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早就死了。

黄雯雯近期老是感觉自身忘记了件特别关键的事,但为什么都想不起来。这让她一度认为自身是否得了哪些相近老年痴呆症的病。因此自身还顺便去医院门诊把全身上下都查验了一遍,见到查验结论是一切正常。这才让她略微放了一点心。

那类明知道有急事忘记了但如何想都想不起来的感觉让她很难受。尽管想不起来实际是什么事,可是她却清晰的了解一件事对自已很重要,乃至是关乎生命。这让她感觉隐约有一丝躁动不安。

这一天,黄雯雯坐着坐位上发愣,脑中惦记着究竟忘记了啥事。

“那么关键的自身怎么可以忘掉呢!真的是的!”黄雯雯拿手敲打着自身的脑壳,很是郁闷的说着。

小林一直都很喜欢黄雯雯,但一直没敢告白。这时候见到黄雯雯的操作和神情很是关注的离开了以往。

“你干嘛呢?”

黄雯雯仰头,见到小林正带上了解的目光关注的盯着自身,外露个很是勉勉强强的微笑:“实际上 也没有什么啦,仅仅感觉自身仿佛忘记了啥事,并且十分关键,我内心很躁动不安,感觉想不起来很可能会是因为这事而死了”!

说到这儿的情况下,黄雯雯见到小林一副惊讶表情正看见自身,认为他被自身说的话吓到。难堪的笑了下,随后又讲到:“实际上 也是种感觉啦,或许就是我想的太多呢”。

想不到的是,小林听完自身得话,不但沒有静下心来,反而是兴奋的把握了黄雯雯的手臂:“你说?!你也有这种感觉?!”

黄雯雯看见小林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的模样,轻轻地的点了底下,讲了句“是”。

获得毫无疑问回答的小林放宽了由于兴奋而抓着黄雯雯的手,好像在对黄雯雯说又好像喃喃自语的说了句:“我还以为就自己有这种感觉呢,原先不是啊”!

黄雯雯好像才听清晰小林说的话一样,看见小林诧异的询问道“你是说你也有这种的感觉?从什么时间进行的”?

二人历经一番商讨后,明确了这种感觉是以那一次露营回家后才那样的。为了更好地搞清楚究竟是否那一次露营出了难题,黄雯雯一一了解了一起去的其他几人,确认了自个的猜测。

不可置否,难题就出在那一次露营上!

许多人集聚在一起商议了好长时间,都感觉一定要想起来那一次露营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才可以寻找彻底解决的方法。

那样一直乘坐到很晚,却没有人能想到发生什么事。最后是楚岳摆脱了缄默:“都那么来天过去,大家也想不到哪些。来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起来的,大伙儿或是先忙吧,想起点什么大家再电话联系,终究明日也要工作呢”。

几人都感觉楚岳说的很对,便告别分别回了家。

黄雯雯在床上惦记着今日大伙说的状况,感觉自身有这种的感觉还能够说成自身想的太多,可是那么多的人都是有,那肯定是有什么问题。她内心的躁动不安愈来愈明显了。

创作者赠言:文采不太好,多多指教。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七】我儿子叫许天保。

2021-9-5 14:41:39

短篇鬼故事

掉头系列的阴宅。

2021-9-5 14:41: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