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有鬼

阿华在闹市区开过家酒吧,买卖做得绘声绘色,十分受欢迎。

殊不知上一个月的一天夜里,酒吧正对面的大街上却发生了一起车祸事故。一个衣着红色裙子的女人,被一辆大型货车撞得飞走了出来 ,随后又被另一辆急驶经过的车辗压得鲜血淋漓。那女人的脑壳立即挂在了间距酒吧很近的一颗参天大树上,二只目光嘀嗒嘀嗒掉了出去,惨不忍睹的的脸部,还隐约透着一种似笑非笑的忧郁,令人看过胆战心惊。

一连几晚,阿华都梦到有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一直突然飘到床前,用一对黑漆漆的眼窟窿眼就那麼阴森恐怖地看着他直看,淌着血的嘴唇还略微肠蠕动着,好像要想告诉他些哪些。

阿华吓得缩在被窝里一脸懵逼,支支吾吾地不断乞求着:“你,你别跑,冤有头债有主,你找那一个轧死你的驾驶员去吧,你不要找我聊啊!”

那女鬼阴测测地笑着,忽然外伸两手,猛然扑进来要掐阿华的颈部。阿华吓得闭紧眼睛,歇斯底里地大喊着,从梦中惊醒回来。

大吵大闹的歌曲传遍耳朵里面,看一下四周,他才发觉,原先自已竟坐着小吧台里睡觉了。他老是胡思乱想着梦中的可怕场景,猜想那女鬼为何缠上自身。正困惑着,忽然听见一个幽幽地响声钻进耳朵里面:“老总,你们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耶!”“啊?”阿华吃完一惊,仰头发觉,自身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悄悄的站着一个男人,那个人染着红毛,惨白的脸蛋带上深沉的黑眼圈眼袋,他立在小吧台边缘的阴暗处,一双眼恶狠狠地看见阿华。阿华被他吓了一跳,惊惧地细声询问他:“这…你也看到了?”那红毛被他的神色感染了,也放低了响声靠近他说道:“嗯,我看到了,就在卫生间…”没等他讲完,阿华高呼了一声:“啊,在卫生间?难道说…”红毛呆呆地地看了看反映偏激地阿华,忽然一敲桌子,尖着小喉咙吧啦吧啦吼道:“谁他喵的做事办得洗手间门边全是水儿,害别人…!@#$$@哎哟, 脏死人了啦@#$$@ 哼!”键盘侠发了飙,扭屁股摆脱了酒吧。

“有病吧!”阿华冲他身影骂了一句,蓦地发觉,那男生以前站着的阴暗处,居然还站着一个穿黑色长裙的女人。

“啊~”阿华吓得反吸了一口冷气机,都说红色裙子女鬼很猛,这都敢当众发生了?那红色裙子女人注意到阿华在看她,咧嘴一笑,风一样飘向吧走到。

阿华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三十来岁,穿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泼妇。这女人往吧椅上一坐,端起手上的高脚杯喝过一口,喊着酒嗝,莫测高深地对阿华摆摆手。阿华愣了一下,来到女人眼前,那女人隔着小吧台,拿手捂住嘴,低声对他低语道:“老总,我跟你说哟,嗝,你们这儿有鬼哦…”也是鬼?阿华吓得一激灵,赶快阻拦她:“你…请别瞎说…”那女人外伸两手,忽然直直地伸到阿华,如同梦中那一个女鬼一样,一把把握住阿华,“确实,刚刚,他外伸毛乎乎的大手抓我…”“啊?抓你呢?你…”阿华被她吓得魂儿都快完了,一边挣脱,一边勤奋想剥开那两手。女人怪异地一笑,点点头说:“嗯,抓别人的咪咪头哦,死色鬼,优劣的…吼吼吼…”

因为持续发生了几例说白了的闹鬼事件,再加上晚上仍然恶梦持续,酒吧的买卖逐渐越来越冷冷清清了很多。无可奈何下,阿华只能请了一位听说颇有一些修为的风水学大师到酒吧看一下风水学。

大师穿着打扮得很时尚,一身中山服,白帽子大太阳眼镜,口中还叼着雪茄烟。他立在酒吧大门口,停住步伐,谨慎地从怀中取出一个手机,随后镇静地打开了里边的罗盘软件。大师举着风水罗盘,脸色沉重的在酒吧的渺无人烟各离开了一圈,禁不住不断摆头。

阿华猛然焦虑不安起來,想着:“完后,莫不是无救啦?”因此,赶快溜须拍马小心地问:“大师,是否我这里风水学不太好?”大师摇摇头说:“并不是!你这儿啊,实际上是块风水地。往往闹鬼事件,是由于有很多亡灵集聚在这儿不愿离去。”

阿华听了大师得话,不由自主疑虑地问道:“我这里怎会出现这么多鬼不愿走呢?难道说是有些人害我?”

“NoNoNo,”大师取出手机上,点开微信,摇了摇,意味深长地对阿华讲到:“唉,小伙儿,你WIFI没设密码啊!”

“还给双眼来~”忽然,伴随着一声可怕的通话,酒吧的灯所有发生爆炸破裂,全部酒吧一瞬间深陷了一片黑喑。过去了好一阵儿,通过大马路外的很弱光源,阿华才逐渐认清那一个红色裙子女鬼早就发生在酒吧中间,正用2个黑漆漆的眼窟窿眼恶狠狠看见自身。

“大师,大师,大师救救我!”阿华吓得腿都软了,想跑却动不上,只有张开嘴巴狂呼救人。

深更半夜的,也不知道大师躲哪去了,只听他远远喊:“赶紧双眼归还她啊!”

“我也不知道什么眼睛,也没有啊~”阿华慌乱地叫着,摊坐着地面上。正倒退着,却被那女鬼一把把握住了脚,吓得手足无措地瞎打抖,眼见那女鬼的脸渐渐地从两腿间爬到自已的身上,零距离,愈来愈近,阿华不想活了的心都会有了,就要舍弃抵御,手底下突然觉得一凉,咦,什么粘粘糊糊的,圆圆滚滚的,滑滑滑的。

这时候那女鬼突然鬼哭神嚎地笑起来,一把从阿华手上抢过那物品,原先居然是她那一天爆出的眼睛,却不知道怎么滚到阿华的店内。

“嘿嘿,这下因为我可用wifi啦~。密码是多少?”

“登陆密码?没,沒有登陆密码…”阿华叫苦连天,只盼这女鬼赶快放宽自身。

“密码是多少?”女鬼仍然询问着,又把一张装歪了眼球的脸凑一起了阿华脸部。

这时候,躲某点的大师哀叹了一声:“命啊,她被碰坏了耳朵里面,可能听不见啦!”

“密码是多少?”女鬼瘆人恐怖的声音,此后每日都回荡在这里间闹鬼事件的酒吧里。

“密码是多少?”

创作者赠言:这一梗大家都读过吧,生产加工了一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掉在楼下的衣服

2021-9-4 21:33:43

短篇鬼故事

红色冤鬼【5】

2021-9-4 21:33: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