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小玉【五】父女二人救大川。

第二天,早餐后,大川光着胳膊,已经家中收拾屋子,累的满身是汗,忽然听到大门口有些人在喊【大川!在家里吗】大川赶快用抹布把脸部的汗珠擦拭,仰头一看大门口站着一个人可是沒有认清到底是谁,因此大川赶忙从房间内跑了出去,到门口细心一看,哦!原来是住在村南前张大哥。

大川赶快往前问【张大哥那么早来找我聊,有什么事吗?走!走!走!进家讲吧】

张大哥赶忙回复【不进家了!就在这里讲吧!大川啊!真的是过意不去一大早就来打扰你。这并不!三个月前,我还在我们家院子里,搭了个牛圈。近几天我发现了顶棚上面有几跟木头,有点儿疏松了。我觉得把它用细铁丝在绑一下,但是自己弄不上,你大嫂前几日带娃走娘家了,都还没回家,因此我找你帮我搭把手,】

大川听完张大哥得话,很热心的回应【行!行!行!要不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儿,张大哥你一直在这等着我,我进家穿件干活儿的衣服裤子】。。。。。。

大概10分钟大川追随张大哥赶到张大哥家,张大哥带上大川走入了牛圈拿手,偏向顶棚上那两根有点儿疏松的木头说【大川一会我搬2个椅子,我们俩一人站一个,细铁丝,尖嘴钳我都是有,我就用细铁丝绑的情况下,你也就伸出手帮我扶一下木头,让它别晃来晃去就可以了】

大川赶忙点点头【中!中!中!张大哥那么你去拿椅子吧】

一瞬间,张大哥从房间内取出2个椅子,摆放在了牛圈里的地板上。但见张大哥一手握着细铁丝,一手握着铁尖嘴钳。站到一个椅子上,大川接着站到另一个椅子上,伸出两手拉住疏松的木头,张大哥把细铁丝绑到木头上,用铁尖嘴钳用劲拧,把细铁丝扭紧才行。

就是这样一个小时过去,顶棚上疏松的木头,基本上就固定不动住了。就在张大哥和大川刚要摆脱牛圈的情况下,忽然从顶棚上边,掉下去一根大概有大腿粗的一根木头。大川沒有想的太多一下子拉开了张大哥,啪!的一声木头恰好砸在大川的后背上。那时候大川觉得后背巨痛,脑壳稍微的有点儿晕沉,更感觉人体内,有一点发烫的不舒服。可是内心仍然搞清楚,大川渐渐地的蹲在了地面上。

这时候张大哥赶忙冲过来,蹲在大川眼前两手扶着大川的肩部,心急的问【大川啊!大川啊!你怎么样了!大川啊说话呀】

大川蹲在地面上,渐渐地的抬起头,看了看张大哥小声说【没事儿的!便是后背有点疼,也有脑壳有一点点糊涂,一会就好了】

又过去了俩分鐘,张大哥把大川相助了起來。大川站立起来渐渐地的运动了一会,觉得没事了比刚刚许多了,后背痛疼降低了,头都不糊涂了。

张大哥心急的心也放了出来,张大哥说【大川感谢你,若不是你将我拉开,挨砸的人是我啊。走!进家今日下午在我们家吃,咱兄弟俩喝些】

大川赶快回绝说【无需!无需!吃是啥饭,没事了。正确了掉下去的木头该怎么办,还绑上吗】

张大哥赶快回应【无需!无需!剩着一根等着你大嫂回家我们俩弄吧。大川你听哥哥的,走!进家歇息会,吃了午饭再走】

大川赶快回复【不!不!不需要了,你忙其他事吧,我先走了张大哥】讲完转头就离开张大哥的家。

大川返回家中觉得身体或是有些难受,因此,就躺在了床边糊里糊涂的睡觉了。

不清楚睡了多长时间,大川突然咳嗽了起來,当大川睁开眼睛醒来时的情况下,天早已黑了。大川想坐起來待会,但是他感受到自身的后背如同有一块石头在后面缀着他。这时候大川又逐渐不停的咳嗽,觉得心慌气短,脑壳又逐渐发昏起來,真是不舒服的要死了,

