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鬼放暑假。

今天个大日子,周玫身上一大袋的东西风尘仆仆的坐车,历经万般瞎折腾总算抵达熟悉的地方。很有先后顺序的把包装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摆着,又忙前忙后的把当场清扫了一遍后,才靠在护栏边歇息。

整整的五年了,从见到他情深的唱着那首歌逐渐,就爱上一个人,每到这一天周玫一直乐而不疲的从不远千里的北京市赶来这儿来给他们过生日。

“家驹,你还行么?大家大家都我很想你呢!”周玫开二瓶铁盒可口可乐,这也是他家驹死前喜爱的饮品,把一瓶放到家驹的坟前与其说共饮。

接连不断有许多歌迷前去祭拜,大家都友善的四目相对后点点头笑容,歌迷换了一批又一批,仅有周玫在现场从早晨坐到夜里,她要等歌迷都走光,好整理当场,好在家驹的歌迷全是有文化素质的,当场很整洁,周玫简易扫掉爆出的香灰,看过一眼家驹的墓葬,令人满意的回宾馆了。

周玫放着今日在在香港的某一家影音视频店买回来的《开心鬼救开心鬼》的CD,一阵敲门弄乱了周玫的专注力,根据猫眼电影,周玫见到门口站着一个戴着碎花型的休闲帽子的男子,低下头,看不清他的样子。他耳旁的一个耳饰让周玫的心血管迅速颤动了一下,他跟家驹一样都喜爱带耳饰?

门一下被打开了,立在门外的背影却不见了。

周玫关了门,返回屋子里,床边猛然多了一个人,他一身休闲娱乐的打扮,一样的遮阳帽一样的耳饰,是刚刚的男子。

“家……家……家……鬼啊!!救我。”周玫的衣领被无形中的拉着,两腿登高望远乱蹭,两手持续挥动着,如何都逃不掉,只有在原地不动乱挥动着。

“别兴奋嘛!”床边的男子用不规范的国语版一字一句的讲到,来看这些年他的普通话水平或是那么很差。他一下子从床边飘到周玫眼前,笑容莹莹的盯着面前的周玫张口道:“周玫小姑娘来看成长许多了。”

周玫一听,当然的护着了乳房,有点儿不情愿的问:“你……如何判断……了解我姓名的。”周玫或是有一定的当心的往背后靠到靠。

男子拿出周玫产生的吉他弹奏着开阔天空的曲子道:“五年前我还记得是有一个在我坟前自我介绍叫周玫的,从不远千里的北京市跑去香港看来我,最终还说假如没死就需要做我的新娘,我讲的没有错吧?”周玫的脸猛然红得跟猴屁股一样,当场如果有鼠洞,也许周玫第一时间也会钻入。

“即然你都去世了为何要出去吓我。”

“这不是看着你那么相见我,出去跟你见个面,不太喜欢呀?那我先走了。”男子站起来就需要走,谁都看得出这也是欲擒故纵,周玫那麼痴迷他,怎么可能使他走?

“唉!唉!因为我没说使你走。”

刚要迈出的步伐停了出来,男子回过头来,微笑如清风:“那么我这一暑期就在这里渡过咯。”

创作者赠言:有关家驹的文章内容,今日赶出去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诡异交友软件。

2021-9-21 14:41:45

短篇鬼故事

月半鬼事。

2021-9-24 14:41: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