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鬼更可怕。

林哲是一名朝九晚五的工薪族。

一天,企业有应急业务流程必须加班加点,因此林哲一直等到11点才回家了。

坐着晚班公共汽车内晃晃悠悠,辛苦一整天的林哲忍不住打起盹来。就在他怀着手臂睡得糊里糊涂,却被一阵打手机上的响声吵醒了。那就是一把稍显衰老的女音,声线当中却极不融洽地掺合着一丝卖萌撒娇的寓意,并且声贝极高,嗡嗡响嗡嗡响吵闹声他也无法入睡。

林哲厌烦地睁开眼,一认清眼下打手机上的女人,瞌睡虫被吓得一下子全飞到窗前:这女人大概60岁,脸部搽着很厚的一层粉,好似影片里的丧尸(这般厚粉却掩饰不了脸部的一道道凹沟),嘴巴却漆成深红色,眼周画成黑乎乎的烟薰装;穿着一袭猩红长款连衣裙(竟然或是透视裙),脖子上挂几串五颜六色的玻璃弹珠。这般穿着打扮,紧紧吸引车箱内的所有目光;这女人好像并不在意,再次以振聋发聩的声腺向手机上那里撒娇。

一车子的人瞪着她,无奈。

林哲摆摆手,想着,这类素养品味的人,在公共场所是最超级的。幸亏自身下一站就进家,无需再忍耐了。

到站了,车辆一停稳,林哲站立起来就迈向汽车车门。哪了解红衣女人疾风一样压到他前边,提前下了车,他在身心俱疲下被挤得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公车上抢坐位倒是普遍,连下车时也需要抢?正欲发病,红衣女人居然满不在乎地远去了,一直举着手机上说得兴致勃勃。

林哲只能闷头向自己家走去。

一阵阴风吹过,林哲心下一冷,忽然想到: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四,也就是中华传统的鬼节,听说,每一年的这一天奈何桥大好,晚间会出现数不尽的亡灵四处流荡。如今早已类似12点,周边一个身影都没有,是否会……

真的是好的不灵敏丑的灵。就在他那么惦记着,猛地发现绿荫下边确实漂着一个白衣女鬼!冤鬼全身上下嫩白,长头发盖脸,她的脚底是浮空的!林哲吓得一颤一颤,咽喉如同被一只生鸡蛋塞住,发不起响声。他觉得全身血夜一下子冰冷,想逃走可是腿都酸软了。

白衣女鬼传出让人难以置信的嘻笑声,一点点迫近林哲。忽然,从昏暗的拐角处转出一个红衣女人,那一身的深红色十分晃眼。白衣女鬼一见,居然忽略林哲,“倏”一声逃得无声无息。

完后,又来一只比白衣女鬼更猛的红衣冤鬼,我今天怎那么衰?

就在他提前准备闭上睛眼等死,却看清这一并不是冤鬼,居然是刚刚在公共汽车上打手机上的红衣女人。林哲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衷心地对红衣女人讲到:“小妹,感谢你救救我一命!”

“啊?”红衣女人并沒有见到逃跑的冤鬼,压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仅仅迷惘地盯着眼前这一吓得很重的小伙儿……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2021-9-19 14:41:47

短篇鬼故事

死亡空间(下)

2021-9-20 14:41: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