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种。

礼拜天,原本想去爬山,殊不知天地起了暴雨,行程安排只有撤销。因此,泡了一杯茶水,拿出一本小说,细细品味赏读着,有时候有雷声响起,倒也有意思。

门响时我没听见,由于恰好有一连串的雷声响起,雷声歇了以后,敲门再度响起,我站起来去开关门,门开启的一瞬间我呆了,居然是一位就在红的大牌明星倾心。

她好像看得出了我的诧异,笑着说:“卫晨难道说你忘了我这一老同学吗?”

我震惊地差点儿掉了下颌,冲着她的脸细心瞧了又瞧:“你是木婉清?”

“嗯!”她笑了,这微笑更为要我蒙蔽,当初的小凸嘴去哪里了?还记得她的脸是圆溜溜、有点儿水泡眼,最爱闹,哭起來英雄王座。

“确实就是你?”我难以相信。

“嗯!确实就是我。”

“行呀!老同学,当上大牌明星了。”我无奈地淡淡笑道,正手足无措时,她笑着说:“难道说你没请我进来坐下?”

“哎哟!看着我,快请。”我手足无措地禁开了大门口。

她踏进来的时候,带进了一股冷气,吹得我全身一颤。禁不住打过一个喷嚏。

“怎么啦?感冒了吗?”她转头十分关注地问道了我一句。

“沒有!我的鼻部比较敏感而已!”我搓着两手笑,指向布艺沙发说:“快坐,饮茶或是现磨咖啡?”

“温开水就行。”她的响声也和之前很不一样,之前嘶哑,如今细细带上点引诱。

我将水拿给了她,她看起来有一些累,躺坐在沙发上,面色很惨白,我禁不住猜想她来此的目地,一个接近五年没相见的同学们,突然冒出使我觉得极为出现意外。

木婉清握着杯子,旋转着,突然叹了一口气。我怔怔地望着她,害怕打扰,由于我认为她好像有话好说,已经斟酌着心态。

果真没多久,她忽然伸出了头看见我询问:“你什么时候结婚?”

这也是个十分难堪的难题,我摆摆手,强颜欢笑道:“瞧我这无车没储蓄的,谁肯嫁我?若不是爸爸妈妈留下来的这幢房屋,我害怕连个栖身的位置也没有。”

她又呆了一呆:“那麼女友哪?”

我摆头,想着她不是要给详细介绍女朋友吧?

想不到一不小心猜到了,她忽然松了一口气说:“那好。”

我睁太大双眼:“这非常好?”

她点点头道:“嗯!由于我想要做你的女友。”

哐当我手上的盖碗掉在了地面上,她不容易是与我玩笑?做我女朋友,我禁不住摸了自身的脸,长得不好看、没有钱,为何?

“别惊讶,我讲得是确实,如果你觉得我都看得以往得话,能做你的女盆友吗?”她讲着居然向走了回来,手揽住了我的颈部。

我全身一颤,重重地在我大腿根部上掐了一把,特别疼,应当并不是作梦,她咯咯咯地笑,头忽然靠近了我,吻住了我的唇。

把我这猝不及防的情况弄得手足无措,可是我都算镇静,一翻盘把她压着了沙发上,气喘如牛,可我没乱来,我害怕我能犯原则问题不正确。就在我胆怯的情况下,她把握住了我的手,按在了她的胸上,我的神志突然间就紊乱了,忍着着的冲动一爆而发,她的人体很漂亮,仅仅冰凉,过后,我就用被子牢牢地地把她包囊起來,抱在怀中,她咯咯咯地笑:“不起作用的,我的身子唔不暖的。”

“为什么会,只需有我陪着你,我能使你溫暖回来的。”我讲着手里加劲,把她楼的越来越紧。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厕所里的头。

2021-9-5 14:41:54

短篇鬼故事

想成为灰姑娘的人。

2021-9-5 14:41: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