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发误入鬼寿宴会。

小毛头无依无靠,孤苦伶仃,一个人走在街上。

严寒萧瑟,在冰冷冰冰天,而小毛头那身薄弱破旧的衣服裤子,或许不可以支撑点他度过这一寒冷的冬季了吧。

恰逢一月天,夜已深。这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小毛头独自一人往前走,又饿又冷,他期待能找出一个温暖的地区,能逃过这一晚上严寒的侵蚀。但小毛头年龄还小,还挂着二行流鼻涕,也不能去敲别人的门。

外边风太大,太寒了,小毛头挑选来到一些小巷小巷子里。

这时候小毛头嗅到很香很香的味儿,是包子!并且或是肉包子!小毛头的鼻部可金光了,就屁颠屁颠地跑进一条街巷里。

街巷里有一户别人灯火辉煌,门口挂掉2个红灯笼,一个大娘捧着一笼包子立在门口,有许多人排着队拿了一个包子就往里进。

小毛头见着可高兴极了!这事情之前还干许多呢,追上他人喜气事情,悄悄跟随溜进去,又能美美哒地饱餐一顿!

小毛头赶快跑以往排着队。

这时候,前边的人都不谋而合地渐渐地掉转头来看着小毛头,没有错,便是慢比较慢地,好像卡住儿一样。几个老年人,也有男人和美女的,面部都没什么神情地看着小毛头。唯一较为不和谐的是,有一个一脸胡碎渣,邋里邋遢样的大叔沒有掉转头来,仅仅用视线扫了扫他。

“哼!”屋中传出一声冷哼,每个人都缺憾地掉转头去,再次拿了包子进家。

那大叔也是一样,接到包子就进来。

总算到小毛头拿包子,由于小毛头太矮,那派包子的大娘还有意蹲下去了身体,取出了2个大包子给宝宝头。

“很饿,吧?”大娘的双眼恶狠狠地看着小毛头,还拿手掐了下他的小脸蛋。

小毛头吃疼,觉得到她的手很冷,好像河水那类冰冷的觉得,就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咬了大一口肉包子,板着脸地瞪了她一眼,那大娘这才恋恋不舍地将手移开,再次派着包子。

小毛头原想拿了包子就跑的,可那小脑袋一个金光,要想是今晚能在里面留宿,并不是很好吗?

“对啊,进来吧。”那大娘轻语道。

但激动的小毛头并沒有听见,欢欢喜喜地就往里走。

多亏小毛头沒有扭头,要不然他会看见后边每个人的嘴巴微翘,包含那大娘,都怀着冲动地看着小毛头。

一进房间,小毛头才发觉这里边并不算太大。

这也是一间很老式的房屋,如同民国阶段的砖瓦房一样,只有一个小厅,厅的最上端是二张桌椅和一张桌子,是供老人坐的。而厅的上下两边是便是屋子,都只挂着一道门帘子,并沒有门。

如今这客厅摆了三围下酒菜,基本上挤满了刚刚进来的人,尽管并不是很多,可这桌子上的饭食,可看得小毛头直淌口水,险些如同把手中的肉包子丢掉。

大肥鸡,大魚,也有红烧排骨!

