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成蝶。

妖媚的蝴蝶释放着死掉的气场,从丑恶的虫蛹里化茧成蝶,挥舞着魔幻的羽翼飞着,他们,是炼狱来的特使…

“咦,这是什么东西。已经嬉戏的小彤发觉了一个挂在灌木丛枝上的大虫蛹,好奇心的跑了以往。

“哈,原来是蝴蝶的蛹啊,里边是毛虫,大家都叫它“吊死鬼”。小彤爸爸笑着说:“别以为它如今看起来不好看,它但是会变为蝴蝶的。

“那咱们把它带回来吧,我真想看一下它是怎么变为蝴蝶的。小彤对爸爸说。

“可以啊,但小彤不能欺压它啊。爸爸慈爱得说:“来说也怪异,连爸爸也没有见过像二根无名指这么大的虫蛹啊,我觉得,这一定是个没见过的种类吧。

小彤的爸爸是一位研究者,每到放假了的情况下他都是会携带孩子去郊外玩乐,收集各种各样绿色植物。也是是基因遗传,小彤自小就对自然界里的花草树木和各种各样小微生物有兴趣,他一直理想着变成想爸爸一样的人…

天色已晚,小彤随爸爸返回家中,妈妈早就搞好了晚餐等待她们。

“孩子,今日跟你爸爸玩的开心吗?妈妈询问道。

“很开心啊,妈妈,你看看,我都找到这一。小彤得意地取出装在包装袋里的虫蛹在妈妈眼下晃了晃…

“呀,脏去世了…!妈妈惊叫了一声,随后发火地对爸爸说:“丈夫,你怎么使他把那么恶心的东西带回去啊…

“孩子喜爱,你也不必管它过多嘛。爸爸淡淡笑道。

“你呀,孩子都快被你给宠坏了。。妈妈有一些不高兴地说。随后对小彤说:“赶紧去洗洗手用餐,小虫虫非常脏的,小心有病菌!

小彤点了点点头:“嗯!

华灯初上了,小彤衣着睡衣趴在写字台前,静静的望着带回去的虫蛹,在小台灯的直射下,虫蛹一动不动地躺在一个盒子里,小彤很期盼的看见这只虫蛹,低声地说:“你不要伤心哦,等你长大了,便会变为靓丽的蝴蝶了。不经意间的,小彤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時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眨眼时钟的表针偏向了12点,小彤仍然在入睡,他压根不清楚,本来静静地躺在小盒子里的虫蛹已经悄悄的产生着转变,虫蛹的机壳已经一点点粉碎,一道深绿色的光辉正从虫蛹里渗入出去,“啪”地一声,蛹,爆开了。

小彤忽然吓醒,他发觉自己的眼下充满了绿色光,光辉中,他看见自己眼下站着一个白衫黑头发的美少女,看上去比自个大一些 她的背后居然张着一对蝴蝶的羽翼。美少女面色苍白,嘴巴血紫,已经冲着自身笑,但那笑却这般怪异…

“你是谁呀?姐姐。小彤有一些焦虑不安的询问道。

“你是叫小彤是吧,你永远不知道我吗?就是你带我回家里的啊。

“我…陪你…回家的,小彤好像想起了哪些,询问道:“难道说,你就是那个蝴蝶的蛹。

“对啊,为了更好地谢谢你带我回去,要我不经意间解除了咒印的拘束,我想陪你去一个地区。”美少女冷冰冰笑着。

“是什么地方?小彤询问道。

“那就是一个从来没有人来过的地区,那边有一条称为黄泉路的路,路的两侧竞相开放漂亮的比岸花,也有一条称为怎奈的桥,那边是一个沒有痛楚,沒有丑陋的全球。

“不,我别去。小彤忽然惊惧的大喊着:“我还有家,我有爸爸和妈妈,我不能陪着你走!

“哦,是不是?这可由不得你了!美少女忽然凶神恶煞地大笑起來,一道黑色的光忽然照射到了小彤,小彤只感觉脑壳晕晕乎乎,接着,双眼一黑,失去直觉。

“呵呵呵,小宝宝,睡觉觉,睡觉觉,始终都不必醒来时…狠毒的欢笑声萦绕在卧房里。

第二天早晨,妈妈叫小彤醒来时发觉小彤趴到桌上,早已停下了吸气,桌上,豁然放着一只破了的虫蛹…

创作者赠言:不必随随便便把古怪的食物带回去,不然,地狱入口很有可能将要给你开启。。。。。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鬼故事

烹饪教室的恐惧。

2021-9-18 14:41:39

短篇鬼故事

暴雷的夜晚。

2021-9-18 14:41: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