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2

………………

李国:要我而言一个吧!嗯……讲一个我现编的吧!嗯……我想想哈!

魏琳:无趣!我先快来,这一恐怖故事叫“阴胎”

阴胎

隆……隆……刚刚还万里无云的蓝天白云基本上是一瞬间转化成阴云密布,雷雨交加。一道道心惊触目的雷击往路面扩散而成,好像要将地震碎。忽然一道雷电劈中了乌石部村老李家小院的一颗龙眼树上,隆嘭!种了四十多年的龙眼树立刻被砍成两截。

咋回事啊?这也是要末日了?村内小卖铺的吴大娘浮夸的说!

李老头那娘们并不是今日生孩子?由此可见这孩子不一般咯!秃顶老孙一边手洗麻将游戏一边回答

老李为人正直不怎么样啊?这老天爷不容易是送了个福娃给他们吧?小杨询问道

吴大娘:最好福娃并不是伤害!……

关心这一情形的也有全乡全国各地法师职业,在其中吴大师掐指一算后叹了一口气摆摆手。

就在雷电劈出来的同一时间老李房间内传出一阵阵的宝宝哭声、哇哇哇哇~

老李兴奋的跑去卧房大门口刚伸手想叩门没想到接生婆恰好开关门离开了出去。老李忙询问道:如何?如何?是孩子吗?

接生婆摇了摆头:是闺女!并且……

老李切断道:真并不是孩子?

接生婆:并不是!是闺女!!你能不能要我讲完?

老李:并不是孩子有没有什么好说的?老李讲完转头就走!

接生婆:孕妇难产!大的要不了!!

老李楞了一下冷冷道:一只连蛋都下不太好的鸡去世了就去世了!正确了!谁想要帮我埋了她我便把孩子赠给他,再送二千元!老李讲完头都不回就这样离开了。

接生婆:你不要我想!真的是个畜牲!谁稀罕你那戳破钱!…………

四年后一个小女孩面色苍白发高烧不仅的在床上,接生婆:娜娜,你可以别吓姥姥啊!!陈忠,这孩子怎么啦这也是??

陈忠是周边唯一的一个医生,陈忠眉梢紧皱:不对啊!这孩子没什么问题啊!

接生婆:瞎子要看出来了这孩子病了你觉得没什么问题?你是不是看错?

一听这句话陈忠很不满意说:那么你来?我搜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检错吗?

接生婆也发觉自己说的有些过去了:我并不是这个含意,那这孩子是中邪了?

陈忠:可能吧!按如今状况看来送县里是来不及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现在我跑去叫吴大师回来,你看见孩子!

接生婆:好好地!快点儿!

陈忠刚起来就听到吴大师那粗造的欢笑声!嘿嘿……这也是有哪些疑难病症能难倒陈忠医生啊?

陈忠:哪儿!吴大师果真是真人版啊!早已预料到 大家会约你了吧?快瞧瞧这孩子!

吴大师靠近一看皱了皱眉,心道:“果真是7月的阴灵啊!竟然元神出窍了?大凶之兆啊!!!老李祸事!

接生婆:你倒是说话呀!这孩子怎么啦?

噢噢,孩子倒是没事儿!天亮之前必定会修复的!

老李拿着手电在巡视水池,老李蹲了下来内心嘟囔道:“怪异了!怎死了那么多鱼?还全是有卵的!这鱼也会孕妇难产?”他站站起来了照了照周边发觉没有人偷鱼正打算回来!就在他转头的一刹那手电恰好照到一个小女孩!!老李被这忽然蹦出来的女生吓了一跳。发火的超她吼道:你TM的哪位?想吓坏我呀?你完了现在我就将你扔进来喂鱼?老李本认为这小姑娘会被他吓坏或是吓坏!可千万这小姑娘不但没哭反倒笑了,她裂嘴的笑了嘴巴的两侧渐渐的裂开来越笑越浮夸越笑裂的越来越快!血沿着嘴巴开裂的位置渐渐的流了出去,越笑嘴巴越大!

此刻老李才发觉这女孩子除开嘴巴和刚流出去的血之外全身上下都湿透明色的白(当然!除开秀发)除开她那可怕的嘴巴之外她的双眼仅有一片白!再往下看……她压根沒有下身!!老李眼睛马上被铺满了有血,他想跑,可是腿早已软了,软的一点 气力也没有,支撑点着人体都是在一脸懵逼,忽然裆下一热。吓尿了!

冤鬼嘴巴再次张开,从嘴巴里边又外伸另一个头来,这一头全乳白色沒有五官只有一个大于大半个脑壳的嘴。嘴巴爬满了利齿,“”父亲,我饿!“”

老李想说他并不是但他这时一句话也说不出,张着嘴巴却发不上响声。

忽然忽然那一个仅有嘴巴的头怪叫了一声,冲上去咬到老李的颈部血夜持续的喷涌而出。咬到后没间断又往里拉,如同吞掉食材一样!大部分趁机一咬…老李的身体掉进了渔塘。冤鬼嚼碎了头部吞进去了,渐渐地化消除无!

李国:完后吗?

魏琳:沒有,太长了!大伙说还接不然后讲这一恐怖故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隐形的爱。

2021-9-24 14:41:46

短篇鬼故事

谁的钥匙掉在外面了。

2021-9-24 14:4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