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砸镜子

在镜子眼前看着自身。大家一直说自身从没更改,但是看了看镜子里最真实的自己,再翻一翻以前的照片,我还不认识那是谁了,我不知道自身到底是什么时候进行的更改。

有时一直盯住镜子看,越看越感觉生疏,就仿佛不认识里边的那人一样。一样的,看时间长了,会认为很缺乏安全感,由于你会感觉那里边的那个人,会忽然出去伤害你。

或许是我太过焦虑不安,我长呼了一口气,随后回过头来来到窗前。窗前是热闹的城市街景,拥堵的人群,看来好像很繁华。但是在这里对称性下,我又感觉自已好像很孤单。

孤单的男生喜欢抽烟,我燃烧了一支烟,返回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着里边无趣的综艺节目,等候着時间一点一点的以往。

人们的本能反应是生存下去,繁育。但是在人类的发展下,有多了两字,称为生活。这好像是一个专有名词,可也是一个形容词,一样还可以当作一个修饰词。生活,就和它的词性一样,没人懂,究竟哪些才叫生活。

电视机看着看着時间就到深更半夜,明日也要工作,我处理了一下,洗了一个澡,随后走入了卧房。来到房间大门口的情况下,我转过身又看过一眼镜子,冲着镜子笑容了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床里站起来,整理好啦就跑去上班了。直到夜里有托着疲倦的躯体回家。回家了的第一件事便是照镜子,我想要看看自身变化的全过程,每日要看自身一眼。

但是今日立在镜子的前边,我感觉有一些不太对,这种感觉难以描述。镜子里的我,好像比之前更为的生疏了,我好像彻底不认识他。但是咱们的面部表情和姿势的确一模一样,我难以猜疑这不是自身。

邻居的两口子又开始了争吵,小孩又逐渐痛哭起來。每到此刻,我都是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到较大,随后在心中暗骂一句“这俩煞笔,撑不下去离异呗,何苦伤害他人。”

自然有好几回被这两夫妇吵的受不了,我是跑去敲了她们的门讲了这种话,結果不容置疑,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长此以往,也不想去提示她们清静一些了。

但是今日很怪异,吵着吵着,她们竟然就停了。更令人费解的是,她们小孩的哭泣声,歇斯底里,就比如被拉上屠宰厂的猪一样,彻底便是努力的哭。

得了,这夫妇不是闹了,可它们的小孩却逐渐痛哭。能否别那么烦,这个人真的是无缘无故的。就在这时候,叩门响声了起來。我愣了一下,随后站起来来到门口把手开启。

就在我大门口,站着一个衣着快递小哥衣服裤子的人,我看着他皱了皱眉,半夜三更也有快递小哥做快递么,并不是五六点钟也不送了么。他看到我以后也是愣了一下,但是接着就笑着说“这应该是你们家的快递公司,不便查收一下。”

我将包裹接了回来,不对呀,也没有买了东西啊,为什么会有包裹。我想了想随后问“你怎么很晚仍在做快递?”终究包裹送货上门,又没说成到付,我还是开心的拿下了。

快递小哥淡淡笑道以后说“这是你选的时间段啊,你填信息内容说你大白天不可以收件,夜里送过来,还加了二百块钱。”这一说我又愣住了,但是也与我没事儿了,他说道就是我的那就是我的了。

送出了快递小哥,我拿着包裹返回了卧室里。这包裹看上去还有点儿大,好像里边装的东西许多。我快速的拆卸了包裹,殊不知效果却没要我太开心,便是一个一般的乳白色面罩。

这年代什么人都是有,这类把脸都包完的面罩买回来干什么,真的是闲来无事儿,龌龊么。我将面罩扔在一边,随后看过一眼快递公司的包裹上的详细地址,这确确实实是我们家的详细地址,就连落款也就是你的。

难道说是我的什么盆友帮我买的么?也不会啊,近几天没有什么主题活动,是否有节假日日,买这类面罩帮我干什么。我还是有一些疑虑,随后我走到电脑前面,打开了我的网上银行。

殊不知交易明细则是要我现场愣住了,这面罩是我用的网上银行买的,售价是七十块钱,加多二百也是以我的网上银行里开支的,我很不解,这个世界了解我网银密码的人,可就只有我自己一个啊。

我回忆起了哪些,我掉转脸看着镜子,这面镜子是上一个屋主留下的,我认为挺大也就没扔他,难道说里边有怪异?我认真的看着镜子,镜子里边的自身一脸的疑虑。

我淡淡笑道将头掉转来,我曾想说自身想的太多,随后我笑着已经扭头的情况下,我看见了镜子里的自身,那微笑,那不是我难堪和自我调侃的笑,那就是一种春风得意邪媚的笑,好像是在笑被自身蹂躏的东西一样。

我性子非常大,说成迟那时快,我着手电脑鼠标就向着镜子扔了以往,吓我的东西也没有不得善终。电脑鼠标一转手我便后悔了,假如说镜子里有东西,那么我砸烂了镜子,那东西并不是,并不是就,就出来么。

就在我的电脑鼠标砸在镜子上的一瞬间,一声狂笑声从镜子里边传了出去,看着镜子上的裂缝,我心焦虑不安了起來,我可以感覺到有哪些东西立刻就能从镜子里边爬出来。我要跑,但是手和脚却反应迟钝了,彻底就动不上。

就在这时,从镜子里边外伸了一只手,一只血淋林沒有皮的手。伴随着手的发生,大半个人体出来,或是沒有皮,最终它彻底发生在了我的眼前。

这就是一个被去皮的人,的身上仍在不停的排出着血液和淡黄色的不明液体。现在我就连吼都吼不出来,只有眼巴巴的看着它渐渐的靠近你,一点一点的靠近你。

不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直到我睡醒的情况下,我发现了我还在一个不明的区域里,在这个室内空间里有一扇窗户,我看着窗子外边,这不是我们家么?我看着那一个在整理行李箱的人,那就是我啊。

眼下的窗子要我回忆起了一个东西,镜子,这是一个沒有窗子的窗子,就和镜子一样。看见了我向着我先走了回来,他对于我外露一个微笑,随后轻轻地的说“房屋我已经售出了,期待下一个屋主可以快速的敲掉镜子,那样就可以换别人了。”

他离开,我低下头看了看自身的人体,早已是鲜血淋漓,沒有所有的皮了。

创作者赠言:《》大伙儿看一看,也就是我写的长篇小说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十二点的秘密

2021-9-4 21:34:08

短篇鬼故事

山中的鬼屋

2021-9-4 21:34: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