就在大川正必须人协助的情况下。大川好像听到,院子里传出步伐的响声,一直到房间内才终止。并不是旁人恰好是【冤鬼小玉】小玉今夜找大川的含义便是【想告知大川,昨晚她如何玩乐,那2个盗墓者的事。】

当小玉进家一看,大川在床上脸部情绪看起来十分不舒服,小玉赶快走以往赶到床前问【大川!你这是怎么了】

大川糊里糊涂的目光看见小玉很弱的响声回应【我早晨帮村南前张大哥,绑牛圈上边木头来的,有谁知道也有一根沒有绑,就掉了出来,那时候我将张大哥拉开,木头就恰好就砸到我的后背,一开始就有点儿后背疼,脑壳有点儿糊涂,但是返回家中,一觉醒来就感觉后背,胸口,哪都不舒服】讲完又逐渐干咳起來。

小玉听后很担心的表情说【你怎么那么很大啊!你可能是影响,愁死我了!让我看看后背砸哪些】

因此!小玉赶快解除大川衣服上的钮扣,把大川的上衣外套脱下,然后小玉说【大川你渐渐的翻盘,我扶着你快来!慢一点】

在小玉的幫助下大川总算把后背,朝向了上边。小玉趁着月光细心一看,我的天呐!大川被砸的地区都变成了紫黑色。小玉都不知该怎么办,看见大川不舒服的模样小玉也心痛。

就在小玉也没有办法协助大川的情况下,忽然小玉听到外边有男人在喊她【小玉!小玉!你一直在那,赶快带我回家】

小玉一听,哦!原来是爸爸,赶快从屋内跑了出来 。大声喊【爸爸我在这里那】

小玉的爸爸看到小玉,马上飘到小玉眼前说【你这小孩每天夜里出去,你是陪伴你妈妈,就了解找这一大川,你等着我这便去给他们点顏色看一下】

小玉一听,赶忙乞求着说【爸爸你别这样!大川是个好人,他现在便是为了更好地救他人自身被木头砸到后背,如今都不省人事了。你需要不相信得话,你跟我进家看一下】

小玉的爸爸被小玉送到了大川的床边,大川早已晕厥的哪些也不知道了,小玉爸爸看到大川后背都早已变成了紫黑色,因此对小玉说【大川如今很危险!被砸的地区都积血了,如果不立即把积血弄出去,便会有生命威胁。你快点!给我找一根针,一碗纯粮酒,也有一条整洁的纯棉毛巾】

小玉听完爸爸说的话,赶快就在房间内找了起來,找了大概7分鐘,纯棉毛巾和纯粮酒都找到,但是针却并没有寻找。可是小玉在客厅沙发边上的小盒里找到一把水果刀,取得她爸爸眼前无奈的说【这一行吗,】

小玉爸爸接到水果刀说【那我便试试吧】讲完把水果刀放到纯粮酒里呆了一分钟,随后用刀刃在大川紫黑的后背上割开一道口子,但见血不断得向外排出,小玉细心一看排出的血全是灰黑色,这时候小玉的爸爸又说【用抹布把排出的血擦下去】

小玉听完赶快拿着手中的浴巾把排出的黑血擦干净,但见小玉的爸爸用两手再次拧捏大川的后背,黑血又一次的从后背的刀嘴里流了出去。

一个时辰过去,小玉的爸爸看到后背上的紫黑色消失了,从道嘴里排出的是鲜红色的血,小玉看到后开心坏掉,因此怀着她爸爸颈部说【爸爸!你真的是个好人】

小玉爸爸听完笑着说【再好都没有大川好呀,去你一直在找长一点,整洁点,的白毛巾。把大川的伤口包起点,以防感柒】

小玉又開始在房间内找白毛巾,白毛巾沒有寻找,一件全新的白色衬衫被小玉从衣橱里翻了出去,随手扯成一条一条的,先用纯粮酒清理了伤口随后在爸爸的幫助下把大川的伤口捆扎上。又把大川的人体翻了回来,父亲和女儿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待大川醒来时。

