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头。

这也是产生在我五年级的事儿了,尽管早已过去接近十年,但一想到那一个恐怖的夜晚,和那一个怪异的东西,我的心里总是会觉得胆战心惊。。。。。

我十一岁的情况下,父母都是在市药业公司工作,为了更好地便于工作中与我念书,她们卖出去了乡下的房屋,在药业公司家属楼购买了新房。是一楼一模块101室,那就是70年代完工的老房子了,表面有一些陈旧和湿冷,但是由于划算再加上底脚好,许多员工都挑选在这儿购房。大家的新家之前有些人住过,墙面早已涂刷过,木地板也都铺好啦。因此 我与父母简易地整理了一下,便搬入了这一新家。

父母全是药业公司的技术人员,平常工作中十分忙,常常得加晚班。家属楼里与我同年龄的宝宝少,没有什么朋友,因此夜晚的時间基本上全是我一个人渡过的。

那就是大家搬入新家的第三天,由于药业公司要应急生产制造一批出入口的药物,做为技术人员的父母统统值了晚班。夜里下课后,自己热了热昨日吃不完的饭食,吃完饭后把导师安排的工作写完,看过一小一会儿电视机,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糊里糊涂中我听见仿佛有人在敲门,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渐渐地从沙发上坐了起來,喊道:“到底是谁啊?

门口的人说:“傲傲,我是爸爸,我忘了带车钥匙了,快点快点开开关门。

“嗯,是老爸的响声没有错。我慢慢走到门口,把手开启,也顾不上去看看父亲,就往房间内走,由于我确实是太困了。

但是,突然之间,我却沒有听见父亲闭店的响声,夏季蚊虫多,父亲一般回家了都是会马上把手关紧的,今日这是怎么了。我慢慢地转过头,却压根沒有见到父亲的影子,可我却看到了——在我背后的空中,飘浮着一个惨不忍睹的人头!

那看上去是个老公的头,他睁着碧绿碧绿的双眼,在冲着我怪异地笑着。我吓得不寒而栗,惊声尖叫了起來。哪些也顾不上想,我发狂一样的冲入了卧房,那一个人头也跟随我飞了进去。

那人头伸开了异味的嘴唇,外露灰黑色的牙,凶神恶煞地朝我扑了回来,我躲闪不及,肩部被他重重地咬了一口,我疼得大喊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量,我一把抓起了那一个人头,把他重重地扔在了地底。

人头更为愤怒了,它又从地面上飞走了起來,张开嘴巴向我扑了回来,可我已经被逼入墙脚在劫难逃,我吓得下意识外伸了右手,忽然,我的右手传出了一道金黄的光辉,那人头见了光辉,仿佛十分担心,像耗子见了猫一样,他并没有再纠缠不清我,只是快速地飞出了我们家房间门,消退在漆黑的楼梯道之中。

我看了看自身的右手,这才注意到这串戴在手段上的紫檀木佛珠已经发着轻微的光。佛串是姥姥在我六岁生日时送我的,听说可以抵挡厉鬼,去除邪魔。我一直以为这也是空穴来风,但是刚刚要是没有这串佛串庇佑得话,也许我早已命丧黄泉了。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肩部突然剧烈疼痛起來,眼睛越来越更加模糊不清, 人体情不自禁的倒在了地面上,昏了以往。。。。。

在我再醒来,我正躺在医院门诊的医院病房里,我的父母都坐着我的边上。见我醒了,她们马上着急地跟我说是什么原因。我哇地一声痛哭了起來,把昨天晚上出现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告知了父母。父母听后后脸色煞白,吓得说不出话来。我肩部上的创口早已逐渐烂掉溃烂,医生与护士都找不到发病原因,我父母这才感觉这事不同凡响。

我康复以后,父母就带我找到了一个“神婆”,神婆看了看我肩部上的伤,神色严肃认真地说:“这小孩中了腐尸毒,务必用火炙烧创口,再敷着我的药面,才有可能痊愈。因此我又挨了一回烤,神婆帮我敷着药面后,我瞬间就感觉创口并不是那样的痛疼了。过去了一个礼拜上下,创口彻底康复了,大部分看不出来哪些印痕。

我的伤好啦之后,父母又把神婆灵到家中,神婆拿着一个风水罗盘似的东西,在房间内晃来晃去,总算在大客厅角落里的一块木地板前停了出来,她让父母协助她砸开木地板,随后拿着铁锨向下挖了起來,挖了不久,神婆就在哪块木地板下的土壤里挖到了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她把骷髅拿在手上,讲到:“就是这个东西在作怪,但是你们安心,我能把它带回家解决掉的。讲完,神婆跟父母简易交待了几句后,就离开。

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碰到那一个吓人的东西。但有一个疑团一直掩藏在心里,那一个人头为什么会了解我的小名字叫做傲傲,他究竟是什么出处,我从此害怕想到那一个恐怖的夜晚,和那一个来路不明的恐怖人头。。。。。

创作者赠言:谢谢你们的适用!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轮回:天赐良缘与你。

2021-10-2 14:41:41

短篇鬼故事

画梦

2021-10-2 14:41: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