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的故事

序言:这个故事就是我家人的真实经历。我将它开展一些更改和生产加工。

又下雨了。她目不转的盯着窗前。

她是一个一般的乡村妇女,有两个小弟,父母并不男尊女卑,反倒很偏向她,大约是因为她是家中唯一的女生,看起来又能出名。

因为父母的偏向,怕她到家婆受委屈,便直至25岁才让她完婚。乡村那时或是找媒婆给说说,也没有什么好点的彩礼钱,妈妈看好了男性家里有五间大砖瓦房就同意了。

实际上 ,那时大家都穷的叮当响,嫁给了谁全是一样的。这一男人看起来很干瘦,内心却很心地善良。

男人要去异地打工赚钱,她也就跟随来啦。日子过的苦的不好,家中只有一个锅和一床被子。

女人是顽强的,也讨厌埋怨。男人每天揣摩着搞他的大工作,女人仅仅笑一笑,不兼容也不会抵制。她了解男人并不是那快料,俏丽总要摔倒了,摔疼了,才可以成长。

跌跌撞撞的过去了三年多,小孩满月了。

男人却迷上打牌,整夜整夜的不回家。她讲了几句,男人理屈词穷,却梗着脖子不愿承认错误。

两个人逐渐冷暴力了。谁买回去的东西谁吃,谁先打开电视谁看,另一个硬着也不想再调台了。

小孩逐渐变大,一岁上下的情况下,男人做买卖赔了,却相信自已能取得成功,又干好天然大理石,雇着很多职工,却比职工还累。男人就并不是自己当老板的料。

她没说过他一句,仅仅拿着裤兜仅有的20元钱,深夜去上棒米。有一次,她千辛万苦挣了五十块钱,却看到是伪钞,那就是她头一次坐着大街上失声痛哭。

家婆又没有这里,小孩确实没法照料,就放在了家乡。

她一个人呆在冰凉的家中,那时,她连馍馍都吃不到,每餐就喝一碗仅有好多个小米粒的米粥。可想一想小孩,她又感觉不那麼苦了。她了解男人内心比她还苦,她是个认输的,男人并不是。

那一天,她自己在家,外边的这雪的太大,她没法摆摊儿,就只有在床上。喊着雷,她又害怕开电视机,糊里糊涂的一会儿睡觉了。

入睡入睡,忽然听到有些人在地面上往返行走,那声音大无比,“吧嗒,吧嗒”响个不断。

她想睁开眼看一下如何回事,却怎样也眼睛睁不开,如同被别人绑在了床边,毫无知觉。

那个人仍在往前走,最终坐着了她的腿旁边。

她感觉一些怪异。这类事儿经常的出现着,只需是雨天,不管大白天夜里全是那样。奇的是,仅有当她自身在房间内才会那样,有两次男人回家,却一点事儿也没有。

女人突然想到房东看她惊讶的眼神儿。坦白说,这房子她是贪小便宜租的,能租的情况下,那房东老婆婆好歹不松嘴非得签一个季度的合同书才能。如今想一想,这房子那么划算也不是沒有缘由的。

女人沒有立即去质疑房东,只是闲聊的情况下,装作不经意间的问她:“这个房子是否有什么问题啊?”

房东那时候就翻了脸,吵吵嚷嚷的喊着:“我这房子但是好房子,能有哪些难题啊?请别听他人胡说八道,我这房子毫无疑问没什么问题。”

从今以后 她从此没问过。

又下雨了,她一个人呆在家里。她虽说村里人,却从来不愿坚信这些乱七八糟的。

她那样提醒自身,这全是封建迷信。

随后 她硬着头皮,换了个方位躺下来了。实际上 她以前试过迫使自身晚上不睡觉,但是一旦雨天,她便会控制不住自身,眼睑愈来愈沉。

这次,半梦半醒间,她又听见了那一个响声。

“吧嗒,吧嗒”她甚至于都了解那声音传来的频次和方位,每一次都无庸置疑。

这一回,那一个响声在她耳旁停住了。

她激动的心血管都蜷缩了一起,偏要眼睛肿。

她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把手她的头往里拨拉了拨拉,随后坐着来啦。

那一次之后,她浑身不舒服,躺在床上趴了将近二天才好。她不害怕那东西,却怕上回家的棒米烂了。

这件事情,她一直三缄其口,谁也没说过。直至两年后,这个地方要动迁了,临搬离前,那一个房东老婆婆才和她坦白说。

当初老婆婆的儿子做买卖赔了,想不通,就在那一个房间内吊死,被别人察觉的情况下早已咽了气。那时候把他放出来的情况下,就放到了那张床边,那一个位子上。

老婆婆往往非得签一个季度的合同书,便是了解那一个房间住的人,都住不上一个月都撤走了,那样房东就能多挣些钱。却想不到女人一直住到最终。

女人淡淡笑道,没再讲话。

这类事,谁可以不怕呢?但是她有比这类事更担心的东西,活著。

存活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一切的害怕也就看起来不那麼恐怖了。

人啊,衣食无忧才有妄想其他事儿吧。感情也是,害怕也是。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佛牌

2021-9-4 21:34:05

短篇鬼故事

十二点的秘密

2021-9-4 21:34: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