大概20分鐘过去大川张开了眼睛,他感受到后背沒有向刚刚,那麼不舒服。胸闷的感觉,也没了。大川用两手拄受精卵着床渐渐地的坐了起來。

小玉看到大川坐了起來,赶快赶到大川眼前用手扶拖拉机着大川的头颈说【大川你如今感觉如何,好一点了吧】

大川看见小玉啜泣的音效说【许多了,并不像刚刚那麼难过了。小玉你对我们太棒了,从来没有鬼那样对于我,你如果人得话,我毫无疑问娶你做我媳妇】

小玉听完了解大川在耍贫嘴,因此拿手,用劲的拧一下大川后背的伤口说【使你跟我耍嘴皮子,我如果人我可以嫁给你,傻了吧几的】

把大川疼的大喊一声【小玉对不起,别拧了疼死我了】

大川看了看的身上被捆扎的太紧,但它用手摸了,捆扎在自已手上的布,如何那麼怪怪的那,如同绸子一样光洁。

因此大川问小玉【捆扎在我手上的布,在哪寻找的】

小玉拿手,偏向衣橱说【我并没有寻找白毛巾,看见了里边一件白色衬衫,我便拿了出去。扯成了一条一条的,就用来让你捆扎了】

大川一听兴奋起來,啼笑皆非的说【哪些!诶呀的母亲啊!你居然将我新买的白色衬衫给扯坏掉,我便那一件新衣服也没有懂得穿啊,就留着相目标情况下穿那,你居然帮我扯坏掉,我讲摸着如何像绸子那般光洁那】

小玉看到大川兴奋的傻样开口笑了。边笑边说【别叫妈,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孩子,我当初并不是心急吗!因为我找不着白毛巾因此用你衬衣替代了,你看你那傻样,还来性子了】

就在两个人聊到如火如荼的情况下,小玉的爸爸从沙发上站了起來,装作的,咳嗽了一声说【你们聊的挺高兴啊,当我不会存有是否】讲完赶到了小玉大川眼前。

大川细心一看原来是小玉的爸爸,内心想【我滴神!他来做什么啊!是否又要带我飞一圈啊】

因此赶快跪躺在床上说【大伯好!大伯好】

这时候小玉说【大川你应该感激我爸爸,若不是我爸爸立即救你,你早就已经丢命了】

大川听完小玉得话,赶快向小玉的爸爸叩头【感谢大伯!感谢大伯立即救救我】

小玉的爸爸笑着说【大川你无需那么客套,若不是看在你与我们家小玉是朋友们的份上,我是不容易救你的。尽管人鬼有存亡区别,心也有所不同。人保证的事儿鬼也可以保证,可是鬼保证的事儿,人不一定能做得到。小玉大家该回去了,你妈妈仍在等大家,大川你自己也小心点,留意创口别感柒】

讲完!小玉的爸爸带上小玉飘扬半空中,临行的情况下小玉看见大川,大川望着小玉。

一眨眼!一周过去,大川后背上的伤彻底恢复。

这一天早晨大川已经清扫庭院的情况下,这时候从大门口走入一个乞讨者。下面又会产生怎样的精彩纷呈事儿那。。。。。。。

创作者赠言:请各位持续关心!《冤鬼小玉》【六】小伙伴们送我点鬼币啊!谢谢!呵呵呵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违背良心的惩罚。

2021-9-20 14:41:48

短篇鬼故事

异食癖

2021-9-21 14:41: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