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长发

“铃!!!!”闹铃在我耳旁不识相的传来,我睡眼朦胧的爬起来把它关闭并扔在了一旁。就在我提前准备躺下来再次做我的好梦时,视野被一物件给吸引住了,我揉了揉眼,下了床,提前准备去清除那物件。

“搞什么啊,木地板为什么会有一撮头发!还真特么长咧!”我禁不住细声嘟囔起來。这房子就是我昨日刚刚租回来的,价格在这里城区倒划算,交通出行便捷,设备齐备,能够使我无需工作再晚到,还得被上司给臭骂一顿。我拿出秀发后,径自的往垃圾箱的角度走去…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手上的毛发有异常,一转眼一看,长发中有二颗铺满有血的白眼瞳正和我对望!我吓得赶忙放手,高声骂了一两句脏口,以纾缓我的心态。

“白天的,真的是撞鬼了!”我赶快再度捡起秀发,行动敏捷的往垃圾箱里丢。刷洗后,便整体家装的外出工作中来到。

****

(这时,垃圾桶盖慢慢被掀起…一撮黑长发缓缓的从里向外落了出去…)

****

工作的時间宛如地狱般难熬,千辛万苦捱到了休息时间,很快的来回家中好好地的上一个网休个息。这区的居民客很少,大部分都住着单身男女人员,我就是在其中之一。等候电梯轿厢的与此同时,便跟在其中也是等待电梯轿厢的老伯闲谈一番。

“年青人,刚搬回来吗?”衰老但强有力的询问道。

“是的,老伯。”累意忽然向我扑面而来,喵喵的回复道。

“这儿没有什么人住,因此生面孔你妈迅速就认出。但是你别介意,我能了解你住在哪一层吗?”

“四楼十号,老伯您呢?”我望着老伯询问道。

“四楼…十号?”老伯顿了一顿,目光中外露一阵但没多久便不见的躁动不安。但是一不小心留意到。

“我想问一下怎么啦吗,老伯?”我的累意这时逐渐消退,好奇心的是老伯的反映。

“没…没有什么,年青人…假如能尽快搬出来吧。那边住不可人呐…”

“叮”一声传来,电梯门渐渐地的开启,眼下见到的景色基本上没将我吓昏过去———我高声叫了起來,两手在空中乱挥舞,所幸老伯用劲的拉进我手,呦喝过我,这才要我平静下来。我没法坚信适才见到的现象是真實的,眼睛直瞪着老伯不言,老伯低声的问好要我内心安稳了一些。

“年青人,你现在还好吗?”

“我,我…”

“不打紧,慢慢说,不慌。”老伯或是低声的讲话。

“我…刚刚,电梯门一开启,我…我看到一个…一个女人…”我结巴的说着。

“年青人,你确定你确实看到了一个女人?”老伯的语调也伴随着焦虑不安起來。

“确实,老伯…是确实…长发遮住了面部位置,只剩余…剩余二颗双眼望着我…瞪得很大的双眼…”

老伯赶快摸了摸我,好要我再度镇静出来,讲到:“年青人,或是尽快的搬离吧,那边真住不可人,我讲过去了…”

我不能了解老伯得话,人行道:“老伯,你话倒说清晰点!哪些闯进来不可人?”

老伯道:“年青人,你如今住的那边,以前死出众呐…”我愣了一愣,怪不得租金如何那麼划算,都说贪便宜总并不是好事儿,如何自身也如此了。

我赶快询问道:“老伯,究竟是怎么回事?”老伯提示我理智,再渐渐的张口回应问提。

****

林丽不经意中察觉到男朋友手机里有跟其它女孩的床照,便怒气冲冲的向刚从卫生间出來的男朋友质疑。

“你觉得!你身背我做了哪些!”林丽把手机扔向郭孔。

郭孔眼神呆滞的捡起手机上,冷不防备就甩了林丽一巴掌,道:“你这八婆胆敢偷窥我手机!未死过对吧!”

林丽抚摩着红扑扑的面颊,哭爹喊娘道:“你这渣男!枉我还在你最艰难的情况下在你旁边陪在你身边,还因为咱们的未来买下来了这房子!”

郭孔不经意再争执,满不在乎的离开了开回。

林丽觉得十分憋屈,拽着郭孔没放。郭孔全力甩掉了林丽,再度甩了她一巴掌。这次林丽的嘴巴排出了有血,她发狂一样向着郭孔乱挥乱打,郭孔被她惹恼了,拿抬脚旁的椅子一股脑的往林丽头上上砸了下来。

林丽猛然觉得痛疼极其,细语讲到:“我做鬼也不会忽略你这个贱人!”男生没一个是好产品!”郭孔这时恨不能处理林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拉起林丽的长发往她颈部牢牢地绕住,没理林丽的挣脱,直至两手瘫了出来才放手。郭孔看过双眼瞪得巨大的林丽,明确了没什么心率后快速的整理背囊,当晚逃跑。

****

我没法一下子消化吸收老伯的描述,只望着正前方愣神。老伯摇了摇我,叮嘱我尽早搬出那居所,我没有说话,只对老伯轻轻地的点了点点头,作为回应。

我一向都不相信神鬼之说,快速的梳理心绪,觉得是自身工作中压力大才造成 精神失常。我再次进到电梯轿厢,回到居所。开启居所的门后,闪烁大客厅的灯,通过灯光效果见到全透明半透明背景的浴池里半空中有一个身影…我的伤透了心一大截,步伐猛然停了出来,害怕向前走。这时候,手机响了起來,是朋友小茂拨打的电話。

“喂,明天去你家去吧,我们俩弟兄好久没整夜喝酒了!”小茂激动的说。

我随口答应了一声,总之小茂有我新家的钥匙,即使我不会在家里他还可以自身先上来。我不再老是胡思乱想,准备洗洗澡便照顾好自己。

开启淋浴室的灯,发觉淋浴室通水部位又有撮秀发,我内心猛起了鸡皮,赶快自来水清洗脱发。接着望着浴室镜里的自身,觉得变老了多少岁,离开父母两年,确实牵挂亲人。就在心绪飘向远方时,突发性的事情将我心绪给拉上来—见到镜子里的我的背后站着跟电梯上见到的一模一样的长发女性,瞪得巨大的双眼流着有血在望着我,我吓得闭眼起來,全身上下颤抖着没法弹出…忽然听见一阵阵骨骼折碎的响声从我耳旁由远而近的传出,再加上嘶哑的惊叫也传到耳朵里面,我不堪精神压力,便发自肺腑的高喊,直至身旁的嗡嗡响声都消失了才终止。

我渐渐的开启双眼,浴室镜子里只余下我,极大地舒了一口气…

我觉得转过身开启淋浴室的门,却发觉动不上,我望向脚底—

长发女性怀着我的左脚,在长发中只外露二颗暗红色的眼瞳直勾勾着我—

我觉得高喊,却从此没可能了…

三个月后

“张先生,这房子肯定合适你定居,不但优美环境、交通出行又便捷,并且租金也比别的来的划算,肯定包你令人满意,住得开心。”

“非常好,就这间吧。”

“感谢张先生,这儿肯定合适你!”

****

(一撮长发撒落在偏厅,看起来怪异极其)

创作者赠言:献丑了,感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在路灯下等人的女孩。

2021-10-3 14:41:46

灵异事件

惊险传说故事的毒林。

2021-9-9 14:03: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