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夜的另一个世界的朋友。

下边我想讲的小故事称为【惊魂夜之另一个世界的盆友】花生是一个货运司机,一天到晚来回于国内各地,这一天闲着没事运输队里没什么活,这也是难能可贵的休息日,花生在休闲躺椅上晒着太阳光,享有着舒适的時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刹那之间,花生赶到了一个生疏的条件中,自身急急忙忙开了大型货车,在盘山道上狂奔,速率变的越来越快,周边的景色在极速的向后后退,侧骨的严寒在耳旁呜呜直响,慢慢地周边的天上铺满了黑云,瘆人的雷电一次次将星空撕破,越向前走,越觉得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花生不由自主的踩了一下刹车踏板,但是令人费解的是,大型货车不仅沒有慢下来,反倒更快了,这到底是真莫回事儿,花生一下子愣住了,‘你是逃不掉的,’可怕的欢呼声在身后传来,通过倒车镜,花生见到好多个凶神恶煞的厉鬼,不费力气的拉着自身的大型货车,往前疾驰,突然之间正前方发生了一个指路牌【黄泉路】,这也是地狱之路,自身的性命或许就需要告一段落,生死之间,也管不住这莫多了,花生开启汽车车门,终生一跳,沉沉的摔在了地面上,天呐,自身落地式的地区,居然是一片荒芜的荒野,成千上万的墓牌,撒落在半蛇深的杂草里,鬼气森森的令人胆战心惊。一片断崖遮挡了归路

‘你是逃不掉的’怪异的响声再度在耳畔传来,身亡的气场一点点的靠近,花生失落的看过一眼逐渐靠近的厉鬼,背后便是断崖,来看这一次是劫数难逃了,‘把握住我手,我们一起往下跳’一个女人的响声从长空传出,花生和白衣女子一起跳下了万里长空悬崖峭壁,虽然身亡的害怕依然沒有消退,可是眼下白衣女子秀气的容貌,素雅的着装,让花生是多少觉得一些高兴,和那样一个美女一起下黄泉,又有侠士恐怖的呢,没多久两人轻柔的落在了一片开满鲜花的峡谷里。

‘花生,别睡了,别睡了,来活了’‘我还活着呀’睡眼惺忪的花生,一时都还没从梦乡中醒来,‘空话,你这混蛋,贪便宜没够吃大亏不舒服,天地间都不容易收你,赶快起來,把这一车iPhone送至市区果品市场,到那边有些人策应’

一场美梦无缘无故被侵扰了,花生洗了把脸,缓了缓神,驾车上道了,从运输队到城区实际上没多远的间距,但也有一段坎坷不平的山路,十分难走,追上不太好的实时路况,搞不好大货车还会继续抛下锚,这但是最不幸的事了,前不到村后不着店的。

花生在心中念叨了一两句啊弥陀佛,不经意间天近下午,花生在贴近山路旁的一个餐馆里点了一盘饺子,和几碟凉拌菜,一个人倒也挺悠闲,餐馆的老总大概五十多岁,鹤发童颜,十分随和,两人聊到挺投机性,但是当听闻,花生驾车要历经之前的山路时,餐馆老总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讲到‘小伙儿,前边的山路有一些怪异,你需要记牢一点,在山路的中区,有一个不很大的陡坡,上边有几株古槐,一天到晚蔽日,便是白天,也是令人觉得鬼气森森,干万要记牢,历经那边的情况下,千万别泊车,要以迅速根据,千万别向哪里看,假如万一听见陡坡上有些人叫你,千万别回应,更不必以往,看见餐馆老总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花生道了声感谢,可是从内心并沒有当一回事,

吃过午餐花生驾车进入了山道,但是令人费解的是当他开入山道的一瞬间,突然觉得到四周的温度一下子低了许多,有一种说不出的凉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乌云密布倾盆大雨天降,暴雨磅砣山路越来越泥泞不堪,这时的花生早就叫苦连天,但是于事无补,大型货车没法向前,完后,这一下要露营荒原了,通过车窗玻璃花生看到很近的地儿有点点灯光,好像有他们的模样,与其说在这儿挨到天明,比不上找一个人住在一晚,花生从货箱里取出一箱苹果,这年代办啥事没有礼品全是不好,一步步向灯光处走去,这也是一建在小山坡的村庄,之前运输队的朋友倒是踏过几次这条线路,可是也没听有人说过这一代还有一个小村子,

踏着泥泞不堪的山路,花生一步步艰辛地往前走着,突然之间他看到附近有一天乳白色的影子,在雨田里艰辛的走动,难道说也有和自已一样受困在这儿的人,花生赶忙往前走了两步,是一个白衣女子,仿佛腿受过伤,创口的血水将衣服裤子染红了一大片,‘女孩,你的腿受伤了’花生也感觉有一些冒昧,荒山野岭,自身和一个生疏的女生搭话,看起来有一些挺不当然,白衣女子回过头来再看了一眼花生,浅浅的一笑,‘一不小心刮伤了,没事儿的就快到村子了’眼下的女孩子是这一村子里的人,‘你的腿受伤了,我背你走吧,我是异地来的驾驶员,大货车抛下锚了,我想起前边的村子找一个别人夜宿’‘那样吧,你将我背到家中,我家中房屋多,你也就住一晚吧,但是你需要交一百块钱的住宿费用,膳食自立,’白衣女子顽皮的淡淡笑道‘这也太贵了,我一天也挣不上一百块,大家老总尤其可恨,每餐餐费少得可伶,我还食不果腹,你瞧我饿的就剩余一百八十斤的重量了’‘我认为你们老总挺不错的,既使你减了肥,又给地球上降低了压力’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向村头走去,

‘你家中就你一个人,别人呢’白衣女子缓缓的叹了一口气,‘她们都是在很遥远的地方,我一个人在这儿生话了很多年了,死前我经常喜爱到这儿看来景色,去世后依照我的意向,亲人将我葬在了这儿,一晃很多年过去,我活着的情况下最爱吃水果,甜甜的味儿,’

‘半夜三更的你还是讲鬼故事,我胆子小,您就放过我吧,这一箱苹果是我的房租费,您自身存着渐渐地吃吃,’

‘你是好人,我不愿意骗你,我是鬼,一个饿死鬼,与你闲聊挺愉悦的,我还是优先离去吧,以防使你担心’讲完便化为一缕浓烟,消退不见了,这一夜花生沒有觉得一丝一毫的害怕,天逐渐的会亮,自身居然在一个小山坡的古槐下边睡了一晚,离自身很近的地儿有一方矮矮的墓葬,相片上的女生相貌秀气,在冲着自身笑容,墓牌上也有一张小纸条,【你是好人,我不忍心见你无缘无故送命,正前方道路随时随地会坍塌,切忌向前】,这时的花生一头雾水,难道说昨天晚上是一场梦,但是这梦也太真实了,突然之间附近传出振聋发聩的声响,极大的石头滚下来,山路坍塌了,幸亏自身沒有驾车前去,否则。。。。。。。。。

自此以后每每驾车历经这儿,花生都是会到小山坡的公墓上滞留一会儿,在墓牌旁放入好多个iPhone,实际上花生一次次在心里静静地祷告期待再见了一眼白衣女子,跟她说声【感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城隈爷生气了。

2021-9-19 14:41:42

短篇鬼故事

猫不能埋葬。

2021-9-19 14:41: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