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雨

樱花盛开漫天飞舞,却已没了当初样子,之前的花朵是嫩粉色的,她是冷冰冰的,现如今的花朵红里透着墨黑,她是溫暖的。

风轻轻吹落花,满天腥风血雨,缘何止忧虑。

“你还在这里啊,”怼将军手执饮血,一脸迷惘,只有双眼依然透着凉气,“这儿不属于你,快步走吧,不必等着我更改想法。”

“你又去行凶了,”柔和的响声宛如她的芊芊手指头,让人内心纯粹,忘掉人世间污浊,心里只有她,“为了孩子值得吗?”

“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觉得陪你离去,避开这些令人心神不安的百姓,这种唧唧喳喳的蚊虫早已该死去了。”怼将军擦拭剑上余血,奔上前往,要想紧抱她。

她绕开了他,“将军爱民,天地周知,但是现在的这一天地,又有谁可以活著离去她呢?”

“我能有着她,我能无愧于百姓,不辜负先帝遗志,为下面的河山获得一处归处。”他又想抱她,却又扑了个空,他知道,她早已离开。

她走了,日落了,怼将军如同进取之心皆失,无恋绝情,只求取天地,不会再为解百姓之忧,报先皇之厚恩而努力。

年年狼烟,封地失而复,复而失,没什么休止;百姓生而死,死为之,永持续息。唯有天地河山依然,分毫未失其美好容貌。

“将军!今日中国军队占领一城,受降俘虏三千七百二十八人,听候将军发落!”士兵单膝下跪,相赠封地铜印,相貌端庄不会改变,宛如炼狱门口的雕像,念帝欲裂,张翅欲飞,却又岿然不动,誓死不渝。

“带去樱花林,留下一把剑,其他人等所有撤出,直至天黑了月高在带侍者前去服侍樱花林。”怼将军死盯住剑,在担心,可他却想起了她的容貌,丢下佩剑,提上一壶酒,驶往樱花林。

樱花林,本来的嫩粉早已华作鲜红色,唯有花雨一直不会改变。在下,再下,下完又新开花,落花尽又更新朵,天地百姓好似此花。

“啊!~~啊……”惨叫声在樱花林不断的翻滚,每一个俘虏都只有一个结局,被怼将军开膛破肚破腹,又拖出她们鲜惨不忍睹奔涌着食物残留与鲜血的肠道,挂在樱花上,用她们的自身的肠道来自缢她们,只遗憾鲜红色的肠子与结肠还未曾分离出来,还不曾拉断,被自缢的战士一脸笑容,分毫沒有好像得到了世间严刑的磨练一般,由于它们看到了她。她们打开 的胸口不断地往下滴着深红色的血水,滋润着已经渐渐地发红的樱花盛开,她们的内脏器官仍在不断地发抖,而它们的生命早已真真正正的返回了家乡。

夜已深,侍者来啦,她们取下没什么鲜血又舌头长伸的遗体,用水果刀,烈刃将她们大卸八块,用锤子砸烂她们的骨骼,让漫天的气体充足消化吸收恐怖,腐臭味的味儿,让赤红的肉花弥漫着全部天上,直至她们的身体鲜血淋漓,杂乱不堪化作一滩浓稠的,混杂着血与肉的稀泥时,才把稀泥埋在了这片本来就赤红极其的大地下,变成 了下一场落花雨的养分。

争霸半世的他,或是沒有看到她。

怼将军独自一人在樱花林喝酒,这时的他已经是两鬓斑白涤纶丝,一阵阵细风吹过,他知道,樱花雨又要来了,他的发伴随着花朵一起漂落,他睁变大眼睛,手上的高脚杯早已落地式,烈性酒扑进难耐的大地,今日的樱花雨是深红色的,红里透着黑的。他觉得背后一阵凉意,凛冽透芯的凉,穿胸斩背的冷。猛地回望,他碰见了她,怼将军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

他想抱她。

此次……

他紧抱了。

残月新生,暗影笼罩着赤红的大地。侍者们望到了怼将军的遗体,眼神呆滞,沒有半丝痛楚,侍者们了解怼将军得偿所愿了,她们将怼将军掩埋至红通通的,充斥着猪肉泥的大地,挖到他那颗深红色的心,放到她芊细嫩白,回味无穷的手里。

落花人已醉,风菁晖络幕。晴空落花雨,解怼莫生悲。

她又到底是谁?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婆婆去哪儿

2021-9-4 21:33:33

短篇鬼故事

喜欢吃火锅的小杰

2021-9-4 21:33: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