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医院的恩怨。

夜已深,彤彤决策留到医院里陪护,都很晚了,回来仿佛不太安全性了。

沒有困意,彤彤躺在床上看手机,不经意间早已一点多了。忽然,从医院过道上传出一阵声音,好像在讲话,又好像在争吵,彤彤想用心听但是那一个声音又消失了。她又逐渐再次看手机。

此刻过道里又传出声音了,彤彤来到门口趴到门边用心听,她总算听到了,那就是小朋友笑的声音。她想都很晚了,医院早已不许亲属在过道里四处行走了,这一小孩是以哪来的?这时候又变成了抽泣的声音,彤彤仿佛懂了,该是迷路了。

她开关门出来,过道上空无一人,四处看过一下,的确没有人。或许她回来了吧?一转过身,一个衣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就怔怔立在她背后盯着她,把她吓了一跳。

“啊,”彤彤喘着气,差点儿把她吓坏,定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生,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是谁呀,怎样在这?”

这一孩子不说话,仅仅一直看见她,彤彤蹲在她眼前,“你是谁呀,告知姐姐,姐姐不会伤害你的,你从哪来?”

“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她的声音很柔美,仅仅面色有一些惨白。

彤彤感觉怪异,哪里有妈妈不必自个的小孩子的,“那么你住在哪儿,姐姐送你走吧”?

“恩”,小女孩点了点头,彤关了门,牵住她的手,一股凉意直至心头。

小女孩牵着她一直往前走,她才发觉医院的过道竟然越来越较长,一直都走不上终点,可小女孩还一直往前走,她不免逐渐有一些担心了。

此刻小女孩停了出来,松掉了她的手,低下头不吭声。

“怎么啦吗,你到了吗”?彤彤感觉四周好冷啊,“这儿如何如此冷啊?”

“姐姐,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我并没有家了。”彤彤感觉她讲话的声音都透着一股凉气。

“为什么会呢,全世界哪里有妈妈不必自个的小孩子的,你或许与你妈妈中间有一些误解”。彤彤尝试宽慰她。

“没人疼我了,姐姐你去陪着我吧,你这样好,来和我吧。”

“好呀,那我便…”彤彤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个女人慢慢回过头来,外露了她的脸。彤彤看到她的脸猛然就被吓到。那张脸早已烂掉了,肌肤一直在往下掉着,嘴巴露出笑容,十分怪异。

“啊”。彤彤惊叫一声,转过身就想跑,但是她才发觉这基本就不是什么医院,这儿是坟地。她惊惧级了,女生向她走过来,她腿一软坐着地面上,不断的向后挪动躯体,泪水不停的冒出,“求你,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姐姐,你不是要来陪着我吗?回去吧,我的新房子就在那里,等着你了解了我的朋友们,我能亲自给你建一个家的,就在我边上,那样,大家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由于你对于我最好是”。小女孩指向附近的一个开了的墓葬跟她说。

“不必,不必,你放过我吧,我每一年会让你烧一些纸的”。彤彤早已快崩溃了。

“你骗我,”小女孩的微笑消失了,恶狠狠的望着她,“每一个人都没拿钱,我得了病,我爸爸妈妈不要我,她还叫那一个医师将我谋害,我的怨魂不愿散去,可我不大我也是刚死,我并没有是多少能量,就连型体都呈现不出来。因此我也在医院里消化吸收这些患者的怨恨,化作自身的能量。”。讲完,小女孩向她抬起了她一双烂掉的手,彤彤早已全身发软了,连爬的气力都没了,只有看见那两手向她伸过来,“姐姐,我好喜欢你哦”。

“可你即然喜欢我,就放我啊”彤彤的声音都是在发抖。

“不好哦,姐姐”小女孩来到她眼前,那张烂掉的脸忽然变大了数倍发生在她眼下,“再对你说一件事,那一个谋害我的医生我已经杀了他了,他如今就在这里,我将他埋在这儿,也有我妈妈与弟弟,她们也来陪我了。我并没有姐姐,姐姐,你也快来,很繁华哦”。

那一个本来让彤彤感觉溫暖的笑颜在这时候又出現了,她认为这真的是讥讽。

次日,有护理人员在医院后的山林里察觉了彤彤,她己经去世了,眼瞳放的非常大,仿佛见到哪些恐怖的物品,她的身旁,只有一个土丘和一件鲜红色的衣服裤子。

创作者赠言:初学者创作~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暴雷的夜晚。

2021-9-18 14:41:43

短篇鬼故事

鬼西瓜。

2021-9-18 14:41: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