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恨住宅。

张堇焱是一个高中学生,2021年暑期提前准备和他的三个老同学海滩度假,这四人分别是张超霖、张伟琪、张哲名。

去海滩度假是张超霖提到的,由于前段时间有一个人像他爸推销产品一座海边别墅,价钱十分划算,可是他爸并沒有买,张超霖询问他爸为何,他说道:“那么划算会到我们,一分价格一分货,毫无疑问沒有她们推广的好。”

张超霖灵机一动,就问推销产品的人能否先住几日,他准备海边游玩玩三天,想不到推销产品的人确实同意了。

这一天张堇焱四人搭车来到独栋别墅外,看这独栋别墅挺奢华的,离道路很远,离海非常近。

独栋别墅二楼有一道身影偷偷地看见四人,张堇焱看到了这到身影,猛然身后一凉,眨眼睛在看就没了。

四人开启别墅门进来,窗帘布拉着,灯关住,屋子里十分暗,忽然身后的门自身关着了,但是她们并沒有在乎,仅有张堇焱吓了一跳。

陈万超来到电源开关前边打开了灯,大客厅里有多种家俱,布局的很用心,随后她们就向二楼走去,张堇焱内心总觉得有什么问题,随后他发觉室内楼梯后边有一个门,张堇焱轻手轻脚的走以往,咽了一口口水,正提前准备开关门,楼顶就传出陈万超的叫喊声:“张堇焱,张堇焱,快上来挑屋子。”

张堇焱返回:“听见了,立刻就来。”张堇焱有看过一眼门后转过身上楼去了,他刚上楼梯室内楼梯后的门就开过一到缝,一只眼通过门框看见他踏入楼。

夜晚出来,四人分别带上自身的行李箱送到屋子后就逐渐布局自个的屋子,已经叠被的张伟琪听见身后传出开门的声音,随后回头一看,门被打开了,可是并没人,随后张伟琪走到门口向门口瞅去,随后他见到楼梯间边站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性,张伟琪吓了一跳,眨了一下眼后又没了,他揉了揉眼,认为自个是太累了,就回来歇息了。

而陈万超刚躺到床边就听见有些人叩门,开门后并没人,他挠了烦恼又躺下了床边。张哲名刚上完洗手间返回自个的屋子,晕晕乎乎推开门,他见到床边躺了一个人,随后就把手拉上迈向了边上张堇焱的屋子,张哲名刚开门张堇焱就看到了他,随后询问他:“有事吗?”

张哲名揉了揉眼,认清了是张堇焱,茫然的讲到:“这不是我的卧室?”

“你睡糊涂了?踏过了你。”张堇焱讲到。

“那么我床边睡的到底是谁?”张哲名挠了烦恼喃喃自语到。

张堇焱听见张哲名说自身床上有人后双眼略微眯了一下。

张哲名又返回自个的屋子中,床边哪儿有没有什么人,“来看我就是太困了”张哲名打个呵欠就躺倒了。

张哲名走了张堇焱就躺倒了,但他并沒有入睡,就在这时候张堇焱的门被打开了,张堇焱沒有出声,把眼张开一条间隙,这一看把张堇焱下了个半死不活,一个衣着白色衣服的女性,脸色煞白,口中传出细小的哭啼声,但内眼角留有的并不是泪,并且鲜红色的血。

女鬼飘到张堇焱床边,就是这样看见他,张堇焱强忍不出世。很久,张堇焱屋子的门略微的响了一下,女鬼的哭声越走越远。

张堇焱猛然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后面的服装早已被汗液浸透了,张堇焱两手颤抖着着手手机上,给他三人发信息。

但这时她们三人除开张超霖还在床上看手机,张哲名和张伟琪人早已睡觉了。

已经看手机的张超霖见到张堇焱的短消息就电开过,“有鬼,当心……”张超霖笑着喃喃自语啐到:“张堇焱这货深夜不睡逗我玩那,那么儿科就想恐吓……”话没讲完,张超霖见到那女鬼又哭又闹着从他床边飞过,这但是二楼啊!张超霖愣了一会,随后张着嘴大半天总算憋出了一句话“鬼啊!!!”

张超霖这一吼吓醒了张伟琪和张哲名,张堇焱听见鸣叫声后赶了回来,恰好遇到了也在往这儿赶的张伟琪,随后就见到张超霖从屋内跑了出去,张超霖见到张堇焱两个人后,磕巴到:“鬼……鬼……鬼……”“你也看到了那一个女鬼?”张堇焱切断他,“恩,刚有一个白色衣服的女性从我床边漂了以往……”“他朝哪儿来到?”张堇焱询问到,“好像是往张哲名屋子的角度来到……”

而在她们会话时,听见刚张超霖吼叫声的张哲名才糊里糊涂的醒过来,张哲名自言自语道:“半夜三更的乱吼哪些……”随后翻了个身……他看到了自身枕边有张脸色惨白,内眼角流着热泪的脸……张哲名一瞬间坐了起來,大喊着往倒退,随后“咚!”的一声从床边摔了下来。

“不太好,张哲名出大事了!!!”

三人赶快朝张哲名屋子冲去,张堇焱一把拉开,张哲名见到她们后踉踉跄跄的跑到三人身旁,指向指向床:“鬼……鬼……刚……刚就躺在床上……”可是女鬼早已不躺在床上了。

这时窗前雷电一闪而过,随后伴着一声雷飘起了雨,然后也是一道雷电,窗前伸上来一只手,随后女鬼冲窗前往上升,张堇焱叫到:“快逃!!!”

四人转过身就往楼底下跑,跑到一楼门口,张超霖取出锁匙便去开门锁,可便是拧不动,张哲名和张伟琪催到:“快啊!快啊!”

这时候张堇焱一直在乎的室内楼梯边的那道门开过,是女鬼!!!但她并并不是飘出去的,并且钻出来的,双眼死死的盯紧四人,背后拉出一道鲜红色的刀轮海厅,张堇焱大喊道:“撞!快!把手撞碎!”张超霖倒退一步,四人与此同时向门撞去,一下!!!没开,几下!!!或是没来,女鬼愈来愈进,张堇焱大喊:“用力啊!!!”“嘭!”的一声门总算开过,四人很快的跑了出来 。

跑了几十米后张哲名忽然摔道了,随后张堇焱三人回过头来再看去,发觉后边并沒有女鬼,独栋别墅的门早已合上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精神病医生。

2021-9-5 14:41:48

短篇鬼故事

吓死胆小的弟弟一万次。

2021-9-5 14:41: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