小毛头赶快找了个部位就坐着,刚要抬手去拿那只油乎乎的鸡腿,就被别人拿手抠住了手腕子儿。

“主人家还,没,喊话,不可以,吃。”边上的一个女性掉转头来看着小毛头讲到。

那女性的脸颊上涂满了一层厚厚的厚厚的的大红色烟脂,嘴巴也是艳鲜红色的,不清楚涂了什么。

这时候,小毛头才注意到厅子最上端的那张桌椅上还坐下来一个老婆婆,两鬓斑白齐整的梳了起來,,鹤发童颜的,正看着小毛头在笑。

小毛头也感觉怕羞,就把双手收了回家,但或是把鸡翅从菜盘的那一边拉到挨近自身的这一边。凸起腮子,双手撑着自身的脑瓜子,聚精会神地看着那只它。

“小宝贝,你穿那么少的衣服裤子,不热吗?”那老婆婆当许多人的面,忽然那么询问道。

“冷啊。”小毛头眼中仅有那一个它,都不明白那老婆婆一眼,敷衍了事地回复道。

“那鸡翅就是你的了,来,飞到你身边,我给你添件衣服裤子吧……”说罢那老婆婆就拄着拐杖站了起來,渐渐地向左边的屋子走去。

小毛头想着这老婆婆人真棒,就临时离开它,一路小跑步跟随老婆婆进了屋子。

就在这时候,一样坐着宴席上的一个大叔紧皱了眉梢。

这屋子里偏暗,仅有一只鲜红色的焟烛亮着,那老婆婆背对小毛头,躺在床上渐渐地翻来复去,小毛头则站在他身后,老老实实地等待她。

过了一会儿,那老婆婆才渐渐地回过头来来,拿着一件民国的小衣裳,令人满意地看着小毛头。

小毛头也是在沒有越过那么厚的衣服,毫不相让地就接到老婆婆的衣服裤子,套在了自已的身上。可刚套上去,小毛头就感觉惊讶了,怎样衣服裤子,那么轻呢?并且还不温暖。

“恩。”老婆婆见到小毛头穿上这身衣服,令人满意地址了点点头,又把身体转了以往。

突然,屋子的焟烛灭了……

小毛头吃完一惊,由于那张床正闪着绿色光,那老婆婆忽然扭头身来,绿阳光照射在她脸部,能够 见到她面色变紫,双眼突显,秀发较为散乱,脸部铺满肉疙瘩。

小毛头大喊了一身,倒地不起在地面上,四周围一片黑喑,只有眼下的一团绿色光,在渐渐地挨近他。

“你,就是我的祝寿啊……”那老太太冰冷地说着,外伸一只手在摸着小毛头的脸。

小毛头闭紧着双眼,一脸眼泪,拼了命地往倒退。

殊不知,那老太太吓人的脸却越靠越近……

“乾坤证法,天地万物有道在线!”黑喑里,突然有一道光茫射入,一道咒符牢牢地玻璃贴在哪老太太的前额上,也就是鬼门。

“急急如律令!”那张咒符暴发出璀璨的光茫,小毛头情不自禁地睁开眼看了看。

在他的视线里,一个又高又大的影子挡在他与那一个老太太正中间,那老太太全身上下在起烟,双眼怨毒地看着那人。

“疏忽,再乎啊!我不甘心!”那老太太怨毒地谩骂着,最终化为一团冒烟,化为乌有了。

小毛头还没有从刚刚的受惊里恢复正常,便被那个慢脸胡碎渣的大叔抱了起來。

细毛太一辈子也不会忘掉这张脸,棱角分明的脸孔,飒爽英姿,一双神采奕奕又忧郁的眼神望着正前方。

大叔怀着他经过厅子时,小毛头悄悄望了望,以前那边坐下来的都是纸人,都泫然欲泣地看着大叔害怕动,害怕随手灭了她们一样。

小毛头觉得很溫暖,这类被别人怀着的觉得,他从来没有来尝试过……

到外边的大街上,小毛头跟随大叔臀部后边往前走,忽然腹部就“咕咕咕”地响起來, 大叔忽然慢下来,居然从长大衣里抽出来一只用油纸包着的鸡腿儿来!

“吃完吧,吃了之后就千万别跟着。”大叔把鸡翅给了小毛头。

过了一会儿,大叔的裤腿被小毛头扯了扯。

“我别这鸡翅儿了……你让我跟随你啊!”小毛头认真地看着大叔。

大叔看着小毛头递回来的那只鸡翅儿,被咬了一大口。

“你这臭小子。”大叔轻轻地敲了敲了敲他的脑瓜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把上衣外套脱掉套在了小毛头的身上。

长大衣较长,小毛头衣着都需要拖地板的模样。

但小毛头感觉,再沒有比这更温暖的服装了……

创作者赠言:小毛头的小故事!期待各位喜爱!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酒店的垃圾房。

2021-9-29 14:41:48

短篇鬼故事

山贼秘事。

2021-9-30 14:41: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