掉一根骨骼,低下头看了看,蹲在那一个依靠墙的骷髅头眼前轻拂着颅骨,笑着说“抱歉呐,爸爸”

站起来又看了看这森白的人体骨骼,笑容着摆脱这座老旧的宅院,楼梯道里回荡着嗒嗒的声音,历史悠久的掉钟嘀嗒嘀嗒的运行着,如同在阐释着好长时间前那一个比悲伤更悲伤。

创作者赠言:第2次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想成为灰姑娘的人。

2021-9-5 14:41:59

短篇鬼故事

刺刀下的花。

2021-9-5 14:42: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