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无缘今生缘

“应当便是这儿了。”苏小糖右手提着行李箱,左手拿着小贴到费劲的说到。她是弃儿,一个孤苦伶仃的弃儿,沒有爸爸妈妈,只有一个养母,而她的养母给她娶了这种名称。

苏小糖一想起这里,眼圈禁不住肿胀了起來,这么多年里,仅有养母对她如亲生女一样看待,她也是体会到独一无二的“母亲的爱”,她拼搏的要想回报,没想到在她考入大学的第一天时,养母却早就没有。

苏小糖急忙的拂去脸部的那滚热的泪滴,袋子里的手机传来,苏小糖害怕懈怠的然后,电話里面传出是一阵淳朴的男音,听起来就仿佛中老年的男子:“小糖,那所屋子你确实要住在哪里?”苏小糖咬了咬嘴唇,回应道:“嗯,对。”

“哪好吧,那所屋子懒得理你住。”中老年男子随意聊了一两句便挂掉了电話,他是养母的亲哥哥,也是苏小糖的小舅,苏小糖为了更好地不会再想起那充斥着溫暖而又哀痛的记忆力,她离开,到另一个生疏的地点去日常生活。

苏小糖看见面前的房子,古典风格的设计风格,苏小糖打开了院落的汽车照明,满庭院全是发黄的叶草,而那房子前有一颗樱花,这时节的樱花盛开是特别繁盛的,而对苏小糖而言,这棵树,生疏,而且有点儿了解。

苏小糖慢慢赶到近期的房间门前,门一开启,浅浅的檀木香充溢在空气中,镂空雕花的镂花窗桕中射进斑迹碎碎的的太阳,她细细地扫视一番,边上则是一张绵软的木板床,精美的镂花装饰设计的是非凡,一房古时候女子的闺阁尽收眼底,古筝站在角落里,青铜镜置在木质的化妆台上,满屋子全是那麼清爽悠然自得,也是那麼了解。

苏小糖禁不住笑她这么大还想象着自身白日作梦,但是,让她疑虑的是,一向小家子气的小舅竟然会那么善心的将这里的古典风格房子白白的赠给她。

但是那又如何,自身倒是能清静点,苏小糖暗暗想想想,或许并没有这么简单,待一切梳理好后,苏小糖便很早就睡了。

月光通过花窗,映照在苏小糖的面颊上,她不清楚的是,青铜镜里的“人”笑着看苏小糖的样子,目光里的眷念与温婉,仿佛只求她一人绽开。

“总算,回来歌词……”响声十分的萧条,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确实……

窗边的女子,嫩白皮肤颜色,即腰的长头发因被风刮的原因满天飞舞几抹头发顽皮的飞在前面,头顶无其他装饰设计,只是是一条鲜红色的彩带,轻轻地捆住一缕头发。

“血溅河山山山水图墨画,无可奈何相逢这乱世天下。一曲琵笆轻弹着想念。唯愿与你身影独醉……”委婉感人的歌唱回荡在苏小糖的内心深处里,她特想看清她的容颜,却怎样也难以认清。

十里的红妆,那衣着妖媚红嫁衣的女子,纵跃一转一折,在空中犹如舞蝶,落同玉殒香消,而一绝世的男子也是哀痛不己……

苏小糖吓醒了回来,原来是一场梦,但是则是这么的真正,真正的让她无法吸气。

五彩缤纷的太阳照在她的手里,“原先,早已这么久了。”苏小糖伸出手说着。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美白香皂(上)

2021-9-4 21:34:43

短篇鬼故事

深夜洗衣房

2021-9-4 21:34: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